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2



摄影:远方的林 等

出镜:若 水

创意并撰文:夜海独行



    一个绚烂的春天,就这么谢幕了。


    我喜欢的那些花花朵朵,繁盛之极一个个零落而去。

    时光就是在这样不知不觉之中,为自己增加了年轮,再美好的青春也不可挽回的远去。

    伴随着阴沉沉的雨季,夏天的来临总让人有一丝感伤——花开一世却是那么短暂。


    当微风吹散了乌云,天上飘洒些小雨,绿荫浓烈中有我孤独的背影。

    我不再伤心,也不再惆怅,因为我知道春天开启了光明……



                                         ——题记,己亥五月



    我开始习惯在小雨中散步,不再是为了浪漫,而是体会与大自然的交流。

    花开花落、季节更替,不是像极了人世间的向死而生、聚散别离?

    风暴雷电、晴晴雨雨,不正是人生的无常?

    在这漫天如雾的小雨之中,寻一片春天遗留的花瓣,问天空,问大地,问青春,问人生,叩问自己的心灵。


 

    我喜欢雨后的阳光,她们是温柔的,透过树间零零落落的洒下来,仿佛在为我编织着一件色彩斑斓的新衣。

    看惯了人生的悲喜交加,经历了世间的生离死别,我在这个郁郁葱葱的夏天思考生命的意义。

    春天最美,却短暂如一瞬。

    纵花容月貌,也终将逝去,最后留下的只能是你的本真。



    我喜欢在午后坐在窗前,让透过百叶窗的阳光把我的背影甩在身后很远很远。

    泡一杯新茗,我却不着急去品,我要静静的看它的氤氲在阳光中慢慢的升起、悄悄的幻化,直到静静消失在空气里。

    你会听到,那茶叶翻滚中的喃喃细语。

    这个下午柔柔的清香,就足以把我的心洗得澄澈透明。


  

   我开始学会在寂静的午夜里倒上半杯红酒,再点燃一小支蜡烛,透过红酒杯看那小小的火焰在柔弱而坚定的摇曳跳动。

    漆黑一片之中,仿佛有一个小小的人儿就这么和你述说着心语。

    它呀,什么都懂得,简直就像一个上天派到你身边来的精灵。

    我当然知道,此刻我的心扉是完全敞开的,更是快乐的。





    我渐渐习惯了走进一些小镇、古巷,到那些飞檐构筑的祠堂间感受那股神秘的气息。

    也渐渐习惯走进一些简朴、清丽的庙宇,在宕宕的木鱼声中,打坐硕大的菩提树冠下,发呆一整天。

    在晨钟里听那些鸟儿唱歌,直到暮鼓响起。

    离开的时候,我会再拣上一片银杏叶,夹到我工工整整抄写的心经中。


 

    渐渐的,我喜欢上金基德那样的作品。

    一片寂色之中,他在那个有形或无形的房子里,漫无表情的用一个又一个的东方小故事讲述着人生的轮回,那些不可思议的欲望和罪孽。

    春天去了,春天还会回来吗?回来的春天还是那个春天吗?

    人的宿命,能够摆脱得了吗?



    慢慢的,我开始读比尔·维奥拉,看西方的殉道者会拥有怎样的心智。

    从那些神秘莫测却又似曾相识的光影之中,接触一个非教徒却如宗教一般的对生命的剖析和解读。

    在炽烈之中感受生命会怎样从幻彩缤纷,而渐渐归于平静。

    土、气、水、火,中西方文明中竟有这样的共有和相通。



    就这样,我越来越享受自己独处的时光。

    也只有这样,我可以和这些超然而睿智的人们神交共处。

    和这样一些高尚又有趣的人一起,在这个世界上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来来往往穿梭旅行,看到最美的风景。

    我期望这样的时光一直延续,对于我来说,这是一段让我乐而忘返神奇而诱人的经历——体验不同寻常的青春、爱与生命。



    就这样,我越来不越不惧怕黑暗。

    我不再害怕青春将逝、容颜衰老,也不再恐畏人生别离。

    春夏秋冬,岁月将如斯更迭回还,真心向善,所有的美丽常驻心间。

    所以,纵使电闪雷鸣,也阻止不了我凭海观涛、檐下听雨,独自起舞,向着光明而行!



    当白昼长长的夏至过去,又会一天一天的变得昼短夜长,直至冬至最黑暗的那一天。

   于是我释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冬天的后边必定又是春天。

   向着阳光,黑暗的影子永远在我身后。

   只要心存善念,人生必然走向纯粹、透明且安然无悔。



【后记】


    此刻,窗外正下着雨,我不知道下的多大,也不想知道。


    关上所有的灯,打开最喜欢的音乐。

    一时间,这音乐和淅淅沥沥的雨声交响合成在一起,我知道那是天地在与我对话。

    依然在康复中的我放空一切,冥想。


    当然,早已关闭了我的手机。

    此时,外界与我无缘。



                                ——2019.6.12,凌晨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