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锦花开了,预示着端午节不远了。也许是上了年龄,对传统节日有一些特殊的情愫。打记事开始,端午节是必须要包粽子的,开始奶奶包,后来妈妈包,一代一代地包。


之前,忙于工作,很少过端午节,也没有把吃粽子当回事。现在闲了,每逢节日就惦记着粽子,不吃粽子似乎感受不到节日气氛。可是妈妈老了,其他人不会包,只好上街去买。

超市里买的粽子,各种馅都有,煮熟后烂兮兮的,还有一些陈腐味,没有家乡粽子的香味。坦白地说,吃粽子是吃一种情怀,是怀念过去,怀念传统。


家乡包粽子用的是芦苇叶,每年六、七月份采摘,吊在檐下,待来年再用,家家户户都是如此。记得十岁那年,已经学会游泳,跟着妈妈的伙伴们一起到河滩上去摘苇叶,却意外发现了芦丛中秘密,芦苇上有许多鸟巢,大人们忙着摘苇叶,而我则一个巢一个巢地掏鸟蛋,把鸟仔带回家饲养。


大热天,中午不睡觉,到处找虫子喂鸟,不到十天鸟都死了,不知道是吃多了撑的,还是扼杀了它的野性,为此,还难过了一阵子。

家乡的粽子有两种,一种是白米做的,一种是加料的,比如:绿豆,红豆,花脸豆。没有加枣、加腊肉的,原因很简单,那时农村生活是比较清苦的,买不起枣和腊肉,只能就地取材用自己家种的豆子。


我喜欢花脸豆粽子,不仅吃起来香喷喷,闻到都流口水。尤其是冷粽子,黏黏的,很筋道,吃起来满口生香,要是蘸点糖更好,可惜在凭票的年代,平时普通人家是见不到的。

包粽子食材很重要,除了陈年苇叶,糯米也有讲究,要用白色的长粒籼糯,黏性强,口感软软的。不要用圆粒粳糯,其香味和口感都差一些。


包粽子看起来很简单,其实也是技术活,会包的,四角分明,煮熟了不外漏;不会包的,缺角少棱。


包粽子要双手协调配合,先把苇叶窝成漏斗状,再倒进糯米,用筷子捣几下起到夯实作用,然后用右手把多余的苇叶捏成三角,造型后再用稻草捆绑。裹得越紧,粽子越筋道。

端午节除了吃粽子,还要划龙舟,这两大礼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在乡下,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据说,起因是楚国大夫屈原抱石投江,人们包粽子投入汨罗江,不让屈原葬身鱼腹。其实,端午节源自天象崇拜,由上古时代龙图腾祭祀演变而来。仲夏端午,正是苍龙七宿飞升至正南中天,是龙飞天的日子,上古先民以龙舟竞渡形式祭祀龙祖。因屈原在端午节殉国,后来人们亦将端午节作为纪念屈原的节日。


端午节在传承发展中揉进了屈原的故事和多种民俗,不仅蕴含着深邃的星象文化、人文哲学,也包括民俗文化。从这一点,就可以窥视中华五千年文明灿烂历史,厚重的文化铸就了民族之魂,成为支撑古老民族的脊梁。

        七绝  怀念屈原(平水韵)

                           听雨

龙舟竞渡粽飘香,万众追思悼子殇。

燕雀安知鸿鹄志,骚风吹暖雪和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