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你可以爬上高高的南墙了

整日瞎折腾的我

在你小的时候

从未留意过你的存在

我一直在北门进出

偶尔遇见那对中年夫妻

在楼底的一片空地

他把轮椅上的她推到阳光下

拨弄着泥土

你们还那么小

小的单纯又可爱

可能是经过了一冬的寒冷

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

发出铁一样的声音跳动

先前像那两人牵着手

又迅疾分开枝蔓

在南墙上左顾右盼

如同他俩

善良的一举一动

让大地安定




他们是一对早起早睡的人

我有时会在晴朗的夏夜

对照着我的诗行解读星座

那个时候小草才起身

我有足够的时间

想着远方的大山和流水

而总摁不住

没有棱角的日子

等我在三楼跃出半个身子

睁开迷惘的眼睛

你在南墙之南

早已拓开了一片

吸纳呑吐的新天地

婉如最初的弯镰

割疼了我渐老的新月

第二天中午

我来到他家的院子里

他大兄弟长大兄弟短地

和我唠起了嗑

我又一次举头望向你

你用花朵泪水擦亮的天空

让我成了大地认领的孩子





诗歌摄影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