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南风吹来 澎湃了整个雨季的思念忽至 校园蔷薇花开得正香 每个路口,都在道别 啤酒罐,沾满泪痕的纸巾…… 都交给了六月的风 牵着你的纤弱不敢放手 白色高跟鞋踢踏着脆响 一步一个幻景 曾经写你的名字 在掌心 我的脖颈,曾有你的草莓印 曾经在你的耳畔,把时光轻咬 你在我的梦里,吹起乡愁 你曾说,将来的将来,如果有孙女 要在雪天,堆起童真 我曾说,等我们老了,去海南盖个木头房子 拥抱彼此,还有下沉的夕阳 南风又吹来,眼角的泪湿了又干 东方亮起了晨曦 挥了挥手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