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老的群山与河岸

我们开始了新的旅途生活

一个脚印或一个造型

试图拿一把刻刀尺子和一条结绳

不去说身前事

总是有那么一瞬

日子是剥开剖面的洋葱

一股辛辣的失眠

以及尖锐民谣的强大力量

哲学不过是场偏头痛

你低头就能看见偏执的波澜

当抬起头来高于内心山地

释放了笼中的灵魂

问心叩窗

我们只是世宇

数不着的一支分流

世界的大河早已奔出山谷

我们只不过是刚刚接近

地平线的一名自闭症患者

土路上奔走的笨山羊

我们还离得很远

你我只是世界的一抹口红

甚至连口红都不是





这是一群艺体考生

他们是学生中的老江湖

总有人担心这些独苗的孩子

过于柔弱难成大器

但他们并没佝偻着腰身

有说有笑

相信明天的世界更美好

明天的日子也可能比今天差

其实这代人的父母

那个不是听着

比这更尖刻的数落长大的

我们是有一部人走出了国门

世界的各大教堂

极少有我们忏悔的身影

诺大的广场

也有弯腰捡拾空瓶的人

这不是再靠口号

就能解决的问题所在

傲慢的人

也可能是庸俗者

是该清醒了

这些孩子们当中

必有在世界十字街头

拐角处的咖啡厅

不会因你是领袖或首脑

起身阿谀奉承

而会给一个陌生人

开门让座






诗歌摄影均为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