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

两年前去普罗旺斯,壮观的薰衣草田的浓郁紫香,一直在心头袅绕飘逸。一望无际的荷兰郁金香花田,是我的另一个念想,加上荷兰、比利时、瑞典和丹麦都尚未打卡,于是在这个初春,约上了已经一起走过了不少地方的小伙伴D和A,开始了西北欧的旅程。

从北美到欧洲都是红眼飞机,上午到达阿姆斯特丹机场,取车上路。本来订的车是宝马X1,却被免费升级到X5,因为没怎么开过大车,加上欧洲的路和停车的地方都不宽敞,开始很不习惯。

第一个目的地是哈勒姆(Haarlem)小城,位于阿姆斯特丹以西20公里,穿行在风景优美的小镇之间,很快就到了小城。时值午餐时间,在街上看到一家鱼品小吃店,就要了大盒的炸鳕鱼块,是现做的,很香,另外还要了海鲜拼盘色拉,第一顿就吃撑了。

北面的桑斯安斯风车村(Zaanse Schans),有七八座风车,但并不是原有的古迹,是后来搬到这里的,而且商业化得比较厉害,因为是旅游团必到的景点,游客也特别多,我们只呆了35分钟就离开了,也是到此一游。

离开桑斯安斯风车村,我们便直奔北部郁金香的主要产区——Noordoostpolder。进入这个地区,路边就经常可以看到姹紫嫣红的大块花田。


在离住处不远的地方,一大片花田映入眼帘,当下车停路边,下去拍花。著名的郁金香花田,终于亲眼看到了,大家都兴奋不已。不过,路肩不宽,经过的车辆不断按喇叭警告危险,吓得我们以后再不敢这样停在主路边了。


我们对郁金香花都很熟悉,每年初春,冰雪消融,它是最早在前庭后院含苞怒放的花朵。这种花原产于南欧和中亚地区,在16世纪,西方外交官在奥斯曼宫廷看到了郁金香,迅速引入欧洲,遍地开花,郁金香自此与荷兰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荷兰黄金年代的绘画里,郁金香是一个热门的主题,荷兰也渐渐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郁金香产地。历史上,荷兰也曾形成过炒作郁金香的狂潮,后来泡沫的破灭,甚至对荷兰的衰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郁金香被视为胜利和美好的象征,代表着爱的表白和永恒的祝福。郁金香花色繁多,不同的颜色也代表着不同的含义:
白色郁金香:纯情、纯洁
红色郁金香:热烈的爱意、爱的告白、喜悦
黄色郁金香:高贵、珍贵、财富
黑色郁金香:独特领袖权利、荣誉的皇冠、永恒的祝福

春天来临之际,世界各地都会有不同规模的郁金香节,可以观赏到各种造型的郁金香图案,但是要想感受郁金香花田的壮观,非荷兰莫属。
4.25

当地每年都举办郁金香节,并且为赏花人提供了开/骑车的线路,总长100公里。一大早我们按照路线图,开始了寻花游。晨光柔美清新,大片大片绚丽色彩的郁金香花田,鲜艳夺目,一路上不断地被惊艳,这是和在花园里赏花完全不同的体验。
花农在每年的十到十一月间,种下郁金香球根:先在地面铺上一层网,然后撒上根茎,再盖上一层土,全部机械化一次完成。来年三月,根据天气情况浇水施肥。四月中旬,郁金香花开始盛开。郁金香受欢迎是因为它颜色多样,这在植物种类中是不多的。到四月底,花农会把刚开过的花剪掉,保证养分被球根吸收。无花的郁金香继续留在地里,一直长到七月,花农开始收割:机器连花一起卷起网子,滤掉土壤,就可以收获花球根,洗净晾干存储起来,用作出售或者下一年的种子。
我们抵达时,花田已经进入割花阶段。我们呆了两天,不断看到一大片一大片鲜艳的色块,被缓慢行驶的大型拖拉机抹掉了。
荷兰的天气阴晴不定,傍晚没什么好光线,不过我们还是到住处附近的花田里逛了一圈。
每年加拿大首都渥太华都举办郁金香节,而这和荷兰有着密切的关系。在二次大战期间,加拿大庇护了流亡的荷兰王室,加拿大军队也解放了荷兰,使得两国结下特殊的外交关系。

二战中荷兰被德军占领后,荷兰王室流亡至加拿大。流亡期间,荷兰王位继承人朱丽安娜公主在渥太华市立医院,产下第三个女儿。加拿大政府宣布其产房享有治外法权,因此小公主没有因为生在异国失去荷兰国籍和王室身份。为了庆祝公主的诞生,加拿大在国会的和平塔升起荷兰国旗,这也是加拿大唯一一次在国会建筑上,升起外国国旗。

1945年,加拿大陆军第一师从纳粹德国手中,解放了荷兰,还参与了对荷兰饥荒地区空投食物的“吗哪行动”。

为了向加拿大表示感谢,荷兰人民每年将数万余支郁金香赠予加拿大,加拿大郁金香节应运而生。
2017年,为了庆祝加拿大建国150周年,荷兰还专门培育了一批红白相间的新品种,那是加拿大国旗的颜色。
4.26

1170年,“羊角村”所在的地区被洪水淹没,后来人们在此发掘出很多羊角,故称为Geytenhorn,在方言中演变为Giethoorn。
羊角村位于荷兰西北方的一个自然保护区内,离我们住的郁金香花田区只有20多公里。今天天气阴沉沉的,拍花是没啥指望了,还是去羊角村逛。由于到的早,找到了免费的停车场,也没有什么游客。村里的不通车通桥,交通靠水路,有住客栈的游客,用小推车过桥,把自己的细软拉到停车场。
村里的民居沿河而建,进出要走过小桥,房子爬满青藤,庭院中花团锦簇,小桥流水人家相互交映,不愧为缩微版的“绿色威尼斯”。村里鲜有商铺,也看不到夸张的装饰,生活像水一样,自然而然地流淌着。租船处、咖啡馆、餐馆因为时间还早,都还没开张,连找个洗手间都没有。处处静悄悄的,旅游虽然是当地人主要的营生手段,但固有的生活方式还是一成不变。
来自中国的游客一定很多,租船都有中文招牌了。
荷兰雪猫
中午本来想在一个小镇上的中餐馆吃饭,却要等到12点,只能在旁边的超市买了食料,自己回去做饭了。
我们住的地方
傍晚天气放晴,我们最后一次回到花田,郁金香正在夕阳中绽放。
4.27

今天离开花田区,前往首都阿姆斯特丹,一个多小时就进城了。先找到预定的住处,卸下行李,然后到中央火车站还车。恰逢荷兰的国王节,市中心都封路了,凭着还车的单子,才能进入。

找了一家日餐馆,吃了午饭,城市三日游开始。买了三天的公交票,可以随便坐车,

国王节是荷兰人欢乐的一天,街上都是穿橙色服装、带橙色装饰的市民,不少人穿了安全服、工装招摇过市。荷兰国王的家族统治这个国家已经有几百年了,其家族姓Oranje,在荷兰语的意思就是橙色。荷兰人喜欢他们的王室,就用橙色表达对国家和王室的爱戴之情,久而久之,就成了荷兰的国色,每逢节日,都以橙色为主调庆祝。

下午奔梵高博物馆,这是在阿姆斯特丹必须打卡的。这次差点没买到票,走前一周发现网上已经售罄了(现场不卖票)。不死心,每天上网无数次刷,终于在动身前一天,抢到了票,算是没有留下遗憾,欣赏到了这位伟大艺术家的传世之作,特别是两年前去过法国的Arles和Saint Remy,对他晚年的经历印象特别深,包括他和高更吵架之后的割耳朵事件。


开花的杏树

梵高去世后,最后由他的侄子继承了他留下的作品,1962年,全部作品转到了由荷兰政府发起的梵高基金会名下。梵高博物馆由荷兰政府出资建立,1973年正式开馆,收藏了世界上最多的梵高作品。

我感觉导览器很有用,可以知道更多画家和画作的细节。馆里面不让照相,但博物馆提供了免费下载梵高作品的网址,图片的尺寸还蛮大的。只是,要想和作品自拍的游客,会比较郁闷一点,全馆只有一堵向日葵墙可以满足他们。博物馆不是要阻止游客拍摄大师作品,而是要避免拍照可能造成的混乱。


荷兰国立博物馆收藏的梵高自画像

音乐厅
荷兰是世界上人口平均身高最高的国家,难道他们的汪星人也都是大长腿?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