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我来至呼伦贝尔大草原,寻找远方的远 青青的草开始死去 马群在迁徙中嘶鸣 你曾说过,九月,一定要去草原 要带着海子缓缓归 我来了,只看到青青草原衰亡一片 漫天黄沙,夕阳,驼铃 摇曳起一个青春的梦 你说,九月,一定要去草原 要看到木头和马尾永不分离 我来了,只看到夜晚的篝火映照大地苍凉一片 哈达,牛羊,枯草 唤不起一丝诗情 夜晚,草原风卷黄沙,吹彻不息 江南水乡,你穿起了别人的嫁衣 躺在草原,我一病不起 时光一天天老去,沸腾多年的痒 一直守在左心房的地方 慢慢结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