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9

我们小区的老年人很多,平时喜欢聚会打牌,天晴时就在树荫下,下雨或者刮风就聚在门厅里。每当这个时候,门厅热闹嘈杂,一片烟雾!于老头就是这群人里的一员,他和我住同一个单元,他家在一楼。

有时候站着看看老年人打牌,也真快乐,就是烟味太大!一天,我刚进门厅,看见于老头好像手里揭上了好牌,满脸都是笑。他顺手拿起手边那杯浓浓的茶,大口喝了一嘴,却没有立刻下咽,而是在嘴里涮了起来,听得见他的嘴里咕咚咕咚的响声。涮了一会儿,本以为他会出去吐掉,谁料他竟然咽了下去,我顿时觉得胃里直往上泛!但是他没啥感觉,其他人也和他一样。所以,偶尔看看,就得赶紧离开。

于老头是这群人里个子最高的,平时穿一身黑,上衣是件夹克,有四个衣兜,很像中山装。裤子太短,裤口都快齐膝盖了。看上去一付庄稼汉出身,感觉才套牛回来的样子!听说他还是一个退休老干部呢。于老头的爱好比其他人多一点,有时候也找人下象棋,但那是其他老人午休,没有人玩牌的时候。有一次,我竟然看见他坐在门厅里抽烟,腋下夹着一本厚厚的书,显得很有学问似的!

我们这个单元,有的住户因为墙壁裂缝,拒交物业费,没有领到进出单元门的卡。每当被挡在外面的时候,人们就习惯的去敲于老头家的玻璃,每次他都出来把楼门打开,放住户进去。我也不止一次敲过他家的玻璃。过了几天,于老头终于烦了,嘴里骂道,把这个门锁了干啥呢,刷卡太烦人!谁记性有多好,能保证每次出门都把卡带上?于是他找了一块大砖头,直接把门顶上,不让关闭。住户也顺利出进了,再也没有人敲他家的窗玻璃。没过几天,物业上一看行不通,就给各住户都发了卡!大家都很感谢于老头的。

一天中午,我吃完饭,出去买点东西。一下楼就遇见于老头,和往常一样,寒暄起来。我问他饭吃了没,他说,中午吃了一顿羊羔肉,出来走走!

“看起吃美了昂!”我说。

“吃啥呢!几嘴就不想吃了”,他有点不满意了。

“哈哈!”

走了没多远,他突然弯腰下去,在草丛里捡起一根细细的干树枝,树枝的一端尖尖的。他先是向着这尖端吹了吹,把土吹尽,然后用手指捻了捻。我正纳闷,他这是干啥。谁知他竟然用这干树枝剜起牙缝来了!一边剜着,一边说,吃了点肉,都垫在牙缝里了。这份豪爽,就是草原上的壮汉看见,也会惊讶的!

那是一个闷热的傍晚。老人娃娃满院子都是。于老头和他的几个老伙伴在树荫下打牌。无意中,他瞥见自己的儿媳妇往垃圾桶里扔了啥东西,声音很大。于老头把牌放下,几步就到垃圾桶旁。看见儿媳妇把西瓜没吃尽就扔进去了,他突然非常生气,对着儿媳妇吼道:“把西瓜捡出来,吃了!”

那儿媳妇一时镇住了。

众人也愣住了。

他一手指着垃圾桶里,一手指着儿媳妇,吼声震天:“你给我取出来,吃了!取出来!取出来!”

儿媳妇受到了惊吓,最后还是取出来,拿回去吃了!

他又对着他家的窗玻璃,吼道: “咱们家里不是怎么富裕么,还有这么浪费的!谁给你还惯这种毛病!”

在众人的劝说下,事情总算解决了,他又和伙伴们一起打牌。

有几个老奶奶笑着,骂着,可不怕他。“你老怂是娶了个贵州乖媳妇!人家说的普通话,不会骂人!要是本地的,不把你老怂咒死了着!” 其他人也都笑起来了。

自从那次以后,老奶奶们都把于老头叫“老二杆子!” 但是,老头子们还是佩服他了,他在老头子们的心里,的确是“真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