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5

  昨天有一远路亲戚来华池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我早早打探了登记地点和程序告知他们,本想很简单的一个事情谁知却处处遭遇阻力,弄的甚是心力交瘁。他们二人到达华池时刚巧十二点民政局已下班,便利用中午时间照了结婚照片,做了充分准备,两点整就前往政务大厅等候办理,一直三点半时办业务的人员才来,看了资料,发现他们是办理二婚登记手续,便索要离婚判决书,当年女方离婚时判决书上用的是小名加上出生日期和现在身份证上也略有差别,因而不予登记,造成这一失误的原因是当年离婚时没有网络,身份证也很简易,判决书全凭当事人口述,因而用的小名,出生日期也没报准。办理业务的人让去法院出个证明,证明当年判决书上的人和现在的人是同一人,其时已4点多了,匆匆前往南区新迁法院办理,进门时几道关口,又要验明身份,又要指纹验证,看似严谨,其实满是糊弄百姓的把戏,让门位登记验证不就完了么,光那个玻璃门我们消磨了十几分钟才进去,登上六楼,办公室冷冷清清的,偌大的办公场地只一小伙和一老头二人守着,说明来意,老头思考半天解释道:"现在案件都是终身制,当年谁给你断的判决书你就找谁开证明,别人无权处理",天哦,这不为难人么,我们祈求辩解半天,老头仍然是这样的说辞,我也生气的反问:那案件终身制我也听说过,也理解,可凡事也要讲个灵活变通么,你们法院办的案子,我们把所有材料和证据拿来了,你们出个证明这是份内的业务啊就这么难吗?老百姓办个正常手续好多政务大厅窗口标语上写道:"最多只让群众跑一趟",今天在大雨倾盆下不知跑了多少冤枉路换来的竟是这样一个刁难人的答案,谁办的案找谁开证明去,2005年离的婚办的手续,15年过去了,当年的办案人如今在何方?我们去哪找啊?如果他退休了,他呆痴不会思维了,甚至他死亡了我们也找他开证明吗?苍天哦,有理么?法院办个事都这么难,其他地方还要人活不?争辩归争辩,最终老头一口咬定让找当年办案的张某某那人,说那人还在世就在本单位,并提供了电话让联系去。亲戚给张某某打通电话说了缘由,解释了二十几分钟,对方总是推辞不管,我听的实在牙麻,夺过电话询问张某某:您在单位不?能见面说一下不?电话上说不清木,这事到底能办不么?他说他不在单位,让第二天早上下来找他再议。呜呼,远路的亲戚白跑华池一趟,事没办成还弄个一头雾水,云里雾里的,其时已五点四十了,快下班了,天上的雨也下的更拼命了,像要争论什么似的,疯疯颠颠的乱撞。


亲戚家里有小孩,一人不敢呆只能连夜返回了。赶在六点下班前我又返回民政大厅询问业务人员此事如何解决,总不能让想结婚的两人无证至老吧,她解释说,只能法院出证明,别无它法,可法院又如此推诿扯皮,让人无奈。请问当年判决书上凭口述不按身份证信息写明身份谁之过?老百姓办事遇到难题被踢皮球当找谁?至今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