人,生而平等。不等的是继承的世家,是后期成长之中的淬炼。虽说有“富不过三代”、“虎门犬子”之说,但也有“将门虎子”、“红根壮苗”之实呀。

         

       一个衔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和一个贫穷农村出生的人,起步就是不同步的,虽说生而平等,但此种平等是需要用后期奋斗和淬炼来诠释的。将门之子有奋斗,但可能比别人少;有坎坷,但更有坦途。农民之子有奋斗,有坎坷,但也只有坎坷,只有奋斗。所以,人,生而平等是虚伪的,也不实际,生而不等才是现实的。


        那么,这种淬炼从本质上就必然会造就出两种人气。愈是经过困顿、压抑、伤痛、艰险的人,愈会在心底积存一种“气”,那可能是仇恨,也可能是不服的挣扎,而这种“气”,也许会造就伟大和成功。而一旦得道,这种“气”便会毫无节制地迸发出来,所以,他很容易成为煽动分子,甚至成为领导者、革命家。


        而秉承父辈的子弟所表现出来的“气”,大都有涵养,很斯文,有股按捺不住的优越,在太平时代,他们可以做明主,能够很好地治国安邦,但他们不能搞革命,因为他们缺乏革命的“勇气”和“豪气”,也许他们更难以融入现实。所以说人生的贵贱不别太在意,无需怨天叹苦,重要的是要勇于淬炼,淬炼才是成就人生的关键。清华学子有当领袖的,不也有卖猪肉的吗?(我不是诋毁卖猪的,无此意)因此,勇于淬炼,才能改变人生,使其生而平等。


     淬炼苦孩子,能得天下,但坐不住天下;淬炼富孩子,能得天下,但经不得乱世。因此,富子要放苦处淬;穷子要浸甜中炼。当然,有富子淬伤了志气,也有穷子炼成了囚徒,那纯属另类。还是淬炼成正果的多。

        今日无事,闲赋几笔,一家之言,不求苟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