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下乡是七天。按活动要求,每二个月需要到亲戚家住五天,每一季度要在联系户家住一天,这次我们是一并完成,我有一个亲戚二个联系户,所以是七天。


这样比较规律的走访住户已经快二年时间了,以前只是下来搞活动,并不吃住在一起。就像和朋友聊天时他说“维稳改变了你们的生活”。的确,祖国其他省的公务人员都不了解也不可能理解新疆的工作环境。而对我们个人来说,如果没有这些工作部署,像我这样不是在农村长大的孩子,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时间真正的和农牧民们一起生活,感受他们的日常,感受农村生活。

  我的亲戚艾德力在镇上开了一家餐厅,他在村里原本有一套住房,而且装修的很漂亮,有很大的液晶电视,可是因为每天早上六点就要起床,准备蒸包子,所以他们就住在餐厅里一个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小间,很简陋,简单的一张大床,一张条桌,一个很老旧的十八寸厚墩墩彩电。去年夏天他们在院子里支了一个蒙古包,天气暖和就住在帐篷里,秋冬天才住在小间里,今年他们说蒙古包太冷了,夏天也住在了这个小间。餐厅和村里的住房其实很近,他们有电动三轮车,骑着估计也就不到十分钟。但因为女儿阿丽娅才三年级,早上起太早实在对孩子太折腾,而如果不一起行动,等他们早餐忙起来又没办法再回去照顾阿丽娅的起居早饭和送去上学。所以装修一新的房子闲着没法享受,而一家三口就这样住在如此简单的房间里。不过每次回到舒服的家中,想必躺一躺,打扫一番,心情也是极舒坦的,毕竟有这样一处安居之所,就感觉心里是有底气的。


据我了解和观察,他们早餐大约卖100个包子,每天中午的客人也就是16个人左右,晚上吃饭的人更少一点,一天的营业额估计在五百元左右。可是就这些看着并不多的客人,要干的活却从早忙到晚。我通常十一点半来到餐厅,给他们帮厨,择菜洗菜切菜洗碗之类力所能及的,再就是阿依江下面时帮她在一旁捞面过水,也当服务员给客人端饭倒茶擦桌。等中午的客人都吃过饭,我们再做自己的吃,常常吃完就已经三点半了。不知不觉就会忙碌四个小时,比起老板娘阿依江做主厨,我的活轻松多了,却也觉得腰酸腿乏,吃完就困。我吃过就常常回到沙娜家,而他们还要洗碗打扫,稍休息一会又要准备晚餐。艾德力冬天时还在学校揽了一份烧锅炉的工作,一天四次去加煤,还要兼顾喂牛羊,通常也是一天三次。所以你基本看不到他们闲着,不是忙这个就是忙那个。阿依江最近腿疼的厉害,我上次来她已经在疼,问什么病她也说不清,说膝盖骨里面的液体没有了,我大致猜是半月板磨损。可是因为每天有固定订餐的客人,她很难休息,就是随便看看吃吃药。中午来帮厨他们很高兴,本来阿依江总不太说汉语,听力也一般,可是我边干活边和她聊天,慢慢熟悉亲近后感觉她说的多了起来,大多数都能听明白。有时候她望着我笑着就说出长长的一串哈语,看着我的眼睛等我回话,哈哈,好像我能听懂似的,我只好赶紧扭头让艾德力当翻译。

  沙娜相比他们要轻松一些,可也是眼里有活手下不闲的人。牛已经托给亲戚去了夏牧场放养,每天经营商店比较清闲。她就洗门帘,刷外面灶台的瓷砖,又开始踩起了刺绣机扎绣花座垫。我不过是一起做做饭,洗个碗,干不了什么。这次她进货了一种哈萨克斯坦的啤酒,比较受欢迎,我们刚来的那天她进了五件,基本卖完了,今天又进了五件,我就帮她贴配送的汉语商标(瓶子上是外文标签),一瓶瓶把标签贴得周周正正,酒看着还有点档次。这种酒一瓶卖八元,赚一块五,还有一种卖九元,赚二块,按沙娜说就算赚的多的了,不像乌苏那些一瓶就赚几毛钱。可是她这点钱赚的也不容易,因为哈萨克族男人喝酒战线很长,也不需要零食下酒菜,就那么几瓶酒能喝到夜里二点还不走。他们喜欢在沙娜外面的小餐厅里喝,他们不走沙娜就不能睡,我在心里默默想,耗到二点其实就赚了十几块,这也同样是辛苦钱呀,真划不来,可细水长流,有生意做沙娜就很开心了。有天晚上和她一起整理蒙古包旁凉棚顶上挂的塑料花草挂饰时,音箱里播放着欢快的哈萨克族歌曲,虽然不懂唱着什么,可节奏和曲调却明快优美,在安静的夜色里听着更是入耳入心,我们都一起跟着哼唱。沙娜常常是边干活边不自禁的唱着歌,一唱歌脚步也轻快起来,整个人是律动的。我最喜欢这种样子的她,经历过失去老公和儿子这些苦难痛苦的她,依然满怀着希望坚强乐观的生活,愿生活善待眷顾她!


  傍晚,就是我享受自然的时间。如果不是因为下乡,我肯定不会有这么多的时间如此亲近自然,亲近田野。这是我下乡中最喜欢的一部分。


这个季节的田野,冬小麦正在抽穗,视线所及,绿色的田野延伸到雪山下。夕阳的光照让麦芒闪着光,一片金色,真正金色的田野。眺望着,血液不声不响的加速涌动,从内里有一种发热的感觉,微微的,在感受田野的希望与生命力时,似乎自己的生命力也在默默生长,从大地吸收到能量,内心充满喜悦和宁静。


每天的风景都不同。昨晚很晴朗,夕照下一大丛野刺玫明媚的金光闪闪,每一朵花都像黄金打造般,明亮的摄人魂魄,旁边还有布谷鸟一声一声叫着“布谷”。我对自己拍出的照片着了迷,那感觉让我想起电影《走出非洲》中一望无际的金色草原,宽阔温暖。手机本来电就不多,被我拍的关机。后来我干脆就蹲着不动,听着远远的狗叫声此起彼伏,鸟鸣声,风微微吹,也把我吹散在风中。


我看着饱满的麦穗,想起了辛勤耕种的农民,想起阿依江和沙娜,脑子里就跑出了《多湾》的季瓷,她最爱说:“只要人眼里有活,世上就永远有做不完的活。走遍天下端起碗,搁着勤谨搁不着懒。”忽然觉得很惭愧,自己从来不曾让汗水摔成几瓣跌落在这田野里,却享受着比他们优越的多的生活。世上是因为这些勤劳肯干的劳动者,才有了如大地般踏实的支撑,而自己的工作究竟有多大意义呢?难怪真的有一些人从城市回归田园,甚至过脱离电子产品的极简生活,去追求亲手劳作并收获的慰藉和价值。可是,我知道这些也只是想法而已,我依然会在生活的轨道上前行,提醒自己也要更简朴一些,要力求工作出价值。


下图为6.1日拍摄

  

今天阴沉有风,云彩厚重,远处的雪山是最深的黛青色,恰如底部的色彩深重,山顶雪峰若隐若现的银色之上就是重峦叠嶂的云,波浪般流动着,飘散着,凝固又飘逸的线条,浑然天成的水墨画。走着走着天色却渐渐明亮起来,夕阳霞光笼罩下的田野金色与绿色交织,难怪摄影人最追求的是光线,光影的变幻和灵动,简直就像女人化妆时最后的唇彩,就那么一抹红,让整个脸瞬间明亮鲜活起来。我拍了视频发给灰她们,灰说无法想象。想想也是,视频再还原,却无法让她体会到此刻的风,空气,风拂过我裸露皮肤处的舒适,空荡荡田野只有我一个人独享的自由,心儿飘在空中的轻灵和充盈。她说喜悦的时候一定也会忧伤吧?可是我满心的喜悦确实不忧伤,我开玩笑说“所以我不是诗人”,她立刻找到了最恰当的表达,说“更类似于感动”。是的,感动。每当我融入自然时都感动,感动于大自然怎么能如此之美?让我怎么拍也拍不够,看也看不够,让我的心平和宽广,永远热爱!我在路边看到一个老朋友,是上次给你们分享有一天漫天红霞时坐的那块石头和兰花,于是又坐下来,支着下巴左顾右盼,忍不住微笑,等待着天色慢慢暗下去,让这样的享受长一点,再长一点。


下图6.2日拍摄

这是上午拍的远山,雪峰很耀眼的,但拍出来比看起来远,显得不清楚

这两天走的小路

今天才发现这一路有好几处这样大丛的野刺玫花

考试题:请从这棵树判断此地常常刮什么风?

我猜是东南西北风,要不然怎么把自己长成花骨朵了😄

这就是那个老朋友

上面三张是一模一样的角度,我坐在石头上看着霞光一点点淡去

谢谢树枝告诉我手机拍照有一个HDR的功能,这次打开它非常管用,所有照片的颜色非常真实,除了最后几张紫色略微偏重,所有照片如同我目之所见,而且没有滤镜,没有后期。都喜欢,就都分享吧。


本来有一个视频,这几天美篇管控,不让放视频,也不能用音乐,只好作罢。


屋里放了一枝沙枣花,满室甜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