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素心绿叶

摄影 | 奥色莲子


有比墨黑的更彻底的吗?


黑夜总归还是有星光的,黑炭也有可被吹落的白色粉末的木灰。只有墨,一黑到底,这样的决绝让人动容。


墨入了砚台,方有了生命。被人轻而慢地仔细研着,它的价值也在一点点发散,是书写成字,或是挥毫作画,都可让人修身和养心。

墨,一黑到底,亦是一场修行,这不是固执,而是执着。纯粹的黑,千古不变,始终如一,又怎能不让人动容。


万事万物,变化诸多,人亦是如此。也许人生的常态,就是多变的。在时间面前,人心难测,千变万化,而我们却无能为力,这真叫人悲伤。


初夏,在这个花红叶绿的季节,我却对一黑到底的墨生出敬意和喜愛。

明明很早就接触了,小时候写大楷小楷,只为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对于墨不仅没有好感,反而有一丝厌恶,那样黑的墨汁不管是滴在衣服上还是手上,都叫人生气。


而今,终于懂得墨的好。


原来,有些好是历经岁月的沉淀才能懂得,而这样的懂得是石破天惊。


墨的好是一种说不出的好,这样的好融入灵魂。就像看对眼的两个人,说不出哪里好,但已是放在心尖上的人。

也许,从愛上写文字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我与墨的缘分。于是,我坚信与文字结缘的人早早晚晚也会与墨结缘,只是时间问题。


古人喜欢舞文弄墨,好似文和墨是相辅相成的。我喜欢“舞文弄墨”这四个字,若可以,我想把“弄”字换成“走”字——舞文走墨。


墨,本身就是一条道走到黑,不给自己留任何的余地。


墨的决绝,我是欣赏的,从古至今,它一直是它自己,向黑而生。

白色的宣纸上,墨一笔一笔地走向自己,那水墨色的竹极瘦,真让人绝望。片刻的绝望之后,我看到的是空灵的竹,人的心也当如竹心般空才好。


一颗心,过于满便是乱。想象一个屋子里,堆得满满当当,凌乱不堪,没有一点空间,那该是多么令人窒息的一件事。


人生需要适时的清空,而这个键只能由我们手动完成,一点也偷不得懒。

墨之黑,是最彻底的黑。它不同夜的黑,也不似炭的黑,它是一根筋,认死理,一黑到底。


墨之黑,也是最高级的黑。用在水墨画里,清新淡雅,用在书法里,挥洒自如,它可静可动,有灵气,黑出境界。


墨之黑,又是最孤绝的黑。所有的黑在它面前全都败下阵来,只有它,也唯有它,一黑到底。

墨遇见水,变得柔软起来,也神秘起来。而水遇见墨,变得有了气场,也丰富了起来。那在宣纸上呈现出的灵动又淡雅的画,是水与墨的交融,也是一场美好的遇见。


看过作家以及心性理疗师——素黑的照片。一身黑衣,过肩的黑发,黑框眼镜,这种强大的黑色调压过其它艳丽的颜色,这样的黑让人动容。素黑,多像是从水墨画里走出来的女子。


一黑到底,原来也可以如此惊人。

这几年越来越迷恋黑夜,一股脑地把自己丢给黑夜,任她走在又深又黑的巷子里,越是神秘的就越让人想要一探究竟。


黑夜给了我很多灵感,那些文字从远方而来,穿过黑的夜一点点向我靠近,与我融为一体。


在黑夜里捧书翻看,那些铅字像是一个个墨滴上去的,有无限的美意从字里溢出来。


最黑的夜,也有最温暖的光亮着,最黑的墨,亦有懂得之人去欣赏。


作者:素心绿叶(微信:1356414661,公众号:cxly 15874595670)。美篇签约作者,简书官方专题编委。愿借岁月的白纸,养一朵花种在字里行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