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成都篇

今年老伴在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开导下终于不再发挥余热了,大把的时间可以任性的支配了。

我一直想去天府之国转转,听说巴山蜀水险峻峭丽,听说都江堰不同凡响,听说青城山是李白所爱,还听说…… ,嗨!百闻不如一见,背起行囊出发。

老人最大的优势是可以挥霍时间,躺在绿皮车上摇摇晃晃迷迷糊糊到了成都,直奔都江堰。交通那个方便出乎意料。

都江堰这个小城远能见山,近有岷江穿城而过,灵动秀美。

“都江堰水利工程”李冰父子的杰作至今造福于四川的百姓。

有了它,旱涝无常的四川平原成了天府之国。

鱼嘴

安澜桥

岷江

宝瓶口

春水绿如蓝

都江堰的早晨,远山朦胧,近水潺潺。

早起的鸟儿在吊嗓

遛鸟的人在切磋

小菜新鲜不贵

早点便宜的恍若隔世

稀饭一元一碗,多品种随意选。不够可添不用加钱。

小贩不紧不慢的吆喝着

遛狗的

闲坐的

跳舞的,从上午跳到日落。

都江堰这个小城一见钟情,干净舒适方便,让我大有移居的冲动。

青城天下幽,“青城山”世界文化遗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全球道教全真道圣地,中国四大道教名山之一,中国道教发祥地之一。

据说李白曾在此隐居,杜莆,李商隐,苏轼,陆游等唐宋名家都曾在此驻足,故此这里也是文人骚客垂青之地,歌咏的词句自是不少。

凡是道教名山多清幽秀美,而道教又为秀山添了人文气息,相辅相成,愈发闻名遐迩。



山门

“上清宫”蒋中正的字

老君阁

小小的水面被称作“湖”

山色有无中

青城山里的张大千故居

青城山幽静,幽邃,幽翠,当之无愧为“天下幽”

从都江堰到成都市区,不得不再一次给成都交通的便捷点赞,👍对自由行的游客真是方便。

在成都市的三天赶上清明小长假,杜莆草堂,文殊院,武侯祠,人民公园茶座一律是中国特色,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拍照要快,走路是不得不慢,一步三回头,一不留意旅伴会淹没在人海中。

杜莆草堂

全国人民熟悉的娱乐方式,绝无尴尬的在诗圣纪念地展示着。

文殊院,这里烧香是免费限量供应的,和时下很多著名的寺院做法大相径庭。

有种找到真寺院的感觉。

燃三炷香,祈祷后面的行程顺利平安。

武侯祠

诸葛亮,历代君王渴求的人臣之楷模。

人民公园茶座

与老伴同龄的藏族同胞,相聊甚欢。

“舒耳郎”,满雅的称呼,看那被掏耳的多享受。

看出成都人的悠闲了

这次所谓川行只是在成都及附近转转,为下一行程保持体力。

二 西藏篇

得益于交通条件的改善,去过西藏的北京人很多,坐火车的,乘飞机的,自驾的,西藏似乎已没那么神秘了。而我依然很纠结,对高反有些怕,因为我的鼻子和肺都有毛病。曾决心不上高原不花钱找罪,曾毫不心动的放弃结伴自驾进藏的机会。但随着好友们对亲历西藏的描述及拍的照片,我有些心动了,尤其是在网上看到四月泥洋河畔的美景,简直是神往了。那灿若云霞的桃花,如烟的翠柳,玉带般的雅江,远处那圣洁的雪山……,仙境不过如此吧!从看到那照片至今已三年了,总不能忘怀。

西藏,近天远地的雪域高原,象雄文明,苯教,玛尼堆,六字真言,全体藏人信奉的藏传佛教,那么多令我好奇的事,难道不足以促我走近吗?去吧!已过六十五眼看奔七了,再不去以后怕是去不成了。

向去过的人求教 ,马蜂窝看攻略,百度上解惑,跟西藏当地导游沟通,经过不断推翻前案,最终决定从成都飞林芝,从低海拔处进藏,逐步往高处走。自由行与跟团游相结合,有随心的自在也考虑安全。

入川前就开始吃红景天,加强锻炼同时注意休息,以保证身体状态正常。进藏带羽绒服棉裤谨防着凉。

在准备的过程中,意外的纠正了我的错误认识。我很喜欢藏族歌手降央卓玛那独特的歌喉,尤其喜欢听她唱的“那一天”,那是首永远听不厌的,能听出泪的歌。那无华而动人的歌词作者是仓央嘉措,我一直以为这是位现代抒情诗人。因要去西藏,我想多了解这位诗人,结果百度一查,他是六世达赖喇嘛,是康熙年间的人。居然,居然啊……!于是他及他的故事又让我唏嘘一番。

4月9号一早双流机场乘六点多的飞机八点四十到林芝,接机的小伙早已等候在外。索松村是目的地。


路上好心的小伙看到我们不时的赞叹车窗外的美景,自觉的在每一处观景台停车,让我们拍照。


索松村的旅店民宿居多,“南峰之子”网评不错,订的这家,虽说价格不菲,但考虑正值桃花节又是正对着“南迦巴瓦峰”位置极佳,也就认可。

索松村比林芝机场海拔高,约3100。我们谨记动作要慢,吃的要少,第一天不洗澡,所以我们只有些许不舒服,基本不影响观景游玩。

高原的天气多变,住了三天,雨天,多云天,大晴天都赶上了。最幸运的是,“南迦巴瓦峰”的全貌为我们展现了。据说很多人来多次每次半个月都没见到这神女峰的真容,相比之下我们是何等的幸运!

村庄

桃树

田地

雨雾中

天空

日晕

雅鲁藏布江

半遮面的南迦巴瓦

落日余晖中的南迦巴瓦

撩开面纱的神女峰(南迦巴瓦峰)

神女峰下快乐的人们

置身春天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真不想走。身心滋润的重了,走不动了。

出了大峡谷在派镇参团从林芝到拉萨开始了打卡游,中途过米拉山口,海拔5000多,车没停,在车里我俩没感觉。

这是鲁朗林海,海拔4500多。上观景台两腿像灌铅,一步一喘。

“南泥沟”离麦克马洪线很近,进景区需将身份证交于边防站,出来时取回。

苯日神山。在这里午餐吃到雅鲁藏布江的冷水鱼,味极鲜美。

羊卓雍错海拔4998

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的无字碑

大昭寺

围绕大昭寺转经的人

磕长头的人

参观完大昭寺,布达拉宫我们又恢复了自由行。

罗布林卡建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是历代喇嘛消夏理政的地方。被称为拉萨的颐和园。

哲丰寺,藏传佛教最大的寺庙。解放前曾有僧众超万人。

布达拉宫后面的公园。景色之美令我意外。

  至此西藏行结束。

在藏区随处可见玛尼堆,转经的人,拎着盛满酥油的暖瓶去寺庙供奉的人,磕长头的人,让我见识了虔诚,寺庙里的僧人,尤其是布达拉宫里的僧人让我见到另一面。

藏传佛教有很多苯教的传统,转山转水转佛塔缘于苯教。而苯教乃象雄文明的产物。

听导游讲藏人的丧葬习俗,真很复杂。严格划分等级。

在拉萨的几天体验到高海拔带来的不适,由于林芝海拔比拉萨低很多加之植被多,高原的严酷体验不到。在拉萨活动量一大就觉力不从心,而且永远口干,夜里常干的睡不好觉。以至于我想起滴灌。

雪山是上天赐予西藏的瑰宝,有了雪山,西藏才有了那特有的圣洁的美。在雪山的映衬下,花更艳,树更绿,寺庙的黄更明艳。

西藏的空气永远是优,天蓝的透彻,白白的云朵丰满而多变。

在拉萨回京的车厢里,内地人像是患了洁癖,路过任何地方,都说空气脏。

西藏行虽疲累,但了却了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