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饭,顾名思义,就是有水的米饭。但它与粥不同,粥是生米与水长时间的相爱相杀,黏糊缠绵,而泡饭虽说是米饭与水泡在了一起,但互不打扰,各走各路,条理清晰。在浙江上海一带,泡饭曾经是一种常见的主食,多用来当早饭或晚饭。如今,随着国民生活的极其富足和健康饮食的推崇,在平常百姓家泡饭虽没有唱成主角,但也未销声匿迹,而且各地各家也都有了各色各样升级版的泡饭。


泡饭,并不是那种所谓的用滚烫的开水泡醒冷饭,这只是懒人的招式。地道的做法就是把冷饭(最好是烧的偏硬的米饭)放锅加水,大火煮开后再稍微翻滚片刻(切不可煮久,否则就糊了,成了不是粥的粥),这样煮出来的泡饭不仅香滑有嚼劲,而且因为是煮开后食用,从卫生营养角度来讲都优于前者。

小时候,早餐吃泡饭常有,外加两根油条或一个刀切馒头,这样吃抗饿,下饭菜有萝卜干、咸菜、腐乳等小菜。等到上了中学,家里经济也宽裕了许多,母亲就难得在早上给我们烧碗泡饭,也因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她怕我们在学校还没挨到中午就会饿,所以我们姐妹俩每周的早餐就丰富多样起来,母亲会早起为我们做蛋炒饭,摊面饼,我们也会到街上的早餐铺去吃烧饼油条、小馄饨、面条、肉包子等。


吃泡饭最常见的时候还是在那些年的晚餐,那时的晚饭家家户户基本上都喝稀的,不像如今生活节奏快,一日三餐中只有晚餐才能有时间吃上大餐,晚餐要么是邀上三五好友去饭店吃喝,要么就是在自家搞上几样大菜小菜犒劳一下自己和家人,和那句人人都知晓的养生口诀(早餐要吃得好,午餐要吃得饱,晚餐吃得少)背道而驰,但这也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

那时夏天的晚餐,家里总有一个人会提前把一家人的泡饭烧好,而且煮的比较稀,用大碗一碗碗盛好,再把一个个碗浸在冷水里,水正好漫到碗沿下方,这样泡饭不仅冷却快,也不会因为长时间发胀,而变得像一碗不是米饭的米饭。等到全家人围坐在桌旁,桌上早已摆好了切了两半的咸鸭蛋或是去了壳滴了少许酱油的松花蛋,还有油炸花生米、大头菜丝等等,于是,人手一碗冷泡饭,一张自制的葱油面饼,“唿唿唿”、“唿唿唿”,个个吃得是士气高昂,酣畅淋漓,幸福就是如此简单而已。


最让人不能忘怀的是在那满天星星的夏夜里,左邻右舍的人都聚集在屋外纳凉,大人们漫无边际地聊着天,孩子们或做着游戏、或听老人讲故事、或躺在竹榻子上边数星星边在月亮里找嫦娥和那只玉兔。夜渐渐深了,睡意也开始慢慢涌来,可肚子里的那点晚餐已被消耗得所剩无几,于是各自进自家屋里拿一些西瓜,桃子或葱油饼在睡前垫垫肚子,此时,最美味的就是那碗晚餐时剩下的冰凉的泡饭,就着一丝咸菜,大口大口喝着,犹如醒醐灌顶,那一个爽字了得。

冬天里做的泡饭,不像夏天那样尽是纯白泡饭,因为季节的缘故,泡饭花样就变的多了起来,可以把自家打的年糕切成片放入锅与饭、水一起煮,也可以把中午吃剩的青菜或大白菜放入烧开后的泡饭里搅拌,然后放入适量的盐,条件允许的话可以添一大勺猪油,那可真叫一个香啊,让人垂涎欲滴。一碗烫舌的咸鲜泡饭,我可以一气吃上两大碗,吃得是身子嘛暖呼呼,头嘛晕乎乎。


初中毕业后,我开始初尝学校寄宿生活,那时的早餐就与泡饭慢慢走远了,学校里的早饭是清一色的薄粥加菜包子,午餐和晚餐都是自带大米淘净后装在饭盒里,然后放在食堂的木蒸架上统一加熟成米饭。想吃一碗记忆中的泡饭也只能等到周末或放假回家。三年后,在自家门口的医院上班,虽住在家里,但因为医院的三班倒工作时间,往往常常不能在家吃早饭,所以渐渐地习惯在外买着吃,嘴巴也就越吃越刁,泡饭就此与我难得一见。

结婚后,有了自己的小窝,年轻时爱睡懒觉,每天总掐着时间起床,急急忙忙刷牙洗漱打理自己,哪里还有时间在家弄早点,早饭自然而然在单位附近的早餐店里解决。家里的先生工作后原本在自己的家里每天早上的早饭都是婆婆起早烧泡饭给他吃(他有个怪癖,从小到大不爱喝粥,也不爱吃面食),之后养成了习惯,早上一天不吃泡饭心里就落得慌,所以婚后用了好长时间去适应外面的油腻早饭,现如今,当初的清瘦男也变成了大肚腩。


人到中年,每天上下班的来回奔波,加上有时工作太累,晚上回到家不想动弹,也没胃口去吃外面的重口味食物,偶尔将就用冰箱里的隔夜饭烧一锅白泡饭,蒸上自个儿包的鲜肉饺子,再从冷藏室扒拉出几包在超市购买的酱菜,一顿晚餐就很快解决了,而且是出乎意料地好吃,先生打趣说:“今儿的晚饭可比饭店里的大餐强多了,不腻不油吃了还不长肉。”

据史记载,泡饭早在我国秦朝时期就有了,一直延续至今,《红楼梦》有一章回就描述了宝玉为了赶时间用热茶来泡饭,吃得是风生水起。日本流行吃茶泡饭,把它做得清新文艺范,适量的米饭上放些撕碎的海苔、三文鱼、小鱼干等、再撒些白芝麻,煎一壶茶滚开后冲入。韩剧里常常看到的醒酒汤就是汤饭,也就是升级版的泡饭,泡饭里搁着肉汤、肉骨头、豆芽菜等等。


泡饭总给人以苟且、寒酸的印象,因为它基本上是由剩饭和白开水造就,是生活节俭的一种方式。但无论现在的日子过得如何优越,如何有品质,但泡饭凭着自己的独到口感,快捷便利的炮制,它总会在某一天的某个时候,某城市的某个厨房默默上演。




注:此文所有图片来自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