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仓央嘉措

朗读:水果阿兰

文字编辑:水果阿兰


仓央嘉措是藏族最著名的诗人之一,他所写的诗歌驰名中外,不但在藏族文学史上有重要的地位,在藏族人民中产生了广泛深远的影响,而且在世界诗坛上也是引人注目的一朵奇花异葩。


引起了不少学者的研究兴趣。藏文原著有的以手抄本问世,有的以木刻版印出,有的以口头形式流传。


仓央嘉措14年的乡村生活,又使他有了大量尘世生活经历及他本人对自然的热爱,激发他诗的灵感。


他不仅没有以教规来约束自己的思想言行,反而根据自己独立的思想意志,写下了许多缠绵的“情歌”。

他的诗歌约66首,因其内容除几首颂歌外,大多是描写男女爱情的忠贞、欢乐,遭挫折时的哀怨,所以一般都译成《情歌》。


《情歌》的藏文原著广泛流传,有的以口头形式流传,有的以手抄本问世,有的以木刻本印出,足见藏族读者喜爱之深。中文译本海内外至少有10种,国外有英语、法语、日语、俄语、印地等文字译本。


代表作品:《那一世》、《问佛》、《不负如来不负卿》、《十诫诗》等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


  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


  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

  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


  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


  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


  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


  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


  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


  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

   我, 牵尔玉手, 收你此生所有;


  我, 抚尔秀颈, 挡你此生风雨。


  予,挽子青丝,挽子一世情思;


  予,执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长;


  曾,以父之名,免你一生哀愁;


  曾,怜子之情,祝你一生平安!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仓央嘉措的诗歌表现了他短暂而传奇一生的爱与憎、 苦与乐、 行与思、 感与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追求自由美好生活的愿望,主题积极深刻,其思想内容上的特点主要大胆的写实性。


仓央嘉措是宗教领袖人物, 但他敢于写出自己的现实行动、 内心感受和生活理想, 突破了宗教对人性的束缚, 大胆地向传统势力挑战, 表现出巨大的勇气。

仓央嘉措的诗歌大多是描写男女爱情的,诗中有初识乍遇的羞怯,有两情相悦的欢欣, 有失之交臂的惋惜,有山盟海誓的坚贞,也有对于负心背离的怨尤, 充分表达了作者对爱情生活的热切渴望与真挚追求。


仓央嘉措的诗歌, 有不少在叙事的同时,概括出丰富的人生哲理, 通俗中透着深刻, 给读者以启发。

仓央嘉措的诗歌运用了语言本身的抑扬节奏和藏族“谐体” 民歌的特点, 使诗歌韵律极强, 呈现出一种和谐的音乐美, 读起来琅琅上口, 铿锵悦耳。

相传仓央嘉措在入选达赖前,在家乡有一位美貌聪明的意中人,他们终日相伴,耕作放牧,青梅竹马,恩爱至深。仓央嘉措进入布达拉宫后,他厌倦深宫内单调而刻板的黄教领袖生活,时时怀念着民间多彩的习俗,思恋着美丽的情人。


他便经常微服夜出,与情人相会,追求浪漫的爱情生活。有一天下大雪,清早起来,铁棒喇嘛发现雪地上有人外出的脚印,便顺着脚印寻觅,最后脚印进了仓央嘉措的寝宫。随后铁棒喇嘛用严刑处置了仓央嘉措的贴身喇嘛,还派人把他的情人处死(也有说法只是将情人驱逐出拉萨放逐到远方),采取严厉措施,把仓央嘉措关闭起来。


关于类似的浪漫传说还很多,但都以悲剧而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