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此文献给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八周年!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八周年,也是家父去世三十一周年纪念日!让我想起了父亲曾经对我说的他火线入党的往事……

一一题引

1948年北平和平解放后,父亲第一次走进照相馆,拍照了自己人生第一张照片!

01

我的祖籍是山东省威海市,那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物产丰富,是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父亲从小就生长在这里……

日寇铁蹄侵占了美丽富饶的胶东半岛,父亲在日本鬼子占领威海的时候,就读于威海师范学校,抗日战争的烈火燃烧在胶东半岛,父亲就在学校里秘密组织、串联、号召同学们,成立了威海师范青年抗日先锋队,简称:青抗先。父亲任队长。

父亲对我说:他当时就是一名爱国的青年学子,一腔热血只想洒在抗日救国的事业上,苦于没有任何人来帮助和指导。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党,默默的关注和支持着青抗先的活动。父亲说,组织上安排他几次见面,充分肯定了青抗先的作用,并希望把广大的青年学生的抗战激情、爱国热情发挥到极致。因为当时我们的八路军在人员配备上,都属于比较农民化,文化程度偏低,党组织希望能看到大量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补充到八路军队伍中,父亲就给全体青抗先做了一次总动员,号召大家参加八路军,走上抗日的第一线……

父亲的动员大会很成功,参加大会的青抗先成员纷纷报名参军,后来的结果是:全体青年抗日先锋队的成员,全部成为了八路军的战士。父亲高兴极了,向前来接头的同志报告了这个好消息!有趣的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造反派搞外调,很多青抗先健在的老同学们都在证词中说,父亲在威海师范上学的时候就是中共党员!父亲对我说,他们只是猜测而已!

父亲积极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但是并不是在威海师范读书的时候入的党,而是在参加八路军之后才入的党。

父亲给我讲了他火线入党的故事……在抗日战争的一次战役中,日本鬼子的炮楼几次三番都没有炸毁,还牺牲了几个战友,父亲仔细观察地形地貌后,向连长请求去炸炮楼,连长看了一下父亲,当时父亲在连里是文化教员,一般情况下不直接参加战斗,可是形势很难想象,炸毁鬼子的炮楼直接影响到大部队的前进步伐,怎么办,连长同意了父亲的请求,父亲对连长说,火力凶猛点掩护我吧,说话之间,父亲就向前跑去,他的行动路线是炮火无法控制的射击死角,到了一定位置上了,父亲假装卧倒隐敞,观察敌人的火力控制情况,继续向目标匍匐前进,在敌人的火力死角处拉开了导火线,就在爆炸的瞬间,身体向下坡滾了下去……

日本鬼子的炮楼炸了,部队打了一个大胜仗,父亲也火线入党了,还立了三等功一次。

我父亲从朝鲜回国后的照片!(时间是1957年国庆节)

02

文化大革命初期,父亲被停职在家写检查,接受造反派的审查和监督,这段历史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父亲很有远见,他一边写着检查,一边想,这样写下去就是几遍也很难过关。为了给自己再写时留有底稿,父亲就选中我来进行抄写工作,父亲写完后,就由我来负责抄写一份,望着厚厚的检查,父亲对我说,"好像在写自传一样"。而这些珍贵的资料后来被造反派抄家的时候全部拿走……


在抄写父亲检查的过程中,自己对父亲的人生有了更多的认识和了解,父亲的历史是清清白白的,不怕任何人说三道四,我也为"火线入党"的父亲而骄傲!

战争年代,火线入党,父亲也不是个例。但是父亲的档案已经没有了,因为打起仗来把相关的资料统统烧掉,主要是怕落到敌人手里。


但是文革期间,这也成了父亲的一个严重历史问题。

父亲入党的时间、地点,介绍人等等都没有办法找到证明,最重要的是两名介绍人都在解放战争期间牺牲了。所以父亲就反复的写检查,反复的说明,但是造反派还是不认可,最后他们组织人力外调,想查查父亲是不是混进党内的坏人……

但是,父亲总是笑着说,这个问题很难查的,你们找找我的老战友们去问问看,他们都有与我同样的问题存在,不过他们在部队上,我在地方上。

外调的人员,最先去了父亲的老战友们的部队……

他们向造反派介绍了当年的战争情况,不允许这些档案在战斗中存在的问题,主要是怕落到敌人手里。不知道造反派听明白了没有,反正这个问题就到此为止,再也没有人提出了,父亲是不是一个共产党员,我是永远相信的,火线入党的好党员!

父亲是一个好党员,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

1957年春节前父亲所在部队从朝鲜回国,当时国内的授衔仪式已经结束啦,父亲所在部队的干部却面临着人多粥少的问题。父亲去朝鲜之前就是0352部队师干部处处长,此时此刻,他大胆的向组织建议,向一线作战指战员倾斜,后勤人员、机关政工干部均降级授军衔。部队采用了父亲的建议,(父亲是1942年参军的准团职干部仅授大尉军衔。)父亲同时期参军的战友们都说父亲太傻了,父亲却说:想一想牺牲的战友们这又算什么?

父亲是一个好党员,有困难主动上。

父亲转业来到黑龙江省委,当时大庆油田会战正缺少一个人事局局长,长年累月的征战,抗美援朝期间一把抄面一把雪,父亲的胃病已经严重了,经常痛的吃不下饭,但是他主动要求去大庆油田参加会战,当时有很多人选,很多人都觉得大庆油田的生活环境太艰苦,父亲抢着报名,要求去最艰苦的前线去,最后我们全家人一起去了大庆油田,离开条件好的哈尔滨市。

父亲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党员,从严要求自己和家人。

在大庆汇战的后期,市委给部、局长家属盖起了一个宿舍,齐刷刷的小白楼,我们家也拿到了钥匙。父亲星期天休息带领我们全家人一起去看看新房。我和弟弟高兴的楼上楼下跑来跑去,一家一座小楼很漂亮哦……父亲看后阴沉着脸说,"我们住在这里,脱离群众,孩子们长大以后还不成了八旗子弟了吗"?马上决定退还房子的钥匙!

父亲又是一个关心群众疾苦的,党的基层领导干部。

六十年代初,父亲的一个下属,得了肺结核病住进了医院。父亲知道了,下班后骑上自行车去了一趟医院,得知该同志家庭困难,马上就把自己刚刚发的工资全部交给了他的家属。而且每到星期天就把母亲养的下蛋母鸡带上两只送给病人补补身体。此事母亲一直都蒙在鼓里,只知道父亲说:看别人下棋的时候被小偷把一个月的工资全部偷走了。文革后期父亲调动工作离开大庆之前,那位患肺结核的叔叔带着他的儿子来到我家,把父亲当年送给他的工资,全部交给了我们家,母亲这才知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父亲说:他们那批青年抗日先锋队的成员,都先后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伤残、牺牲。现存的几人都是荣军,很多人都牺牲的很壮烈,是我们威海师范学校的光荣,父亲也在抗战期间身受三处枪伤。

战争年代,火线入党的党员有很多。父亲就是其中之一……

03

在给父亲抄写检查的时候,父亲把自己的父亲做了详细的介绍。就是我的爷爷。一个老党员、老革命。我真的很好奇,我从没有见过我的爷爷,所以非常想知道爷爷的故事……

我的爷爷在全国解放初期,去了一趟天津,当时父亲在天津驻防。


父亲悄悄的告诉爷爷,我现在已经是党的人了,听了这句话之后,爷爷高兴的说,我早就是党的人了……父亲说,爷爷具体的入党时间不详,应该是1939年前,因为爷爷在1939年领导了威海和文登的农民抢盐运动,后来被反动当局秘密逮捕,严刑拷打,威逼利诱,爷爷被打得奄奄一息,也没有向敌人供岀任何情报,最后关入死牢,等待秋后问斩……再后来,被地下党组织营救岀来了。


父亲只同我说过一次,但是却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两代共产党人的对话,是那样让我感动……

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我们姐弟俩人都先后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弟弟下乡去了东七里铺大队,一年后,就写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他悄悄的告诉我,不让我告诉父母,我知道他的小心眼,怕入不了党,被父亲批评一番。结果去了学大寨工作队后就入了党。第一时间写信告诉我,高兴的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弟弟是我们家里最年轻的党员,入党的时候还不到二十岁。

我入党比较晚,那是我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以后的事情了。严格的来说我是八十年代培养知识分子党员的时候,重点培养对象。组织上找我,让我写一个思想汇报,因为我在大学期间曾经写过一次入党申请书,这次我真的很认真的写了一个思想汇报,并且又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交给了党组织。

后来我正式向父亲宣布,我入党的事情,支部大会已经通过了。父亲说我,虽然落后一点,但是还是很合格的党员。我说:我可不是火线入党的党员,我是组织上长期考察合格的党员!


白色恐怖的年代,爷爷秘密入党,家中无人知晓;

父亲抗战期间火线入党;

弟弟在文革期间下乡入党。

都没有预备期,而我入党时,有一年的预备期,转正后才是中共党员!也是我们单位知识分子加入党组织的代表人物之一!

🌿🌿🌿

每年七一党的生日,我们全家人都会热热闹闹的庆祝一下,庆祝我们全家祖孙三代都是党的人!这种红色基因真的是很强大,它印在我们的脑海里,它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它渗透到我们的生命里,它像星火燎原之势,势不可挡!


父亲在世的时候,都会让我唱《唱支山歌给党听》,每次我唱完之后,父亲都激动的热泪盈眶……

唱支山歌给党听,

我把党来比母亲,

母亲只生我的身,

党的光辉照我心!

🌿🌿🌿



父亲是山

生,站在那里

死,站在那里

它让生命的高地

长滿树木

充满生机

它孕育了生命的长河

镌刻壮丽

展示巍峨

💧💧💧

我们家三代人入党的故事,我含着热泪讲完了。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的特点,无论是爷爷还是父亲,都用自己的一生告诉我们一个真理,只有永远热爱共产党,永远跟着共产党走,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才会有幸福的生活!我们每个人才会有美好的未来!祝福我们的党永远前进!祝福我们的党九十八岁生日快乐啊!

我爷爷在天津的照片!(时间是1950年的春天)

6月23日上午人流涌动,我去小美早茶一看,原来我的文章再次荣登小美早茶。高兴!这是自己第五篇文章进入了小美早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