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国际称“中越战争”,越南称“反中国扩张主义战争”),指1979年2月17日—3月16日期间在中国和越南之间的战争。中国人民解放军在短时间内占领了越南北部20余个重要城市和县镇,一个月之内便宣称取得胜利。随后解放军开始对越南北部的基础设施进行系统毁灭后撤出越南。越南人民军在中方撤出之后也宣布取得了战争的胜利。这场战争令中越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直至最低点。

20世纪80年代,两国继续军事对抗,在罗家坪大山、法卡山、扣林山、老山、者阴山等地区又相继爆发了边界冲突,时间持续达十年。20世纪90年初,两国关系逐步恢复正常,陆地边界也最终划定!

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几十年的建设,我军的攻坚能力终于拉近了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到了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我军的攻坚能力已今非昔比,在越南同登地区一举攻克了号称“东方马奇诺”的“鬼屯炮台堡垒”防御体系。

将鬼屯炮台堡垒比喻为“东方马奇诺”,不是单纯的文字夸张,而是实实在在有相似之处。二者不仅都由法国人设计建造,而且局部构造、质量、防御能力也非常接近。

马奇诺防线,是法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法德边境建筑的一条长达数百公里的大型综合防御体系,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工程也最宏大的防御体系。防线融合了当时建筑和军事科技的智慧结晶,耗费法国天文数字般的经费。当时就被欧美普遍夸耀为“二十世纪的地球奇观”“最不可攻陷的堡垒”。

和马奇诺防线一样,鬼屯堡垒也是分做地面、地下两大主体防御体系,尤其是地下体系更加错综复杂。鬼屯地面工事面积并不大,东西只有120米,南北也不过70米,主要是一连串碉堡组成,构成密集的火力网。碉堡建造极其坚固,都是钢筋混凝土以及鹅卵石建造,其中最关键部位的碉堡,则由厚厚的铸铁铸造的龟壳状半圆形可旋转碉堡,不仅可架设机枪,而且可以发射多种火炮。

和马奇诺一样,鬼屯堡垒之所以神奇,是因为它的精华部分在地下。其地下部分堪称一个地下城堡,分做三层,由战斗室、指挥室、坑道、弹药库、物资储备(储备各种战斗生活医疗物资)、食堂、医院、水井、发电站等构成,可谓五脏俱全,科学合理。

整个工事可以容纳上千人,地下和地面有垂直通道相连。在法国马奇诺,竟会建造电梯(越南没有)。鬼屯堡垒地下还建有“地铁”,与同登火车站相连,物资运输很方便。这使得同登地区的攻克难度,明显大于其他地区。

说完硬件,再谈谈驻扎鬼屯的越军部队,这是一支被称作“飞虎团”的越军精锐部队,他们负责死守同登至太原、同登至谅山、同登至高平、同登至友谊关的公路和铁路枢纽。所以拿下这个核心枢纽,成为攻克谅山的关键。

最后,这个艰苦任务落在了163师489团身上。接下来的战斗非常残酷,“东方马奇诺”的确名不虚传,我军先后发起三次进攻,都以失败告终,部队伤亡也很大。看来不找到鬼屯的软肋死穴,单凭硬攻是很难取胜的。参谋人员查了资料,惊喜地发现,1960年代越战时期,我国曾经派工程部队帮助越南扩建整修过鬼屯堡垒,更幸运的是,就在跟随我军入越的支前民兵中,就有一位当年参加过扩建工程的老民兵——何国安。

何师傅非常清楚地记得当年扩建工程的许多细节,他一下子找到了鬼屯的死穴。原来,偌大的地下工程有个致命软肋,那就是保障工事内人员呼吸的通道——天窗!

找到这个命门,地下再固若金汤也是枉然。我军派精干人员仔细寻找天窗,果然在一片乱石堆下找到了隐蔽的天窗。我军工兵部队首先清除了天窗,然后向里面灌进十几吨炸药和六六粉、两吨汽油,再扔入手榴弹、燃烧弹,点燃了炸药汽油。

剧烈的爆炸引发地动山摇!部队虽然撤离了爆破现场,依然感觉到剧烈的震撼!

巨响之后,鬼屯堡垒再也没有一声枪响!由于战况紧急,我军没有顾得上打扫战场,这次战斗到底消灭了多少越军,始终没有确切数字。

不过数年后,我军从越方的情报中获悉,当时鬼屯堡垒中不仅有飞虎团,还有同登地区许多越南当局的人员。事后越南人挖掘出的许多烧成焦炭的尸体达上千具!当时只有一个越军跑出投降,其他都被烧死在地堡中,固若金汤的堡垒最后成了名副其实的墓穴。

端午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是中国人纪念英烈的日子!仅以此文向参加过这场战役的解放军指战员,向这场保家卫国的英烈们致以崇高的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