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0

  今天,心里很是急躁,我还是回老家去转转吧。

通往河川乡的公路和通往北京的路基本一样平摊,一路很是舒服。从乡镇到上台村,也是油路,原来的土路不见了,路边有绿柳,有防护栏,虽然转弯急,陡坡急,我却感到另一种滋味与亲切!当年读初中时,步行回去得一个半小时,现在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放眼看去,一块块洼地变成了平地,一大片一大片的芍药花,看得人眼花,来观赏的外地人也不少,这花听说是福建人搞的啥项目!

很难看见一个当地人。一个个老院子,没有秩序的撇着,只有野兔或者乌鸦光顾着。再也看不到各个老院子烟囱里升起的炊烟,再也看不到成群结队的孩子追逐打闹的场面!田地边停放着小车,有奔奔车,有四轮。再也看不到奔跑的骏马,或者从地里脱缰的骡子;再也看不到如云的羊群,或者地头上偷吃粮食的毛驴!偶尔会遇上一两个走路的娃娃,穿的跟城市孩子一样干净,也不认识咱,也没热情,咱也不知道是当年哪个兔崽子的后代这么牛皮!

村小学也变新了,不见了以前的土墙,学生也不在土院子里用手指划字了。咱在这里读了五年书,作文也写了不少,每次都是一个主题:放羊!其实,当时在整个学校里,男生写的不是放羊就是耕地,女生不是割草就是做饭,年年写,一年比一年有新意。现在这娃娃,咱估计男生不会写放羊,女生也不会写做饭了,经典都失传了!

这村庄住户不多了,每家住的都是危房改造的新房子,结实美观!农家小院也硬化了,房地都贴成瓷片的,村里的媳妇子都不沾土了。自来水送进了厨房,高压电拉到了房檐下,硬化路接到了大门口!一切都是新的!养羊养牛都套的是新项目!媳妇子在家里玩微信,男人满山跑着套兔子,哼,真是的,成了党的“上姑舅”!

这回一趟老家还真收获不少呀,下次多抽点时间去这些“上姑舅”的家里浪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