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沟野长城位于辽宁与河北两省交界处,也是省际分界线。所以辽宁称之为西沟、小河口、锥子山长城,河北称之为董家口长城。这是明代抗倭英雄戚继光守边修建的长城,因雕刻精美、敌楼各不相同故有女性长城之誉。

没拍过长城的人算不上摄影发烧友,没驴过长城的户外也算不上等级驴客。人们更愿意来到长城感受时光的穿越,看沧桑、品残缺、体悟人生,就像对着长城啊上几嗓子,出几身香汗就是对历史、先人们的隔空对话。

啊…啊…,长城!我爱你…。可是,西沟的山谷里却回荡着:爱…爱…,让我痛不欲生!

  界限分明,礼让三分,两省在此都立了牌坊。这几年,为了方便游客以解登高之累,西沟侧修了石阶、护栏、路引、回收箱,给这里带来了文明气息,可如今……,不知如何定义?看看最新版的到此一游,真想弱弱的问一句:您高寿?如果是带着粉笔来的,你还能有成就,因为你是个有思想、有预谋的人;反之,你是不是要抠下一块长城的白灰啊?用百年之物留你百年之名。

  做为一名本地人,差不多每年也要到此一次。深刻地感受到长城的近况用每况愈下、千疮百孔来形容没有丝毫的过分,前段时间因为修了水泥长城,这里成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风浪过后再没看到任何的修缮。

如今的状况是敌楼墙体损毁严重 ,更可怕的是墙体的开裂。西高楼、六孔楼等等都出现了倒塌,行走的城墙路面由于狭窄 ,有的已经露出了基石,上边的灰砖镂空悬吊着,不知那一天掉落。村里人反映是山里建的火药焊接厂就是通过炸药爆炸制作复合钢板的企业经常爆破震动造成的,有的说年久失修,游客踩踏破坏的。其实,西沟有一处没有游客或者说知道的人很少的去处,那里保存了非常完整的古长城,我都不敢说了!!!

文革时期有一句话叫打翻在地再踏上亿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西沟长城,你还有翻身之日吗?

  看着你,就像预示着走向了地狱之门!谁改变了这里原有的一切?又有谁能改回这里的一切?不忘初心,不忘来时的路?

  夕阳晚照着连绵的西沟长城,都说夕阳无限好,金黄色的阳光映衬着巍巍山峦,群山间那若隐若现的烽火楼静静的守护着落日,他们只是相视而无语,彼此相拥,彼此慰籍。

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