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应邀,几位离着较近的同学来到傅其先的百果实验园,参观他的科学种植以及品尝刚好熟透的杏子和樱珠。

  傅其先家的宅院位于金垛沟,在傅家埠村的最内端,是五百年前傅氏的发祥地。

  东边紧靠的这座山名叫里山,花岗岩结构,虽然名字并不洋气,却是会出现好东西的。

  有一年,一个村民爬上山顶,遇到了三段大水晶石,棱角分明,通透哇亮,这下可要发了,如果卖掉,保管大瓦房盖起来,媳妇也娶上了。可问题来了,三大段石头太沉,搬不动。这位幸运主就藏好了一段,扛上其他两段很费劲地走下山来。到了山底,坐路边喘口气歇息一会儿,却突然犯了嘀咕,山上的那段会不会让人搬走呢?越想越不放心,这老哥就把这两段藏在别人家的草垛里,急忙奔往山上去了。

  到了山顶,怎么也找不到那一段,他又赶紧下山,神了,草垛里的这两段水晶石同样也不知去向。

故事要表达一个什么思想呢?不要太贪,见好就收,还是财贝本就不属于这个人。

总之,我们可以去碰碰运气,不过,再也不能吃幸运哥那样的亏了,没有顶好的结果,差不多就行。

  傅家埠历史上还出过一个名人叫傅仕古,是一位武林高手。据传,当周围村庄里有唱大戏等村民群集活动时,他就会钻到妇女堆里,当然不是品质有问题,是故意惹得大伙用石块砸他,以此来松动筋骨。可见他的功夫有多深。

  再回到现在,经过一片密林,呼吸着清新的富氧空气,大家随着往山坡上走去。

  刚发现这四个家伙一般高,如果没有衰老的话,当衣服架子用准行吧?对,弥正平骂曹操的部下:一个一个就是衣架、肉挂、酒囊、饭袋……

  这里就是傅其先开发的果林区了,为防止打扰,通常是要上锁的。

  看见没,身为大学数论老师的傅其先在对植物进行研究了。这里栽种了多样果木,有樱桃、杏子、桃子、苹果、花椒、葡萄、板栗等等,堪称十样景,和普通农民不同的是,全部采用科学方法管理,通常土里的成分是要检测的,氮磷钾按需求量施加,而一般撒上的是农家肥以及发酵后的豆饼等,这样可增加有机成分,微量元素均衡,土壤更加肥沃,果子味道好也更富营养。

  我们所熟悉的苹果和桃子,好像长相和味道差别很大,其实都属于蔷薇科,傅其先利用了这点来做文章,对它们进行嫁接实验,据他说这样的植株结出的果实长得既像苹果又像桃子,味道奇特,到时果子成熟了大家不妨来品一品鲜,反正他不是为了卖钱。

同学中,不管市里的乡下的,谁有这个挠爪,帮他申请点科研经费,行不?

  这就是嫁接后植株的果实。

   成熟后的杏子。

在《西游记》的故事里,有杏仙化作俊俏姑娘来为唐僧唱歌跳舞,本意是想打动这无色无欲的唐长老,看能不能跟他做一对永久的戏水鸳鸯。

不知道傅其先看到了自己的红杏有没有这种念想,因为大嫂正在女儿家帮忙照看外孙,就剩他一人在家里光棍子一条,大家来问一问,有没有胡思乱想?

  这也算作果树,胡俊吉说是狗椒,傅其先说就叫花椒,不知道谁说得对。

  吃葡萄却是要等到秋天了。

  严格来讲,这里该叫百草园。

下面再一起看看傅其先种植的蔬菜吧。

  这是四季豆,现摘现吃,当然新鲜了,只是近些年来,全部采用老来少品种,豆味已经很轻了。哎,是不是转基因?

  大葱,虽没长起来,也可以吃了,傅其先在家开火做菜,就算油已经烧开,再来拔葱当香样儿也不耽误。

  问问傅其先,这是喇瓜、茭瓜?

  生菜,韭菜。生菜包着烤肉,好吃。

同团有个建议,下次咱班的女生能不能一起过来,和面包饺子,韭菜现成,只要割肉买鸡蛋和虾皮就可完事。

  在傅其先家东侧二百米远处,有一座石桥名叫汇源桥,桥志上刻有“大清宣统四年正月吉旦”,意为在清朝溥仪当皇帝的第四年完成建桥。

  这里有误,因为溥仪只当了三年皇帝清朝就灭亡了,哪来的宣统四年。说明当年的通讯极慢,这么大的事情地方政府还接不到通知。

  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桥是近几年重新修建的,操办人是惜福镇的街道领导胡俊吉。就是说,胡也想学沈鸿烈永垂千古。

  扫荡军来了,傅其先的劳动成果就是让他们给糟蹋了。

张维青这么瘦,吃什么也没有用了。

  满载而归,只是没有像日本鬼子那样用刺刀挑着绑着爪的鸡扛肩上。

  一起回家喝酒去吧!

2019.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