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输在起跑线上!”是我们对孩子常说的一句话。
各种各样的培训班,各种各样的参考书,各种各样的加班加点。我们最怀念的童年时期无忧无虑的自由,仿佛从三岁上幼儿园起就结束了。
可怕的起跑线!
它是从什么时候划起的,七岁?五岁?三岁?
最可怕的是,它是划在人生的开始之前,还没开始,就注定很难翻盘。
香港电视台最近播出一个很受欢迎的真人秀节目——《穷富翁大作战》。
节目请来上市公司行政总裁、年青专业人士、美女模特儿渡过约一星期的贫穷生活,尝试露宿街头、睡板间房、倒垃圾、捡纸皮……
其中有香港四大富豪之称的田北辰,就参加了这一档节目。
节目一直在讨论一个很有争议的话题:
穷人注定一辈子受穷?富人注定一生位高权重?做富人或者做穷人,是靠双手、靠自己还是社会资源分布不均?
他有一个很著名的言论:
如果你有斗志,弱者也可以变成强者。
这是我们从小到大都很信奉的一句名言。从小到大,我们相信会是这样,凭籍双手,足够勤奋,就可以开创自己的一片天地,我们的祖辈是这样,我们的父辈是这样,我们身边有的人,也是这样。
这位富豪就秉持着这样信念,开始体验他的贫民生活。
他内心应该是这样想的,以他创业时的毅力,住笼屋不应该是多大的问题;以他工作时的体力,应付清洁工的工作应该轻而易举;以他出色的理财能力,再少的生活费也能合理开支。
他的信心是满满的。
两天后,这位富豪就认栽了,上交钱包,脱下明牌西装时还很爽快的他,看见十五平方尺的“豪华笼屋”时,噤声了。
屋里仅能放下一张床,门一拉上,四面挨着木板墙,公共洗手间又小又破,莲蓬头紧挨着马桶。
就这房子,还是节目组怕田北辰不适应,专门挑选的1500/月的顶级笼屋。
在这房子住下的第一晚,田北辰表示感觉“相当悲惨”。
第二天,田北辰天没亮就赶到了工作地点,他一天的工作任务是要清扫垃圾桶和大街上的卫生。
事实证明,他的清扫速度远低于普通清洁工,原两小时做完的工作,他直至中午才完成。每天50元的生活费,午饭只能限制在15元内,便利店里大部分的饭却要20元,都买不起,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买的饭,坐在街边的楼梯上就着白开水。
他说:这辈子,我怕从未尝试过在便利店买不到自己想买的东西。
吃完午饭,他累得直接躺在花坛上就睡着了。
工作完9个小时后,他累得根本半句话都不想说。
没能熬完节目规定的6天,两天他就主动申请退出了。
他那句“如果你有斗志,弱者也可以变成强者。”的名言,变成了“当最重要事情是下一顿吃什么,怎么会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未来怎么发展?”
还有一句“社会正在严厉地惩罚不读书的人。”
努力读书,就真的可以吗?
寒门出贵子,是中国一句传统的经验总结,然而十年前开始流行另一句话“寒门难再出贵子。”
读书,真的那么重要吗?二十年前,98年高考的时候,我还见到许多同龄人,通过读书从此走出大山,走到了另一种格局,这种格局,比之前大,但也只是“稍大”而已。
二十年后,辛苦地从独门桥走到现今的,最努力的,大概也是科极干部左右吧。而真正位于金字塔顶端的,还是那些出身“名门”,有强大靠山的人。
很多没走过独门桥的,似乎有的也过得不错,他们有些是郊区的家户,家里有地,拆迁了,获一大笔赔偿款,如果不是挥金如土,光存在银行的利息就足够他们过得很优沃。
见过有人只有初中毕业文凭,用拆迁款创业,失败完一次又一次,花费掉一半后,干脆啥都不干,天天呼朋唤友打麻将。
也见过有人辛辛苦苦考上285大学,毕业后进了互联网公司,为了每月寄钱回家养父母,养弟妹,报答乡亲父老,最终加班猝死。
我不敢说这真的是命运。毕竟谈这两个字会令人彻底绝望。
最近碰到的一件事,有同事因为大儿子欠信用卡过万元债务,心情不好,喝酒后猝死。小儿子才两岁,上还有八旬老父。
越穷,越见鬼。
在这个繁荣都市的每个黑暗逼仄的角落里,有很多这样的人,勉强温饱,苟且偷生。他们的后代,如何生存?
有人会说,九年义务教育,至少保证了大家受教育的权利。
权利与机会,并不是两个相等的词。
你有权利努力,不等于我就有机会。在网络上,我看到这样一组图片,同样是香港,只容一张床的房子里,一个小男孩在努力地念书,做功课。
他是学校里最努力的学生。他说,他要走出这个逼仄的世界,走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母亲鼓励他,老师鼓励他,校长鼓励他。
某天,他们学校来了个衣着光鲜的小女孩,她出生于中产家庭,来贫民区学校参加体验课。课本里的知识,她几年前就懂了,贫困学生还在学单词,她已会读英文报纸,贫困学生在学算术,她早就会编中级程程序。
她在她们学校,成绩只是中等。但对这所学校的同学而言,仿如来自外太空的高智慧生物。
业余时间,小男孩读铺导书,帮母亲做家务。小女孩上英文班,上钢琴课,上电脑课。
学校建议小男孩的母亲让他上课外的补习班,因为校内的资源相当有限,不要浪费了一个孩子的勤奋与天分。
小男孩的母亲哭了,补习班一个月的费用等于家里半个月的收入,确确实实,供不起。
回到这篇文的开始,田北辰在体验过贫民生活后,观念和做法与之前有了很大的区别,他承认,即使民主先进如现代香港,资源分配依然是不公平的。
他表示,在日后兼职议员的工作中,会更着力于为弱势群体争取利益。
机会均等,才是一个文明社会应有的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