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原创:高英(美篇号27824435)

近几年,在商家的热情炒作下,中国人也过起了母亲节、父亲节,无论在城市还是在乡村,许多人已经知道了公历五月份的第二个星期天是母亲节,而公历六月份的第三个星期天是父亲节,届时都会根据自家情况过一过。


此类洋节之所以被大众乐于接受,大概与中国人一向在感情方面推崇含蓄蕴藉,自古不善于把“爱”字挂在嘴边,多少在情感表达方面有所压抑,如今借了这些含情脉脉的节日尽情释放着渴望爱与被爱的情愫,倒也酣畅淋漓。


于是,刚过完国际儿童节,父亲节的氛围就会被营造出来,种种营销自然也要趁机展开。


昨天下午,我走在去接孩子的路上,遇见发商品传单的人,边把宣传活页递给我,边热切地对我说:“父亲节到了,给父亲买双鞋吧。”我默默地接过传单,默默地继续向前走去。“不哭,不哭。”我对自己说,然而鼻子一酸,瞬间便热泪盈眶,只是走在大街上,怎么能让无关的人看到我哭?我装成被灰尘迷眼的样子揉揉眼睛,终于没让泪水流出来。


这不怪发传单的人,他们只是带着工作任务在尽推销的职责罢了,并不能分辨出行人中谁已永远地失去了父亲。假如细心一些,或许他们这样说更为妥当些:“父亲节到了,给家里做父亲的人买双鞋吧。”正常情况下,家人中做父亲的人可不止一个。


转眼父亲走了已经七年多了。记得父亲在世时,一直是为我付出很多却从来不要求任何回报,好不容易有一次他开口向在外地读研的我要一顶帽子,我却买大了号码,等放假后带回家,父亲一看就摇头,戴上明显不合适,他便把那顶只是试过一试的帽子挂在墙上,像展览品一样公示了好几年。本来我想再为他买一顶帽子,父亲却坚决反对,对我的眼光彻底失望。


父亲去世后,我一直感到纳闷的是,为什么难得开口向我要东西的父亲非要我买一顶帽子给他?为什么是帽子而不是别的东西?或许,晚年常戴帽子的父亲是希望戴一顶他心爱的女儿所买的新帽子出去,向外人展示一下他女儿的孝心?抑或是戴一顶心爱女儿所买的帽子,他会觉得更为温暖?父亲生前我没问过他,现在他已与世长辞,真正的答案,更是无从得知。当初没能给父亲买一顶合适的帽子,成为我心中的一大遗憾。


从小村里人就知道我是一个备受宠爱的女孩,虽然家境贫寒,但是我像小公主一样长大,尤其是我父亲的心肝宝贝,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属于典型的娇生惯养,以至于在父亲去世前,我都宛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是一个从来不曾真正长大的巨婴。


父亲格外宠爱我自有原因。在父亲的观念里,家里的孩子大的要让小的,强者要照顾弱者,我最小不说身体还弱,必然要多加照顾;另外,在我之前,家里已经有了两个哥哥,父亲极为盼望再生个女孩,结果如愿以偿,对我这个唯一的女儿自然加倍怜爱。

除了以上两点,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日常开朗的父亲,在酒醉后却容易回忆伤心往事,常常一个人在某个偏僻的地方独自哭泣。每每夜里发现父亲不见了,我妈便会叫醒我,找到他后只让我留下陪着父亲,然后自行回去。年幼的我就乖乖地待在那里,有时候会说“爸爸别哭了”,有时候什么也不说。这时候,父亲就会开始调控情绪,柔声对我说回去睡觉吧,我却总能无师自通地回答:“爸爸,你回去我才回去。”于是,父亲会很快止住泪水,带我回屋。在我的记忆里,这样的事情发生过老多次,然而两个哥哥那时都在沉睡,对此毫不知情。


应该说,我妈非常睿智,她十分清楚我父亲的软肋在哪里。当年幼的爱女陪在身边,父亲就会走出抑郁状态,重新振作起来。这一点,我本来并不明白,直到父亲在2012年春突然遭遇误诊辞世带给我巨大的创痛,一度心灰意冷的我全凭着年幼女儿在身边的陪伴才挣扎着走出阴霾,从此对我的女儿多了一份不可言说的深情,我才理解父亲何以一直宠我那么严重。


父亲是那种人前充满阳光,在温柔亲切的笑容背后却隐藏着泪水哀愁独自承担苦痛的人,现如今我发现自己也是这样的人。喜欢我父亲的人,会记得他长相英俊,会记得他博学多识,会记得他乐观开朗,会记得他待人热诚,更会记得他那颇具感染力的音容笑貌。尽管父亲有着急躁的脾气,这并不妨碍他感情细腻,富有爱心。这一点,也被我继承了下来。


人常说“盖棺定论”,只有当亲人永远地离去了,才会让人弄清楚自己和对方的感情究竟有多深和这个人究竟有多好,才会让人发现原来血缘的力量那么大,无论在先天还是后天方面,自己居然有很多地方会与自己的亲人相像。我就是这样的感受。父亲的优缺点被我有意无意间继承了不少,只不过在父亲去世后,飞速长大的我懂得了去纠正一些自身的偏差,尽量避免把父亲的缺点继续传承下去。无论如何,我都应该活得比父亲更为进步,相信这会让父亲的在天之灵备感欣慰。


虽然已经虚度了前半生,但是我在尽力把握好自己的后半生。我希望,当我老了,有一天去另一个世界与父亲重聚,父亲会欣慰地看着我说:“真是我的好闺女,爸爸没有白疼你。”假如我的余生能产生些许荣光,那应当属于我的父亲,是父亲无条件的爱,让我拥有了富足的魂灵,使我可以自然屏蔽花花世界的诸多诱惑,使我可以轻易做到在惯于独处的生活中享受自得其乐的生命乐趣。


我的生命是父亲生命的延续,在我有生的日子里,父爱一直都在,从来不曾离开。我相信:自己好好活着,就是对父亲最好的报答!

高英写于2019年6月11日(周二)上午


 亲爱的父亲,我想你

 家既要讲理,又不必讲理

 父母与子女,并非渐行渐远

本文系高英原创作品,侵权必究。欢迎关注公众号“高英读人生”。


高英微信号:zj0513gysanniu真实做人,真诚写作,是我始终坚持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