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3月14日8时,在东西宽仅200来米的赤瓜礁上,双方人员半身泡在海水里,相距约100米,各自站成一列,双方枪口对枪口,形成对峙。

就在这几乎令人窒息的气氛中,一名越军士兵将一面越南国旗插在我军官兵面前的珊瑚礁上。我军士兵杜祥厚一把将越南国旗扯下来,一名越军随即举枪瞄准。正在这时,战友杨志亮用手掩护,此时越军抢先开火并击伤杨志亮(一说是走火),打伤了左臂,这是整个海战中我军唯一受伤的军官。

枪战打响后,我海军编队指挥员陈伟文立即命令还击,舰上的我军官兵立即开火还击。礁上的战士们按照预定方案迅速后撤,与越军拉开距离,以便舰炮发扬火力,冲突就此爆发。

随后双方发生交火,越军604、605船上的机枪响起,中国502舰的机枪亦开火还击。9时15分,556舰对越军605船发起攻击,一阵炮响之后,越605船中弹起火,指挥台被击毁,甲板进水,船体严重倾斜。9时37分,556舰停止射击。越605船于当晚沉没于赤瓜礁海域。

在赤瓜礁上,枪响后,双方的战斗人员都蹲在涨潮的海水里,因为只要蹲进水中30至50公分,子弹便无杀伤力。越军朝我们这边开枪,好在我们的战士都戴了钢盔。有一名战士的钢盔被打了一个洞,子弹头进去以后被卡住,头没有受伤。

战斗激烈,慌乱中,越军604舰长武飞楚指挥604号运输舰全体越军,冲上甲板,用AK47冲锋枪、56冲锋枪、RPD-5机枪、B40火箭筒(中国的56式40火箭筒)、B41火箭筒(中国的69式40火箭筒)参战,发挥所谓“冲锋枪火箭筒决胜法”。

然而,海上“冲锋枪决胜法”对火力强大的护卫舰毫无效果。531护卫舰在我502舰密集的炮火打击下,越军604号运输舰最后也多处穿孔,沉没在赤瓜礁近海。舰长武飞楚、第146旅副旅长陈德通,和舰上部分士兵随舰沉没。越军登礁人员没了退路,随后打出白旗投降。




赤瓜礁战斗爆发后,位于鬼喊礁的越南海军505登陆舰以40毫米炮向我舰队射击,编队指挥所命令531舰反击,531舰距离敌舰3海里,边机动边射击,当即击中越505舰7发100毫米炮弹,其前炮被摧毁,烟囱被击中,驾驶台起火。

为免沉没,505舰向鬼喊礁抢滩。抢滩后燃烧了5昼夜,舰艇彻底烧毁。我军531舰由于火炮射击舰体震动,全舰发生故障54起,100毫米主炮火控雷达故障一直未能修复,只发射54发炮弹即射击中断,致使未能击沉越505舰。

海战结束后,经我军允许,同意越军把505舰拖回金兰湾进行修理,当苏联派出的拖船行至大现礁以北10海哩海域时,505舰终于坚持不住沉没了。 至此,314海战中的3艘越军舰全部沉没,赤瓜礁海战到此也全部结束。

赤瓜礁海战从14日的7时30分我海军人员登礁,到10时50分全部登礁人员上舰,随编队撤出战斗,共历时3小时20分钟。海上战斗从8时48分502舰开炮还击,到9时35分556舰奉命停止射击,历时48分钟。我国海军共消耗100毫米炮弹285发,37毫米炮弹266发,以一人负伤,舰艇无任何损坏的微小代价取得了击沉越南舰船两艘,重创1艘,缴获越旗1面,打捞越俘9人,越舰船伤亡及失踪约400人。也有说法越军死亡74人。

531舰防空导弹体系列战斗结束后,我编队担心越军报复,迅速收拢人员,加强防空,以18节高速撤离战场,包括在永暑礁施工的工程船和作业人员也全部撤离北返。等待事情缓和之后,我军才重返南沙,在永暑礁继续施工。当日,我外交部还向越驻华使馆递交了抗议照会。

我军北返的原因,是空中没有航空兵支援,当时我国飞得最远的战斗机歼8—2作战半径只有800公里,从海南陵水机场起飞,根本到不了南沙海域。而越南空军比我国有天然的地理优势,赤瓜礁距越南陆地不到600公里,加上有苏联提供的最先进的苏-22攻击机,对我舰队形成了强大威胁。

苏-22攻击机作战半径1100公里,可携带攻地、攻舰导弹。而我海军作战舰舰中,最先进的是还在试航阶段的531“鹰潭”号导弹护卫舰,该舰装备有海红旗-61防空导弹,最远只能打10公里,根本打不了苏-22攻击机。在当时环境下,我舰队如果遇上苏-22,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除了苏-22攻击机的威胁,我军北撤还有以下原因:一是1985年以来,苏联在越南金兰湾驻军舰20多艘,距南沙太近,对我军舰队构成威慑。虽然当时我国与苏联关系有所缓和,但不得不防。二是我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进入改革开放闯关攻坚阶段,正在争取进入关贸总协定,在国际上以缓和为主,对越自卫还击战也接近尾声,陆地边境已经基本稳定,中越高层正在进行关系正常化接触。三是海战数月前,情报显示,越南空军已经准备作战南沙。在海战爆发前四天,越军苏-22还到南沙试飞了一次。

后来,我们知道,越南并没有出动苏-22。据公开资料了解,有以下原因:

一是它们的主要任务是为苏联在金兰湾的军事基地提供掩护,防止来自海上或陆上的进攻。二是越南当时并未获得苏-22的全套先进弹药,例如Kh-25激光和电视制导导弹等,当时苏联提供的是Kh-23无线电制导空对地导弹。三是我国驻广西和海南的空军已开始机动,一级战备,满舱弹药,加强了海边疆巡逻,只等一声令下。四是越南担心我军舰上的防空导弹。舰队北撤期间,“鹰潭”号导弹护卫舰打开火控雷达,对南沙全空域进行扫描,吓住了越军。五是苏-22飞南沙,存在重大的导航系统问题。据越方资料介绍,苏-22制导雷达只能扫描300公里,进入南海,不易找到方向。到南沙的距离超过了雷达的搜索范围。




老严问我:“说了半天,你还是没说清楚,我军打赢了却撤了,敌人的苏-22也没来,我们后来是怎么回到赤瓜礁并守住岛礁?你想过没有,在那么远的地方,防空薄弱,空军也根本去不了,敌人一次不来,不代表敌人第二次不来骚扰一下。我军不能老唱空城计。”

他说的有理。我个人总结了一下,这次海战双方根本没有开战的意愿,但都作好了打仗的准备,以我军强大的实力完全可以不费一枪一弹碾压越南海军,把越军排挤出南海。

据现在公开资料报道,事前,我军“鹰潭”号导弹护卫舰根本没有携带海红旗-61实弹,只有教练弹,打得出去,但没有战斗部,不能杀伤敌机。

赤瓜礁海战编队总指挥陈伟文少将回忆,当越南海军大型登陆舰505舰(4000吨)逃跑时,他下令556“湘潭”号护卫舰赶上去,用舰载上游反舰导弹给505舰致命一击,556却报告说该舰没有携带反舰导弹,从而痛失全歼敌舰的良机。

你没有准备,不等于不会发生。很多事情的发生都具有偶然性。比如这次越军开的第一枪,据说在是惊慌失措的情况下,与我方人员抢夺旗帜时,无意中扣动的板机,打伤了我方人员,最后酿成了较大规模的海战。无论有意无意,既然已走火,证明敌人的枪弹已上膛,是抱着打仗的决心来的,这当然会被我军碾压。

我对老严说:“这次海战显得有些仓促,是应急之下的临时之战,所以战斗时间很短。至于我军的空城计,敌人也心知肚明,空城计只能用一次,绝不可能用第二次。

当我军再次南下到达赤瓜礁时,已做好了万全之策,除了海军,空中、水下我们都有了准备。加上越军大败,心情不爽,他也自知没有能力与我军叫板,所以随后几个月,他们也不敢来干扰我们的建站工作,永暑礁海洋观测站才得以顺利建成。

后来我们还顺利进驻渚碧礁、南薰礁、赤瓜礁、东门礁、华阳礁、美济礁等,建立了第一代高脚屋,派兵驻守。这是我们守住赤瓜礁的原因。”




 永暑岛事实也证明,314海战后,鉴于我海军远海防空作战能力薄弱,空军启动了883应急工程,对歼8II原型机进行改装,使之能在机身和两翼下一共挂载3个1400升的大型副油箱,最大航程能够达到约2600公里,勉强能在南沙群岛北部,维持一定时间的空中掩护。同时开展歼8II的空中受油型号研制计划,这个计划的结果,就是后来的歼8D战斗机和轰油6空中加油机的诞生。1988年8月我军在西沙永兴岛修建机场,更大大缩短了军机到南沙的空中距离,至少缩短了300公里。

老严听到这里,似有所悟。他说:“还是我们国家地大物博原因,资源和物资可以源源不断提供。打仗嘛,打的是人员储备和后勤保障,我们国家不怒自威,蕞尔小国焉有不怕的道理。国家大有大的好处。唯一的遗憾是,当年没把南沙的所有岛礁全部拿下,否则不会有今天菲律宾和越南跳出来的被动局面。不过,现在有南沙七岛已经很不错了。由礁变岛,由岛变成城市,南沙人员物资丰富了,巡逻一旦加大,九段线内的岛礁迟早都是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