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芒种日你走了,今又芒种。周年忌日,我来看你了。伫立墓前,哽咽无语。寂寞凭谁诉,相对两无言,默默不得语,始知相忆深。

  你在那边过得还好吗?我给你带来了吃的喝的穿的用的。明天就是端午节了,给你准备了你喜欢吃的豆粽、肉包和茶叶蛋,希望你能享用得到。

  你走后家中一切如常,仍维持着你在时的模样。我不想对它有任何改变,怕你回家时认不出来。

  又到一年草木葳蕤时。让我带你看看家门前你年年精心打理的花草树木怎么样了。

  我们共同种下的石榴树仍不解人意地开满了火红的花朵。

  你走前几个月才载下的枣树苗竞也抽技长条并开出了细细的花蕊。

  你亲手栽插的茉莉花己含苞欲放。

  你不知何处引来的鱼腥草已遍地蔓延,开花如雪。

  就是你无意折来的栀子花技,随手扦插在门前的草地上,也成活长大了。

  还记得前年我们在紫溪山上采回的植株吧?开始我们误以为是七叶一支花,实际是天南星。后扔在窗外泥地里没管,现在也己长得有一人来高了。

  最是你培育多年的几盆君子兰,本来每年春节期间都会开花。可能是悲伤你的离去,今年却没有一盆开花。有情有义,不愧为花中君子。

  然而为这一切付出了心血的你再也不能来亲手打理了。

  阴阳相隔两茫茫,刻骨思念,铭心难忘。守丧一年,三百六十五个白天,我唯有天天与这些花草树木相伴;三百六十五个夜晚,我夜夜独坐孤灯下,唯盼你能回家来看看我。我的心情你能感应到吗?

  可能你也相信这样的说法:人间所有的夫妻都是为报前世的恩或还前世的债才走到一起来的。“前世不欠,后世不见”,所以,你才不来见我,不肯跟我了断恩怨,为得是给来世相见留下机会。倘若如此,我祈愿你早日找个好人家转世投胎。我相信,在今后世世代代的因缘轮换中,我们终将会再续前缘。

  呜呼!此时此刻,任何文字都是苍白无力的,任何语言都难以表达我的心绪。我要对你说的是:我俩能结为夫妻,那是我的福;我俩不能白头到老,那是我的命;你先于我而去,那是我的刧。我把你的身躯交还了苍茫大地,而你却埋葬了我的灵魂。“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周年忌日,谨以此文献于许英梦墓前……



二0一九年六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