镰刀把麦子放倒后

自己也累得找了个角落

靠墙喘着粗气

树看得真切

倒赶着土岗走向旷野

你没去集镇或乡场

在北山的一块开阔地

与一条河流短暂交谈了一下

六月变得平坦起来

犁铧又一次派上用场

纵横的大地被慈祥笼罩

一整块从山上滚下来的石头

正在认领绿植上倾泄下来

零散又细软的阳光

你是在沉默中听到的

头发被风拔起来

又扔回地面的声音

而野花稳住了一条草径

怅然若失的远眺












呼不来雨的微风

与草木为戏

擅长捕捉苇尖的白

洞口的黑

它一次次被大一点的山风

赶回荒芜的山坡

混迹于各种树

又突然站在你面前

解禁你和你奔走的背影

那时一个上山的人

和走过地垄的人同时出现

每一顶草帽下

都有一个相同的故事

他们肤色黝黑仿若同一个人

愉快大声的讲话

扁担和锄头会意一笑

让田野有了斑驳的浪漫

你会噙着泪水写下

一首诗送给他们和自己











诗歌摄影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