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桥上看到

裸出的石头用坚硬的牙齿

一口咬开

水的香气弥漫开来

你的手指

就像过去在山巅上

拨亮云松前轻微的颤动

来了一个深呼吸

风能感受到你握住它的力量

而你从来不怀疑骨间的痛

一些痛不遗余力地

和花朵一样开了

并有一部分

预先光顾了高远的天空

草木彻底地纯净之根

你只是不动声色

如树荫下安放的长木凳

几段阴影的火星子拓宽了

一条幽谧的河流

高耸的涟漪很快将沉入黄昏




一塘荷叶知道怎样飞

才是从痛苦到挣扎

到终于解脱

它要把花朵推向更远

让人在无可挑剔里

不知所踪的恐惧

而你

从晨曦的轮廓里归来

所有的人

都在日暮中相继远行

尘世的光阴不够方正平整

你悬浮在那里

遥远的心曲如柔波

泛着一片黄铜色的光

被那么多蕨类植物分取

被一条半沉的船分享

被一个孩子凑足了整个夏季

这中间还有

几次意味深长地停顿

除此之外

便是一个人

在人世间才有的尴尬窘迫

不过是把河流重新捂热一遍






诗歌摄影均为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