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姐的青春不唱也“想”


今天是个好日子,为什么?

因为我突然想开篇写这个不是巧合的文字。


或许想写这些文字的楔子是因为不期而遇一些文字,例如张立宪的《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桑格格的《小时候》,九夜茴的《匆匆那年》……60后,70后,80后……而这一切我相信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枚印章,打刻着一些零散的文字记录记忆,记录自己,也记录所谓的自己生存而依附的时代!


我又能写些什么?我自己也不知,很多时候都感觉时光都华丽丽地飘来许久,我依然在懒惰里沉沦,突然最近连儿子都开启了毕业季,仿佛把我拉回童年,我似乎有些性急了。


儿子说:妈妈,你学过的题为什么还不会?

“哦,妈妈老了,学得久了有些忘记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学习,等你长大了,你好教妈妈!”

儿子说,“等我长大了,也许你都不在这个世界了,那我还教学?那我不用学了……”

儿子问“妈妈,你和爸爸谁的年龄大?”

“你爸爸。”

“哦,那就是奶奶先去天堂,然后是爸爸,然后是你,哎呀,我要快快长大,不然你们都去天堂没人给我做饭,我会饿死的……”


这是儿子五岁时和我的对话,每天我都会被他这些哭笑不得的逻辑搞得昏头胀脑,但是时光的不待是永恒的真理,转眼今日他已是少年!


也许我只是试图用喜爱的文字,拼凑记忆的碎片。我们一介草夫,故没有嘹亮的青春去叩响波澜壮阔,但是那些依稀平常的岁月依然让人怀想不已。那些纵马江湖的童年,那些友谊至上的青春,那些迷茫混沌的初恋,那些辗转流年的婚姻,那些蝼蚁芸芸的家庭……或许真实地驾驭历史,或许臆想地漂洗故事,或许撩拨昔日的情怀,或许淡若薄水流成光阴的故事……只为用文字再一次来途径我那即要奔波已逾不惑的内心。


有时,我会在想,如果儿女长大了,他们又会记忆些什么?或许女儿的童年都是奔波的补课,儿子的童年用他的话说“姐姐太狠了,像白雪公主里的老巫婆”那样的非打即骂?他们的岁月留给他们自己体味,如果有一天他们有阅读的心情,那么我愿意把我成长的这个时代的点滴用文字记录,赠与他们。或许对于拮据的我来说留给孩子的只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了,用老公直白的话说“他妈干的都是不掏钱的买卖,”O(∩_∩)O哈哈~哈哈


时间,像一个睿智的老人,他静默地端坐一旁,他不鼓励也不讽刺,不催促也不挖苦……让人生在所有的偶然必然的顺其自然中书写成章。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时光老了,才蓦然觉得原来他一直不离不弃等我长大,一瞬间开始明白什么叫岁月,什么叫历练,什么叫沉淀,什么叫收获,什么叫爱情,什么是友谊,什么是血亲……而明白得同时却很难遣词造句地表达出他的序章,只是或许到头来我所有杂乱无序的表白,成了一种溶进似的内里,却写在语言之外。


其实老去的从来都不是时光,是我们老得开始享受时光里那份年轻的曾经,或幼稚,或美好,或是带着伪忧伤……不管怎样,既已提笔就选远行,娓娓而来提炼真味,幽长般地再次享受回眸里的成长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