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四十六年的风雨人生,迈过了许多门槛,石头的,木头的,宽的,窄的,高的,低的,磕磕绊绊,领略了各种门槛的尊严……

人生的门槛,可调节人的成熟及解决问题的能为,但对有些人却……形同虚设,无意义可谈。

人生的有些门槛,或许由命运所注定,只能望槛兴叹,寒窗苦读,最终还是把我拒之门外……求学之路毫无意义……还是披上祖辈无法甩掉的“农民皮”。

登堂入室,必须先迈进学府门槛,我曾冷风冷雨,门外踱回,进退反复,凄惶心酸……

当年想入军队的门槛,因没有背景,没有“官人”,优秀的身体,最终还被人“顶替”,这是我一生想改变命运的门槛将我拒之门外……哈哈。心酸……

门槛或许是一种精神之光,或许可让你熄灭,或许可让你光明,不让你去被解,而是让你在困惑之时重新振作起来,绕道而行,重走人生路……

(黄发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