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铁8号线什刹海站附近,有一条鼎鼎大名的古巷——帽儿胡同,它的东口就是热闹非凡的南锣鼓巷。这里藏着许多名人故居,还有现代名人的遗迹。帽儿胡同45号曾经是实验话剧院的场所,至今在那个幽静的大院里一排排的旧式六层小楼,仍然住着文艺界名人和名人之后。在喧闹的现实中,他们闹中取静,坚守着一份记忆。

帽儿胡同里还有哪些有意思的地方呢?我决定去探寻一番。

帽儿胡同的南边临着一条优美的小河,小河向西通着什刹海。这条河就是旧时京城大运河的发端地

这条小河先是东西向横跨北中轴路上的鼓楼大街,然后向东,不久即转向南去。河的拐弯处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大运河——玉河故道遗址。

顺着玉河故道拐弯处向南折回帽儿胡同,我想去看看那些名人故居。

在河岸东边看到了这样一处讲究的房子,我以为是什么有名堂的地方呢,不料却看到“福祥社区”的牌匾。呵呵,在这里,社区办公处也这么厉害啊!


走过这个社区办事处继续向东,就来到帽儿胡同的东部。一条绿阴遮蔽的幽静老巷。

寻寻觅觅,在路北的灰墙上看到一块很不显眼的牌子:旧宅园——婉容故居。帽儿胡同35号、37号,这里应该就是末代皇后婉容的娘家,婉容未出嫁时的住所。我顿时来了兴趣。可是一行歪歪扭扭的手写字让人疑惑:谢绝参观?!

一个热情的游客告诉我:这个门不开放,你再向东,那边开着呢!

继续向东,来到帽儿胡同33号。这里也是婉容故居吗?我看到了一个崭新的红色大门,并不很大,但是似乎开着。门旁的牌子上是“微妙”生活艺术馆。

33号的大门打开,可以自由进入。

这是迎面看到的一群雕塑。好可爱啊。

走过门廊,向左进入房间,好像是展览室。

展室摆满形形色色的雕塑,形态各异,活灵活现,趣味盎然。

今年是猪年,两只欢快的载歌载舞的猪宝,还有两个尊贵的猪爹猪妈。

这一对猪宝夫妻也疯狂。这得有多大的喜事啊,开心成那样?他们让参观的人也快乐起来。

这面墙上摆放着了几层雕塑,她们各行其是,自由自在,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却和谐共处。

独居一隅的这个小和尚,安安静静的,好像在为众人祈福。

这两个弹乐器的偶人有着特别的神态,那种恬淡,那种怡然自得,那种内心的定力,仿佛就生活在自己的小宇宙中。

看起来这个雕塑家特别喜欢这种怡然自得的神态。又看到了一排排这样的偶人,下面还有三个弹琵琶的,有点像日本的玩偶?

这一组人物与众不同。他们的写实风格表情真真的,好像确有其人?工作人员告诉我,这就是微妙艺术馆的创始人赵春香一家:夫妻和女儿。

我有些诧异:看起来很幸福的一家哦!很少有艺术家把自己的全家公之于众啊?!她的内心该有多么开放和自信?

我开始认真地端详墙上挂着的照片。这就是微妙艺术馆创始人赵春香,看起来是一个开朗爽快的人。

当赵春香本人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感觉她和照片不大一样,消瘦了,剪掉了长发,换了近乎板寸的小平头。整个人似乎更多了一份沉静和从容。不变的是她的笑容,让人感觉平和亲切的笑容。

似乎没有陌生和阻隔,她很愿意和我聊天,谈她自己。她来自东北,从小心灵手巧,带着梦想来到北京,由发现软陶这种特别的材料开始,独创了一种植根于中国民间又不同于传统,充满现代感的雕塑。比如兔爷、小猪、人偶……你感觉这些雕塑形象熟悉亲切,却又有不同一般的新鲜感,它们已经不再是那个停留在历史中的古老形象,更多了几份与现代人相通的神韵。所以她的作品受到国内外游客的喜爱,不仅在北京开了四家店,而且在香港也开了分店。

赵春香非常爽快地邀请我参观她的这处宅子——这里其实是昔日末代皇后婉容家的东跨院。她花了很大气力租下了这个老宅,花钱买材料,自己动手将其装修,成为了她的微妙生活艺术馆的展示和活动场所。

我们走进了这个小院。

小院里一切都是木头的!木地板、木桌子、木椅子、木头的房子……在绿树的掩映下,好惬意啊!

小院东侧有一个长长的展览窗,里面展示“微妙”的各种活动照片,以及领导、名人参观的情景。我在上面看到北京市区领导的形象,各国朋友的来访。

看起来在这个临近南锣鼓巷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微妙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这是几位女中豪杰的来访,左起:韩国驻华大使夫人崔英芬、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夫人柳淳泽、赵春香、美中文化促进基金会主席吕海林。

小院不大,比我想象中的要小。它的西屋是两层楼的展览室。

这一组雕塑像不像泥人张的作品?但是人物造型又活跃夸张了许多,更灵动了。

正房北屋宽敞明亮,是微妙接待客人的地方。我一直好奇,这个艺术馆看起来以展览为主,并不急吼吼地忙着挣钱,那么她们怎么维持生存呢?

赵春香介绍,她有一个团队,主要靠搞活动、搞培训班来活跃品牌形象,传承和发扬。学员大多是孩子和年轻的父母,她们希望除了培训人的动手能力,更强调人的心要安静下来,心静下来了,才能够去除浮躁和杂念,感受和体验艺术,手下才能焕发出灵气。

我被邀请登上楼梯,到二层的露天平台去看看。哦,别有洞天啊!绿植、花花草草、木桌、木椅、木的摇椅、大大的阳伞……绿意盎然,天堂一般。

还有那些舒服地躺着的、卧着的,傲视群雄的猫猫狗狗。毫不含糊,这里就是生灵的家啊!

她们指给我看西边的院子,那里是真正的婉容故居,现在因为没有人管理,已经破败不堪了。怪不得牌子上写着:谢绝参观呢!

“微妙”的这处宅子原来是婉容故居的一个东跨院,还没有被划入保护范围。真正被保护的婉容故居在西院,帽儿胡同的35号和37号。

每逢组织活动的时候,场地上要放好蒲草编织的垫子,让人感到回归自然。

参加活动的人们席地而坐,在快乐中回到了童年,亲密无间的童年。一个座垫,一个席地而坐,无形之中拉近了人们的距离。

“微妙”也会与一些机构合作,共同举办活动。这是六一儿童节为一家银行举办的客户体验活动,来了不少小朋友和家长。

有时候赵春香会亲自为他们讲课。

大人和孩子一起动手。

专心致志的成果:一条一条的彩色手链,软陶做的!旁边的小狗也很认真,好像在巡查,看看你们谁做得好?

看看这些劳动成果:兔爷一群,赵氏风格,神态各异,争光夺彩!

秧歌队扭起来,欢欢乐乐。

微妙的艺术品仿佛是有灵魂的。她们圆润光洁的面容纯洁无瑕,月夜下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她为月光而陶醉,我为她而陶醉。

这个猪年的寿星一脸富态,友善地为人们祈福。

赵春香的身上散发着一种爱,她爱孩子,发自内心的爱。

赵春香的身上散发着一种爱,她爱艺术,发自内心的爱。

她的身上散发着艺术的天赋,正是这种执著的爱和天赋,使她的作品呈现出蓬蓬勃勃的生命力。就像杨丽萍之于她的舞蹈。

分别的时候,赵春香告诉我,她的身体状况很不好,马上又要去医院治疗。我立刻明白了她消瘦下来的原因。但是,对于一个满怀理想和激情的艺术家,对于一个胸怀如此坦荡的人,她已经行进了这么久,还有什么能够阻挡她的脚步呢?我祝福她!


离开“微妙”艺术馆,我的心情有些复杂:我到了帽儿胡同,找到了末代皇后婉容的故居,却大门紧闭不得入内。

但是却又有意外的收获,邂逅了充满生机的“微妙”艺术馆和她的创始人。

我有不少的感慨:北京这座六朝古都该怎样保护她的历史呢?

“微妙”住进了这条老街和老宅,她把自己的思想和艺术带到了这里,她用自己的人气和温暖带给这座老宅生机和活力。这算不算是一种新形式的保护呢?但愿这是一种成功的尝试和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