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斌先生的冩意山水不是畫天然之山和水,而是在冩胸中之丘壑,直寫心中河山,每每觀之實乃快哉。

近来多見先生積墨和水法,積墨的精髓在於意境,有了形與神、虚與實、動與静、有與無的高度統一和深度對比,才有中國畫的靈魂所在。

其水法潑墨出渾厚華滋境象,圓潤和諧,沉涩而不浮滑,更能體現繪畫的韻味,筆墨與形象更相統一,一波三折的筆法和淡墨水法更爲突㬎。

好的命題更能成就一幅絕世好畫,“詩中有畫、畫中醒詩”即是藝術家的理想與現實的巧妙融合。

先生將高端設計美学融入其深厚的繪畫功底,對原生態的自然物象以逸象精神,將西畫的技法有機結合,捕捉原型,刻畫成水墨逸品,從佈局、構圖、節奏上都處理得精准到位。

先生將西方繪畫語言融合東方水墨冩意,作品意到筆不到的寫意畫風,形成獨特的意趣風格,藴含文人畫注重氣韻的詩情畫意,現實主義的時尚得以彰㬎。

先生常說:“繪畫是一次次的宣泄,就如喜歡苦涩的濃茶一樣,是我表達激情和内心對話最清晰的方式”。

作品的筆触畫面質感,讓觀賞者感同身受,進入畫面,讓人着迷。水墨生焉,意境生焉,藝術生焉,逸品成焉,好不快哉哟!

山水乃圖自然之性,不寫萬物之貌而傳其内涵之神。似在晨昏和雲雾之中,山川變化起伏,充分體現大自然物象的微妙復杂関係,若即若离,渾然一體。

書法綫條筆力蒼勁雄厚,水墨藝術才有精神突破、氣勢逼人的效果,文學修養超羣,是先生登峰造極的底藴。

先生創作绝少圍着别人的指揮棒转,想着讨好他人的時候,必然是個性的消滅,陽剛失落而柔媚抬頭。

常常沉思在先生的水墨藝術中,真乃陽剛之美、陽剛之氣。

谢谢瑞明兄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