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库拉,新西兰自驾的最后一站,从基督城向北驱车2.5小时即可到达。这里是迷人的历史小镇,也是著名的观鲸圣地。早在19世纪40年代,捕鲸业就成为是凯库拉的支柱产业,上世纪禁止捕鲸后观鲸应运而生。

凯库拉海岸线紧靠垂直的海底峡谷悬崖,距鹅湾(Goose Bay)海岸一公里外便是南半球最大的深海峡谷——凯库拉海底峡谷,深度超过800米。加上热带涌来的暖流与南极的寒流在这交汇,从海底卷起大量的营养物质,各种海洋生物聚集在此觅食繁殖,形成了海洋生物活动的天堂。在凯库拉,你在近海就可观赏到地球上最大的有齿鲸鱼---抹香鲸,还可轻松观赏到海豚、毛皮海狮、信天翁、企鹅和多种远洋海鸟。

到了凯库拉,才发现凯库拉远比攻略更加丰富精彩。其实,凯库拉只是我们时间充裕的备选目的地之一,感谢一位在基督城生活数年的家门朋友建议,“凯库拉值得去,挤出时间也要去一去”。我们的目的比较单一,就是观鲸。

单一的目的遇到了最大的失望,却又收获了巨大的惊喜。生活有时就是这样,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一门心思来观鲸,提前很多天就预定了上午十点钟的观鲸活动,计划观鲸后下午返回基督城,晚上乘机离开。为此,头天下午还预先踩好了点,第二天提前到达观鲸公司集合,却被告知:由于天气原因,十点钟之前的观鲸全部取消。有两个选择:退款或加入当天最后一班十二点的观鲸候补名单等候,前提是船长认为十二点的观鲸可以实施,且有足够多的游客退出。天哪!要等三四个小时才能知道能不能观鲸,时间全浪费了!当时那个失望就别提了。

旅途中总有预外发生,好在及时从失望中调整出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办理了网上退款手续,同时网络预定当天尽可能靠前的海钓活动。

匆忙赶到海钓集合地点,才发现是船主家,船长已经出海,下一趟出海是下午一点。当天还要返回基督城并乘机回国,时间有些紧,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到海边发呆吧!

静下心来才发现,凯库拉是很适合发呆的海滨小镇。漂浮在海面上的白云酷似一条卧在海面的白龙,也许白龙也喜爱晒太阳发呆,迟迟不肯离去。不远处,成群的海鸟在沙滩上觅食,时而展翅飞到海上盘旋。海岸边,不时有遛狗人和情侣出现,他们是那样休闲自在,时而有开沙滩车、骑自行车和下海潜泳的运动爱好者出现在眼前。那一刻,真真体会到观不观鲸,海不海钓都无所谓了,就这样无所事事发呆看世界真的很惬意。

哈哈!不谋而合的同路人👍

渔民的休闲生活

这就是观鲸公司,观鲸票价145纽币,如果出海看不到鲸鱼,要退80%的费用。此外,还有公司经营直升机观鲸项目。

白云生处有人家

在凯库拉,站在海礁上也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悠哉的休闲

到了凯库拉无论如何要吃顿龙虾大餐。凯库拉(Kaikoura), 在毛利语的意思是龙虾大餐,Kai的意思是食物,koura的意思是龙虾。一到凯库拉,我们就询问在哪吃龙虾,误打误撞走进Pier Hotel Restaurant,后来才知道这家餐厅烹制的龙虾在TripAdvisor排名第一,用蒜和牛油烤出来的龙虾味道是不一样。

凯库拉是海洋娱乐运动的圣地,除观鲸、观海豚外,海钓、潜泳、划艇、沙滩车什么都有。

凑上去问水下有什么,回答说好多龙虾啊,说的心里痒痒的。看,他左手抓着一只龙虾。

码头上,看着快艇和渔船进进出出,也是一道风景线。这不,下图中观海豚的游船也返航了。我心中一直有疑问,天气很好啊,为什么不能观鲸呢?

六艘观鲸船整整齐齐停泊在码头上,我忍不住问岸边的渔民,天气那么好,为什么不能观鲸呢?他的回答消除了我的疑惑,原来这两天观鲸船出海一直未观到鲸鱼,故今天的观鲸活动全部取消。那一刻,庆幸我们没有傻等,果断做出了正确的决定,给自己点赞🌷🌷🌷

我们的海钓出发了,这是我们的船长。他和夫人来过成都,对成都印象很好,对从成都来的我俩似乎更关照。也许我们一再强调还要赶回基督城乘机回中国,对我们印象很深,并向我们承诺下午三点多可以返回,当时他很遗憾地对我说,“只是你们没有时间带走鱼获到餐厅加工美食了”。呵呵,还真没想到有这好处🤗

海钓的鱼竿上挂着一个铅砣,鱼饵就是一块鱼肉,鱼钩随铅砣下沉,鱼竿底部有数字显示下沉深度,一旦鱼儿上钩,鱼竿颤动,立即启动电动收线,待收至10米左右,电机停止需手摇收线,将鱼儿拉上。没玩过,挺有意思。

出师不利。船长换了三处海钓地我们仍一无所获,看他很尴尬,驾船疯狂飞驰到第四处海钓地,我们吃惊地发现数字显示鱼钩下垂到600多米的深海,一时都怀疑是否准确。前面几处的海钓深度为200~300米。果然这里有大鱼群,不到一分钟,第一条鱼儿拉上来了,红色的深海石斑鱼,牙齿锋利,嘴很大,接二连三大家都收获,欢呼声此起彼伏。

这是我的首条鱼获,炫耀一下哈。

船长把鱼头和整块的鱼肉切割下来,剔下的骨头保留下来作捕捉龙虾的饵料,内脏投向大海,瞬间被海鸟和信天翁抢光。

可捉龙虾可就没那么幸运了,连换了两处拉起龙虾笼,都一无所获。有一处拉起的笼子里还剩下龙虾壳的残骸,船长说海里的其它偷猎动物吃了。船长只好把作为饵料的鱼骨头放进笼子,又投入海中。不过跟我们没关系了,祝明天海钓的人好运。

返回的路上,成群的海豚伴游,宛如一曲凯旋之歌。

回到岸上,船长给每个海钓者分发鱼获,我们因要赶回基督城只好放弃,真有些舍不得。

多亏了酒店服务台女孩的指点,我们得知凯库拉以北25公里有个Ohau Point的地方,那里是海狮聚居地。我们抵达凯库拉的当天下午就奔海狮而去,天大的惊喜,在Ohau Point的海滩,大大小小的岩石上布满了海狮,成百上千只,或在阳光下慵懒瞌睡,或在笨拙的爬行,小海狮们在妈妈的身边嬉戏。海岸边有两个水潭,水中的海狮无比欢快灵活,争先恐后在水中跳跃,与岸上的慵懒海狮形成强烈的对比。游客很少,不要票,愿意待多久就待多久。

小海狮与妈妈

这只小海狮特别乖萌,看见我拍照,竟笨拙地爬到我前面,不停滴做各种动作,看它呆萌的憨样,太可爱了。

池中的欢乐嬉戏

凯库拉,尽管未能观鲸,却呈现了格外的大惊喜。这是个很适合度假的小镇,如果以后再去一定会安排多些日子,亲手到海底捕捉龙虾,岂不快哉。


系列完

欢迎点击下列链接观看前面的美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