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布城就位于津巴布韦与赞比亚边界处,从这里出关进入赞比亚路非常近。照片中这道放行车辆的栏杆就是津巴布韦和赞比亚国界。

处境手续极为方便。我们只需在车上等着,当地导游拿着我们护照到里边办个签证即可。

过了这道铁门就进入赞比亚了。

从赞比亚准备进入津巴布韦的货车。

这座跨越赞比西河的桥就是津巴布韦与赞比亚两国的边境桥。

我们步行通过了这座桥,在桥上就可以看到维多利亚瀑布。从这个角度看,维多利亚瀑布非常壮观。

赞比西河水从断崖砸下来,奔腾着流过峡谷,腾起的水雾在很远的地方都能反射阳光,形成彩虹。

赞比西河水流过我们脚下的桥底,浩浩荡荡流经由它冲掘出来的深深河谷,一路高歌,朝印度洋奔去。

我们入住的酒店就在赞比西河边。

没进入酒店大堂,就看到在酒店院子里悠哉悠哉的斑马了。


放下行李后,我们很快就出发前往赞比西这一侧游览维多利亚瀑布。赞比亚维多利亚瀑布公园里依旧有利文斯通的塑像。

在赞比亚这一侧观赏维多利亚瀑布与在津巴布韦一侧所看到的壮观场面与感受都不同。

站在悬崖峭壁边上,感受对面似乎近在咫尺的瀑布奔流而下。

可以看到清晰的双彩虹。

穿过这座小桥必须经受“暴雨”的袭击。

透过由谷底腾起的水雾看对面的瀑布。

在这样的美景中岂能不留下一张照片?

请朋友帮忙拍的打卡照。

沿着瀑布对面的观赏小路,顶着有水雾形成的雨水,我撑着一把雨伞,虽然相机伸缩镜头几次被淋湿了,我还是不后悔拍下了这些照片。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

“遥望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断涧迎风撒碎玉,雾雨当空飞彩虹。”

“水底有龙掀巨浪,岸旁无雨挂长虹。”

水雾中的两国界桥。

团友李生紧紧拉住正在往忘我拍照的太太,生怕“一失足成千古恨”🤪。

谁持彩练当空舞?我!🤪

从谷底激发出的300多米高的水雾遮天蔽日。

一名外国游客自拍的身影。

断崖边的激流。

我们在瀑布边徘徊了很久,最后来到了瀑布的上游。此刻,已是夕阳西下时分。

在这里看不到瀑布,但是还能看到河水坠入百米深的悬崖下腾起的水雾。

一位手持步枪的赞比亚士兵,愿意护送我们(不是怕我们遇到强盗,而是怕我们遇到猛兽)从小路回酒店。不过我们还是谢绝了他的好意。虽然如此,他还是愿意和我们合影。

我们几个团友最终决定放弃乘车,步行从小路回酒店。路上,碰到一群晚餐营地的工作人员正在路边载歌载舞,他们想吸引客人去他们那里就餐。

回我们酒店的路上,在另一家酒店的院落里,碰上了一群羚羊。

一只雄性羚羊正在追求一只雌性羚羊。

和人的行为一样,雄性羚羊追上雌性羚羊后,不时用舌头舔雌性羚羊的私处和背,以示温存。

还经历了几次追逐之后,它终于如愿以偿。

不过在与那只雌性羚羊完成交配后,这位“花花公子”马上又开始追求另一只雌性羚羊了。也许见怪不怪了,一辆酒店的电动车从它们身边飞快地驶过,它们没有任何惧怕的表情和躲避的动作。

回到我们居住的酒店后,惊喜的发现几匹斑马正在游泳池旁啃食青草。

我悄悄的靠近这几匹斑马,让团友帮我拍了这张照片。为了这张照片,我差一点儿被一匹斑马踢到。

因为导游说早晨也可以在瀑布公园看到彩虹,而且我们居住在酒店的客人可以免费不限次数进入瀑布公园,于是,第2天一早,我独自一人来到瀑布公园。

来到瀑布公园时,太阳还没有升起,因此还看不到彩虹。此刻光线不很强,我试验着拍了几张瀑布的照片。

由于没带三脚架,效果还是差了些。

当太阳终于升出地平线后,瀑布上空立刻出现了彩虹。

从我们昨天傍晚离开瀑布时的赞比西河边,就可以看到彩虹。

其实,只要有阳光,一天中在瀑布公园都可以看到彩虹,只是能看到彩虹的地点不同而已。

清晨的瀑布公园门口很冷清。

回程,阳光穿透树林。

酒店随手拍。

在酒店预案院落赞比西河边遥望瀑布方向。

清晨酒店随手拍。

一头长颈鹿穿行在酒店客房之间。

我让一位酒店工作人员帮我拍的照片。

和三只长颈鹿合影。

拍张长颈鹿特写。

这些长颈鹿丝毫不怕人,我可以走到离它们很近的地方。

我拿了照相机在酒店里闲逛,发现院子里出现了一群猴子。

我在猴群之间穿过,它们不怎么理睬我,任由我拍照片。

这只鼬很警惕,发现我后,钻进了我眼前一棵大树根旁的一个洞口,过了一会儿,又探出头张望。我发现它钻洞时,脸上粘满了蛛网。

安静的猴群忽然开始警觉,并骚动起来。

我这才发现,有酒店工作人员用弹弓驱赶猴群。可以肯定,这些猴子经常骚扰酒店客人,我们在入住酒店时就被提醒要关紧门窗。

躺在这里,悠哉悠哉地读一本书,是不是很爽?

没带三脚架,把相机放在桌子上自拍照片。

长颈鹿又来拜访我们了。

博物馆里的古人类头骨。

利文斯通的探险笔记。

27岁时的利文斯通。

参观“大树村”。这个村子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当年利文斯通来到这里时,这个部落的酋长在这棵大树下会见了他。

带领我们参观大树村里村导游。

这是大树村的监狱。村里有犯错被判处监禁的人,就关押在这里。

大树村随手拍。

大树村随手拍。

大树村随手拍。

大树村随手拍。

大树村随手拍。

大树村随手拍。

大树村随手拍。

大树村随手拍。

离开大树村,我们又去参观赞比亚国内一棵树龄已上千年的猴面包树。

酒店院落里的斑马母子。

终于也有机会和斑马合影了!

有客人来,酒店的员工就在酒店大门口载歌载舞地欢迎。

在我们居住的酒店房间门口,有一群猴子。这只老猴子显然是已身经百战,缺了一只脚趾,嘴唇也被也被咬破过,身上不知还有多少伤疤。

树丛中还发现了一群鼬。

这是一只小猴子,看看它的眼神。

明天就要离开赞比亚回国了。傍晚,我又拍了一张遥望维多利亚瀑布的照片。

拍了一张赞比西河落日照片,算是告别。

临睡前,又有一群斑马来到我们的门口。

这是一匹小斑马。看来它们是要在这里陪我们过夜了。

2019年5月30日,我们离开了利文斯通,前往瀑布城,乘坐飞机回国。回程飞机先向南飞,到博茨瓦纳首都哈博罗内经停,然后才折返向北飞至埃塞俄比亚首都亚地斯亚贝巴,随后在这里转机飞往广州。经过20多小时的转机候机,我们顺利地回到了国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