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嘟嘟、咕嘟嘟……
       晨雾中,柔声细语的溪流,把沉睡中的田野叫醒。天空的鸟儿一会划过水面,一会冲向高空,追逐着消失在前方。而那些晶莹剔透的露珠,则纷纷滑落到草根,慢慢地渗入湿润的泥土。
        水河,迎来了新的一天。
       水河在村口的东北角儿,是家乡唯一的小河。它位于一处半山坡底,那里长着十多棵粗壮的大树,树荫下有一口泉水,外面垒了一个小蓄水池,旁边散落着几块大青石,地上长着茂密的草丛。那是一个让人感到静谧、闲适、怡人的世界,经常有人聚在这里歇脚、乘凉,有的干脆躺在石头上美美地睡一觉。
        小池子也就几平米,远远望去像似一块镶嵌在田野上的蓝宝石。田间地头劳作的叔叔阿姨,干活(耕耘)间隙便会来到池子边,洗洗脸清凉一下,实在渴的不行就趴下畅饮几口,不过你别担心水不卫生,还从来没有喝坏肚子的事情发生。那些胆小的飞鸟,趁没人的时候也会落在水中,一边鸣叫一边喝水。有时,羊群就像一支凯旋归来的军队,浩浩荡荡地向池子围来,重新占领曾经属于它们的领地,它们走后池子会浑浊不堪,但泉水有很强的恢复功能,用不了多久便会再次变的清澈透明。
        有棵粗粗的大柳树,斜斜地长到了河的对岸。儿时我们都崇拜解放军,最喜欢玩打仗的游戏,学着电影里的样子,我们戴上褪色的黄军帽,背上掉了漆的军用水壶,拿跟木棍当作冲锋抢,头上再顶一个用柳条编成的草帽,一支侦查小分队就这样武装完毕。
        司令一声令下,我们迅速爬上大树,进入作战状态。看到树下有人来歇脚,好像真的遇到了敌人,我们憋住呼吸,不敢露出半点声响,周围显得出奇的静。此时,司令压低嗓门发出指令:“瞄准、准备射击”,在扣动扳机的同时,还要配上自己的同期声“啪……”想象中的敌人应声倒下,那种胜利的喜悦,既刺激又兴奋,实在让人难以忘怀。

        侦查小分队刚刚结束战斗,海军也即将启航驶向大洋。胆儿大的小伙伴小心翼翼地爬到树梢,使劲摇晃树枝,在这个惯性作用下大树也随即晃动起来。此刻,整棵大树真的像似一艘缓缓驶出港湾的军舰,我们迎着山中的轻风,看着倒影里晃悠的大树,仿佛就在大海里破浪前行。
        水河还有一口古井,谁也说不清楚它有多少年的历史。井壁像搭积木似的用石头垒砌,缝隙处长满了水草,虽未采取任何防渗漏措施,但却始终保持最佳水位。
        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有大水缸,门前摆着几付木水桶,墙上挂着扁担和井绳。挑水,是我们必须学会的生存技能,记得在那条连接古井的小路上,总能看到来来往往的挑水人。有一年家乡遇到旱灾,水井再次发出了它神奇的力量,整个暑期,十里八村的父老乡亲都为水莫名而来,不分昼夜地把甘甜的泉水拉回家,当古井快要枯竭的时候,一袋烟的功夫就会恢复到正常水位。
        水河平均宽度一米左右,长度不足一公里,和它相向并行的还有一条山路,两者之间有一排杨树,为路上的行人遮蔽烈日,行走在路上你会感到丝丝凉意。河的两岸是一层层摞起来的梯田,离岸最近的也是最肥沃的田地,无论种什么庄稼,秋天都会有不错的收成。
        暑期,冬小麦就成了一道新景观。黄橙橙、金灿灿的麦田,好像父辈旧衣裤上的补丁,一条条、一块块地缝在河的两岸,在这片绿色的沟壑里显得是那么鲜亮。而那些石鸡、麻雀和红公鸡却变得不再可爱,成为麦子的天敌。这个时候,我们这些小解放军又肩负起一项神圣使命,用自己的汗水筑起农作物的“钢铁长城”。那段时间你总会发现有几个小土孩儿,拿着弹弓在田埂上追着一群又一群的鸟儿在奔跑。有时这些小军人跑累了也会搞些小破坏,偷偷拔几颗红萝卜,用草擦擦泥巴,吹吹上面的灰土,坐在地上吃个痛快。
       麦子收割完后地里还会漏下不少麦穗。礼拜天,我们提着篮子跟在大人身后捡麦穗,遇到好的地段,也会有不错的收获。都说劳动是光荣的,幸福也是奋斗出来的,不管能捡到多少麦穗,母亲总会给我们做一个又大又圆的杏饼(类似烤馕),或者炒一锅齐炒(类似小饼干)。放在嘴里咔嚓一咬,那种特有的熟了的土味儿,香喷喷略带甜味儿的面香,早已融入了我们的味觉,成为在外游子们抹不去的乡愁。
       沿着水河一直向东北方向走,会看到一个用石头修筑的石桥,家乡人都管它叫格垄窑,这也是水河的尽头。桥修在山谷之间,大概有20多米长,宽不到三米,有10多米高。整座桥只有一个桥拱,全都用青石垒砌,虽然没用任何粘合材料,但千百年来历经风风雨雨,在那里守护着人们安全出行。
        桥下的那个断崖,遇有大雨便会形成一个小瀑布,用现在的视角看,也是一处不容错过的景观。最低端是一个由河水冲刷而成的石池,夏天里面存着满满的水,经过夏日太阳的暴晒,水温不凉不热,是个天然浴池。晌午,我们不在家里睡午觉,趁大人不注意偷偷地跑到这里,光着屁股像煮饺子似的滑进池里,一会儿潜入水中,一会儿露出水面,尽情地嬉笑玩耍。
        铛铛、铛铛……
       当远处传来上课的铃声,我们才知道上学的时间到了。急急忙忙回到教室,上课还不到十分钟,身上的瞌睡虫便开始蠕动,脑袋昏沉,两眼犯困,前面的老师从一个变成俩、俩变成仨、直至朦胧一片,我和小伙伴们又回到了水河……
        夕阳点燃了晚霞,整个山野被烧成一片火红。弯弯曲曲的水河犹如一条金色丝线,在沟壑之间泛起亮晶晶的波光。不时几只麻雀飞落在树梢,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阵阵微风拂过,岸边的山花轻轻摇曳,空气中散发出花粉特有的芳香。
        扑通一声,一只青蛙跳进水里,映衬着霞光的水面,泛起的涟漪渐渐扩大

        天色渐暗,水河的蛙声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