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那边的杨树林,挡着,海。穿过房子门前的五色梅,石头上,一个瓶子。倒映着天空中的云,和,你的笑脸。妈妈在呼唤着,朝着整个村庄。你答应着,只有你自己听得见。



在杨树林边,刚刚,是从海边,还是沙漠。麦田,好大一片,用一生,走不完。瓶子里的水,被风吹干,太阳和月亮,都只是路人。怎么找不到你的倒影,怎么看不清你的背影,脊梁上的,仅有的水辫草,鹅子和鸭子的晚餐。



月亮告诉我,海,在它心里。那排白杨的后面,根本没有海。只是,妈妈的故事,告诉我,海,确在那边,麦田的那边。

〈 己亥端午 / 故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