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田野

诵读 : 刘音

制作 : 田野


小的时候 父亲是一座大山 坐在他的肩头 看的很远 很远 长大后 父亲 是一棵倔强的弯松 这才发现 我的分量 原来是这样的沉重 而现在 父亲啊 是一首深情的诗 儿子默默的读 泪在轻轻的流

每当读起贾平凹先生,这首诗的时候,眼睛就会湿湿的,心里重叠而来的,是父亲伟岸的身影。

童年的时候,对父母只是一种依恋,少年的时候,对父母,也许只是一种盲目的爱,只有到了青年,当人生有了春也有了夏,对父亲、母亲才有了深刻的理解,深刻的爱!

那时,我们也许突然感悟,父亲是一座厚重的大山,母亲是一种温情岁月,随着生命的脚步,当我们也以一道鱼尾纹,一缕白发,在感受父亲额头的皱纹,母亲满头白发的时候。我们竟难以分辨: 老了的,究竟是我们的父母,还是我们走过的岁月?

我们希望留下的,究竟是那刻骨铭心的父爱、母爱。还是那点点滴滴、风尘仆仆、有血有泪的岁月?


有一天,我们终会长大,从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父亲;从一个女孩,变成一个母亲。当我们用肩头挑起责任,也挑起命运的时候,当我们似乎可以傲视人生的时候。也许,有一天,我们突然会发现,白发苍苍的父亲、母亲正以一种,无限怜爱,无限关怀,无限牵挂的目光,在身后注视着我们。

我们往往是在,回首的那一瞬间才发现,在远行之前,在离别之中,从来没有离开他们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的牵挂。

那是在我生命中,最艰难的一段日子,面对打击,面对失落,以为完全失去了一切的时候,是父亲的一句话,让我从新启航。看着我掩饰不住的沮丧和忧伤,父亲对我说: 孩子,男人应该有个男人样,岁月的长河里应该波澜不惊,肩负起责任与担当,面对风雨和阳光!于是,我便理解了,为什么这么多仁人志士,将伤痕累累的民族视为父亲,将涛声不断的江河视为母亲,将广阔无垠的大地视为我们的父亲、母亲。

因为能承受的,他们都承受了;该付出的,他们都付出了。而作为一座巍峨的大山,作为一种岁月,父母既是民族的象征,也是爱的象征。在我心里,父母对我们的恩情比山重!让我感怀的岁月,父母对我们的爱,就是一首永远写不完的感恩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