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5日

因为是分开订的机票,从土耳其回加拿大途经米兰,小停两晚,2004年曾经来过,一晃已经15年了。

米兰是意大利西北大城,位于人口最密集和最发达的伦巴第平原上,也是意大利最富有的地区之一,是公认的时尚和设计之都。意大利旅游观光的排名,米兰不如罗马、威尼斯和佛罗伦萨等地,但大教堂和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让它总在排名榜上占有一席之地。

傍晚坐地铁来到大教堂广场,市容没什么变化,只是多了些路障和持枪的警察,不过进广场倒还不至于要安检。


大教堂又名米兰主座教堂,始建于1386年,是米兰的地标。教堂主体建筑历经4个多世纪,1812年才基本完工,其后的细节工程又旷日持久。它极尽奢华的哥特式尖塔和巴洛克风格的雕饰,营造出了一种多重的风格样式。在夕阳中,这座历经了岁月的沧桑的建筑美不胜收。我们上次来的时候,教堂正面在维修,搭着脚手架,这次见到了真容。不过时间已晚,不能入内参观。
大教堂广场上,不光大量游客驻足,也有不少步履匆匆的米兰上班族,可以一窥百态人生。米兰不愧是世界时尚之都,女士们气质优雅大方,衣着得体,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意大利最富有地区的自信和自豪,气场跟我们去年去的意大利南部,有着天差地别。
美女更是如云,有些一看就是模特身材,估计是北漂追梦的。
一个卖玫瑰的小贩把玫瑰强塞给一位美女,美女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埃马努埃莱二世长廊,始建于1865年,整体呈十字型结构,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购物中心,以统一意大利的国王埃马努埃莱二世命名。里面分布着名牌时装店、咖啡馆、餐馆和书店,装潢考究精致,即使不买东西,也可以在里面逛逛,感受这座建筑的辉煌大气。

长廊的北边有达芬奇的雕像,当年我们曾坐在那里吃三明治。旁边就是歌剧院,晚上有演出,观众正在入场,华美的盛装打扮,不由联想起我们在那不勒斯看歌剧,一身旅游装的囧样……


歌剧院
国王埃马努埃莱二世雕像
一直逛到了掌灯时分,暮光中的大教堂展示了另一种魅力。
达芬奇留给米兰的最重要的遗产莫过于壁画《最后的晚餐》,它位于Santa Maria delle Grazie的餐厅,画作完成于1497年左右。据说画的创作长达5年,由于颜料的性质,几乎从竣j工的同时,修补剥落画面的工作就开始了,不同的画师用自己的理解和方式,增添甚至重画,导致达芬奇原作的笔触和色彩,日渐走样。更惨的是二战时期,盟军轰炸米兰,教堂也被殃及,万幸最后晚餐的那面墙没有被直接击中,加上事先撑了支架,没有倒塌。但是这堵无价的宝墙,还是孤零零被日晒雨淋了三年多。
  
1980年,该画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为了让它重见天日,拯救工作者在瑞士科学家帮助下,以颜料判别年代,再以特制的溶剂清除非达芬奇的线条和色彩,这样一英寸一英寸地“清洗”了整整20年。

我们15年前有幸观赏了这幅名画。它的印刷品广为流传,分析画中人物的性格特征的文章也很多,但是看原作的感觉完全不同。在近处观赏了名作细部之后,退到空荡荡的大厅后部再看,豁然好像面前真的有一桌人在用餐,达芬奇把房间与壁画的透视效果,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那种无与伦比的透视感,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以前网上订票很容易的,而现在则改为只在特定的时间发放两个月内的票,需要抢票,错过了就没有了,我也没有再去看了。
4月6日 科莫

科莫湖位于米兰以北50公里,是阿尔卑斯山脉的一个冰川湖,著名旅游和避暑胜地。科莫湖被周围的山川包围呈Y字型,湖水清澈、群峰秀美。

记得以前公司意裔的同事总夸科莫(Como)很美,这次刚好有时间,一早就坐火车出发,40分钟就到了。
刚刚八点钟,街上很清静,在老城逛了一圈,正值周末,镇上的跳蚤市场开始摆摊了。
来到湖边,政府有通勤船来往于湖中,时间有长短,我选了一个小时的行程,在科莫湖上漂了一小时,实际上只转了湖很小的一部分。湖周围有许多依山而建的城镇,给自然的美景增添了人文的色彩,可惜天气有点阴沉沉的。
最后提前一站下了船,沿湖环行,参观了一个庄园Villa Olmo,它曾经被许多显赫家族拥有,还出过教皇,现已归地方政府所有,可以给各种活动提供场所,也不收门票,里面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微型剧场。湖周围有很多类似的庄园,有的还成为电影的拍摄地点。
上世纪20年代墨索里尼当政时期,他给米兰增添了不少法西斯式的建筑。大教堂右边建筑的阳台上,墨索里尼曾发表鼓动人心的讲演。
墨索里尼时代建造的火车站

4月7日 


这次特别的旅行结束了,上午坐大巴去机场,来的时候坐的火车,后来发现大巴既便宜又方便。

越洋飞行8小时,当天下午回到了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