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墨能在模糊中求清醒,清醒中可得模糊;

積墨能在杂亂中求清楚,清楚中获得杂亂;

潑墨能在濃密中透出光明,潇洒靈動而又富層次;

難能的是,爲强化對象的肌理質感、量感、立體感、空間遠近感、整體氣氛等。

皴擦點染,蒼潤朴拙,於收放裕如的随機生發中盡显來自造化的渾淪元氣。

將潑墨、破墨、積墨三者綜合應用,神而明之,遂達至變化萬端、各致其極之化境。

尋求一種新的筆墨精神。


傅統的筆,講鈎、勒、皴、擦、點。

傅統的墨,講烘、染、破、潑、積。

我一直在痛快中尋找不痛快

————大象無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