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里冷旧”,彝语开满鲜花的草原。

这里不是一个单独的景区,它只是峨边彝族自治县黑竹沟风景区的一个景点。

海拔1800米大山中的一片草原,一块湿地。

但是,它却美到惊艳,一步一景,移步移景。

它是上天送给象我这样只会手机,不懂摄影,害怕走路,不能爬山的人的独此一份的礼物。

先看看手机拍,胡乱拍,随手拍的照片。

围着这片高山草原湿地走一圈约2小时,慢一点二个半小时,边走边玩边观赏边拍照得三五个小时,行走10000步左右。

它修了一条闭合循环步道,往左走先上一个小坡,在两山间的高原草场中前行,下一面坡,在草原尽头再上五百步缓坡进入右面山脚下的树林,再下一面缓坡进入湿地。

若腿脚不便,不愿爬坡,则顺右边湿地小河前行,一路有珙桐、柄稠李、 华西枫杨、儿屎、山核桃、蜡子树、凹叶木兰、红枫子、冬青、华西忍冬、山枇杷、花楸树、灯台树相伴,树下有小溪,有木桥,栈道,小溪有黄鱼,溪水清清,流水潺潺……

这片草原其实是两山间的谷地,宽阔、平坦。

马儿在草原靠山的高地悠闲地吃吃草。

牛兒在草原地势稍低的地方活动。

照顾牛羊的是彝族的老人和小孩。

大山里,天黑得早,趁太阳还掛在天上,牛群就被牧人赶着往山下走。

在靠山根的地方,有一条岔路,牧人往左,游人往右。

很快,高山草场便空空荡荡,只剩下观景台孤独地守望着草原。

这株巨大的小叶香槐很难用手机拍下全貌,于是试着用手机的全景拍摄模式,将手机倒过来,从下往上拍。

一株茂盛的,完全长成的短柄稠李,但它却是从另一根古树的树桩上生长起来。

这一蔟冬青蓬勃葳蕤,它也是长在一株古树上。下面的古树都烂了,破了。

这一株毛薄叶冬青看清楚了,它就是从古树的树桩上直接生长出来。

为了拍出它以古树树根上长出来的照片,我转着圈拍了七八张,才拍出这一张清楚的。

这一株毛薄叶冬青树跟上一张一样从古树树桩上长老来,古树根不清楚是为了特意拍下它脚下的“石书”。

这一株巨大的冬青(遗憾的是没能用全景模式拍出完全的整株树)树干完全朽烂,洞穿了,估计二三千岁了,还不愿自觉退出历史舞台。

这一株肚子空空的古银杏有官方证明,活了1500年。

这株银杏古不古,大不大,有没有1500年,这张照片拍清楚了。

一株古树头没了,树干干枯了,但它仍然长出了青绿的新枝嫩叶,在蓝天下不屈地生长!

一根完整的古树。

一根古树粗大的树干。

一根被砍伐的古树的树桩。

草原上,树林里,湿地中到处是巨大的古树树桩。

想来,这里曾经是一片古木森森的原始森林,但是,却被人砍伐了。留下了一地令人想象的历史。

是大树被砍倒让山谷变草原,或山谷本是草原小草再次夺回领地,还是强弱轮流世道伦回,弱者在强者身上变强,强者在弱者身上变弱本就是自然规律?

没有了古树的马里冷旧,风仍然轻轻地吹过,雨仍然潇潇地漂洒,地仍然春绿秋黄,天仍然亘古不变地湛蓝。

到马里冷旧有高速公路到乐山,转306省道、149县道。

路己铺装柏油路面,路况很好,但乐山到峨边的车多。峨边到马里冷旧车少,路好。只有一段五六公里兴建峨汉高速路面较差,之后的几十公里够好了,尤其进山的公路,路好车少,为“自驾专用”道路。


四川黑竹沟国家森林公园海拔1500—4288米,纬度与玛雅文明、百慕大三角、埃及金字塔、神农架相似,因这一纬度的许多地方经常出现指南针、罗盘失灵,多次出现神秘失踪或死亡事件,所以被称为“死亡纬度线”,“中国百慕大”,是国内最完整、最原始的生态群落之一。

因无公路,只能徒步探险,需4天以上的时间:

冷觉--湿地公园--珙桐林--蚂蝗坡--苔藓林--荣宏得草甸--荣宏得--鬼见愁--鬼推磨--野猪坪--狐狸山--阴阳界—神涛林--神涛林-野人谷-杜鹃含玉-金字塔-特克马鞍山-杜鹃含玉--海拨4288米的黑竹沟最高峰马鞍山。

所以旅游不考虑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