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厂初期的自来水厂大门

自来水厂第一辆罗马吉步车

转眼三十五年过去了,我们还曾记得,1984年,在运河之畔的浒墅关镇有一个自来水厂诞生了。

1984年9月28日王林根县长为浒墅关自来水厂剪彩

绿树丛中的净水构筑

曾经有一个厂叫浒墅关自来水厂,厂子不大,有食堂、医务室、浴室,还有机修车间、安装公司、商店门市部,更有制水车间、中控室、安装公司,一应俱全,犹如一个小社会。

机修车间的刘洪官师傅在认真工作

劳动之余职工们在取水口休息

那些年,我们年轻,只是知道奉献,没想过索取,可我们有最纯粹的快乐;
那些年,我们单纯,觉得世界很小,生活很简单;可我们有最甜蜜的幸福;

水厂二周年纪念日职工在净水构筑物澄清池上合影

水厂职业参加镇文艺演出留影

无论经过多少次风雨坎坷;  

无论经过多少次春夏秋冬;

无论经过多少次悲欢离合;  

无论经过多少次起落成败;

我们还是记得我们水厂的创业历程,  

因为我们是自来水厂的职工;

供水职工是我们大家的名字,  

供水职工是我们引以自豪的名字;

二届一次职代会

建厂十周年画廊

回首三十年前那个年代,恰经济腾飞 改革开放
依然那样的古镇,小桥流水古朴宁静;
依然那样的运河,水质污染臭气熏天;
我们的水厂 就此而诞生;

我们的居民饮上甘醇水;
多少艰苦的岁月 怎不让人魂牵梦萦;
多少困惑的日子 怎不让人泪洒南庄;

张祥水和严歧明在泵房修理水泵

筹建水厂专题会议

一期扩建工程方案论证会

在源水受污染期间 水厂职工送深井水到新村

喊一声 我们的水厂 

“今我来思 雨雪霏霏”
喊一声 久违的同事  

“别来无恙 今日可好”
喊一声 崎岖的路程  

“多少蹉跎 欲说还休”
喊一声 尊敬的前辈 

“ 声未出口 泪已双流”

水厂职工在厂内合影留念

一期建设工地现场办公 解决实际问题

认真设计三期扩建工程

建厂老领导在厂办公室商议工作

沧桑的脸庞 告诉我们建业的艰辛;
花白的双鬓 告诉我们守业的艰难;
离去的日子里;
仍然时不时地回味水波的温馨;
澄清过滤消毒 连续正常安全;
供水的日日夜夜 依旧记忆犹新;
抄表收费服务 查漏抢修维修;
售水的方方面面 是我神圣职责;

三期工程扩建一万立方米工程 厂领导在商量工程技术

纪念建厂十八周年,镇领导在新落成办公楼前合影

如此珍惜着纯洁的感情;
因为曾有过太多太多的迷惘;
如此珍惜着片刻的欢乐;
因为经历太多太多的忧伤;
我们已再难有三十五年的共同经历;
请大家珍惜 我们曾经拥有;

供水职工的友情地长天久;

领导来厂检查工作留影

授奖会场

顺境中,你收获的仅仅是代表财富的东西,

然而大部分时间里,你是在不断地丧失,

丧失着生命中原始的豪迈与激情。

三期扩建工程 日产水一万立方米澄清池建设工地

三期扩建工地现场

自来水厂英语培训班结业典礼

绝境仅仅是一段距离、一个门槛,

同样也是一次转折、一次醒悟和升华。

在绝境中你往往会突破骨髓与血液中的樊篱,

超越与俗人甚至包括你自己所见不同的常规,

书写连你自己都不曾想过的神话。

所以,绝境才是你的资本、你的证明。

滤池建设现场

1995年大运河二次拓宽工程管道改造工程

二期扩建工程方案论证会

这些年,我们退体了,

才知道,共事的欢乐是最大的回忆;
这些年,我们年迈了,

才知道,也许瞬间的一别就是一世;

退休职工旅游

职工文艺演出

退休职工旅游留念

新办公楼会议室

退休职工在家聚餐


我在秦余积雪的阳山眺望关景; 她在龙华晚钟的寺内感染夕阳;
我在西来东流的运河观望历史。 她在南来北往的古道笑说人生;
时光流转了一个甲子,

童子转眼已眼花鬓,

人的一生,有过不完的梦;

秦余积雪

竹青塘河

龙华寺

钞关风情图

我钦慕渔庄夕照晚秋凉,

一竿烟雨胜景无限风光;
她沉醉浮桥夜月浮桥影,

烟雨蒙蒙中邂逅蚕桑女;
浒关八景她初心不改;

在南柯榆荫等君归来;
我在昌阁风桅旁凭高舒望眼,

她在白荡菱歌边依偎荡轻舟;

渔庄夕照

浮桥月夜所在地

阊阁风桅

浒关老街已是昨日黄花,

古镇新貌,为谁化作彼岸花;
浒墅美,疁溪翠,大运河畔碎;
浒墅醉,钟声催,龙华晚钟脆;
浒墅美,露烟霭,画廊绿柳垂;
浒墅醉,淡烟吹,日出阳山外;

晨光中的三里亭

40年代的北津桥风光


同事们,你们还好吗?

在家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忘记大家;

祝大家身体健康,天天开心;

希望大家相互问候一下,

曾在浒墅关自来水厂工作过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