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丨唐乃杰

图片丨原创

麦子穿上了金黄的衣裳

麦穗被炽热的夏风

一日吹歪了头顶

母亲傍晚磨好了镰刀

准备在月亮升起的时候

趁着夜晚的潮湿

这样收割后的麦穗

就不会容易掉下粒子

我等在夜深人静的地头

坐在用麦秆编制的凉席上

用稚气懵懂的眼睛

透过皎洁的月光看着

母亲挥舞着镰刀

麦子在母亲的怀里

刷刷地倒了下去

月亮好似专程陪着母亲

从地南头跟到地北头

母亲那敏捷妩媚的动作

打破了夜色的寂静

让我在童年里从此记住了

月光下麦田里的母亲

我家房西头的五奶奶

送来了一碗热腾腾的饺子

另一只手还拎着一壶饺子汤

韭菜馅飘着扑鼻的清香

诱惑着我饥饿的肚子

母亲喝完了饺子汤

把饺子留在了我的身边

继续回到麦田,挥舞着镰刀

我一觉醒来的那一刻

昨天站在田里的一片麦子

一夜之间都躺在了地上

疲惫的母亲偎在麦堆上睡了

她的外衣盖在了我的身上

月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就像五奶奶那慈善的身影

翻身回到了月宫

这时候的天空

已经开始了蒙蒙的亮

每当到了麦子熟的季节,我就会想起母亲收割麦子的影子。童年的记忆里,我家麦田在村东头,出了村子就能看到翻动的麦浪,吸引着成群的麻雀啄着麦穗。

父亲忙于染坊生意,白天收布染布,晚上结账,一忙就是多半宿。母亲除了忙于家务,就把地里的活一个人承担了起来。

五奶奶是位善良的孤寡老人,母亲经常从井里担着水给五奶奶送过去,我在五奶奶家一玩就是多半天。五奶奶那晚上送到麦田的饺子,是杂合面的韭菜馅,飘着清淡喷香。母亲只喝了些五奶奶带来的饺子汤,把饺子留给了我,然后转身又进了麦田。

每一位父母都会把最好最美留给孩子,把最苦最累留给自己。母亲教会了我善良,父亲教会了我为人。自从我走出家门,走出故乡,我一直以父母为荣为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