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日月照明

图片/网络+手机拍

静夜,明月照我心


作者:日月照明


六月,郑州的夏夜,是这样的宁静。


然,我坐在居家的阳台上举头望星空,月儿的光格外有辉煌的光明,月到天心,月儿也就在我心中。


静夜,让人心旷神怡。有月亮的夏夜,更是让人舒适无比,在月光底下,觉得自己的心里也有着一片月,有着光明,那光明虽不如白天阳光温暖,却有着一丝清凉,感觉我的周遭到处都弥漫着清风与清气,所居住的金源第一城小区院里月色清朗,萤火虫成群飞过,仿佛是月光所掉下来的精灵般。


月光下的草树、街道、花叶……万事万物都有了光明,真的是好!

晚饭后,携老伴散步,我仰视那恰似玉盘的月亮,不由得让我想起了那荡漾着月光的幸福童年。


我的童年时代,没有电的豫南山区,月光下的乡村是迷人的,恬静幽闲的,也是难以忘怀的,我欢喜有月亮的夜晚,我也欢喜清风、皓月、暗香、疏影,青螺似的山光,我更欢喜媚眼似的山沟里的溪水。孩提时的我,每遇到清风朗月的晚上,尽情享受着月光带来的欢悦。晚饭后的山村打麦场上如集市一般,小伙伴们都不约而同的汇合一块热闹起来。有的玩“老鹰捉小鸡”;有的玩“丢手绢”;有的玩“挑兵挑将”;还有的玩“踩影子”。月光下每个人的影子投射在地上,几个人你踩我的影子,我踩你的,踩过来踩过去谁也躲不过,每踩中一下,就会响起一阵清脆的笑声。那歌声、笑声、喊叫声汇织成美妙的交响曲,飘荡在山村月夜的上空……我的小伙伴们个个都沐浴在月光里,一个个银人似的。

似水流年,岁月的时光已染白了我的青丝,可是直到如今,那童年的记忆却永远刻在我的心上,融进了我的血液里,我心中那一片月,是独一无二、光明湛然的,我永远是月亮的人。


无情的岁月在我的身上毫不留情地写下刻痕,已过花甲之年的我这个“老小孩”,才有所领悟从前读过古人诵月的诗。让我记忆最深的就是宋朝理学家邵雍写的那首《清夜吟》:

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

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


月到天心、风来水面,都有着清凉明净的意味,只有微细的心情才能感悟到,一般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月,我们举头望明月,如果只是看到了天上之月,没有感知到心中之月,则月亮之美不是纯洁、纯真、纯美的。只有感知到了心中之月的美,才能体会到“人间有味是清欢”的真滋味。


月入我心,我心有明月,“心月”引我走遍世界,我的一切修行都是为了找到一条能走回内心的路,这条路上永远悬着一轮明月,照耀着我走向夕阳无限美的幸福!


余生,我行走在人生路上,心里这轮明月,如同冥冥中有人提灯为我引路,月亮永远跟随我。


余生,我不求富贵,只求清淡的欢愉,只求过一个平静的、疏淡的、简朴的生活。


心中常有明月照,


日月照明心怡悦。



写于2019.6.1 郑州夜

作者简介:

日月照明,原名段明照,河南省泌阳县人,出生于豫南山区的一个小村庄,现居郑州,自由撰稿人。坚持用生活所感去读书,用读书所得去生活。无论是从教、从军,还是从政,四十余年都没有离开过文字。读书习文已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习惯,用文字记录美好,分享生活的喜悦与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