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是我们去香格里拉拍摄的风光。

      先说这部烂剧,是《一场遇见爱情的旅行》居然52集。


      官宣剧情介绍:普通白领李心月以850万重金拍下大画家楚鸿飞的画作《宝贝》,这个奇怪的行为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被卧底警察金小天像影子一样追踪。俩人阴错阳差地一起上了楚鸿飞之子楚之翰的创业项目直播旅行房车,开往李心月想念又害怕的故乡香格里拉。在风景如画的旅途中,李心月与一直保护她的金小天互生好感,但金小天碍于卧底的身份一直不能表白。为保护画作《宝贝》的真迹,李心月被贩毒集团绑架,金小天只身营救,在生死的考验下,金小天终于向李心月表明心迹,两人立誓同生共死。当贩毒集团与楚鸿飞联合导演的所有丑恶在香格里拉的阳光下曝光后,李心月为画家父亲讨回了公道。而金小天也圆满完成了任务,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 。

     我说是烂剧有些对不起导演,其实也不能称为烂剧,演员演技都好,画面非常唯美。我就是被剧中的风光吸引了,特别是后面香格里拉的风光,雪山、草地、阳光、白云,还有飘扬的经幡。


      之所以称它烂剧,主要是被剧情搅烂了。剧里男二号楚之翰是一个富家子弟,自己创业,遇到了别有用心接近他的李心月,在她的建议下,策划了一场从上海到香格里拉的房车旅行,而且现场直播,用以推广楚之翰开发的旅游软件。李心月参与的目的是想借此机会沿着父母走过的地方,凭悼父母,也借此寻找父亲遇害的真相,还有父亲那幅画的出处。男一号金小天以警察卧底的身份卷进来,开始了一场惊险无比的旅途。

遇见两个藏族姑娘,她们说是来看风景的。

纳帕海的晒架。

      其实这就是一部公路风光的爱情片,有俊男美女,有美食美景,却偏偏让编剧加进了贩毒、洗钱、谋杀等内容,虽然剧情惊险跌宕,但大大破坏了沿途的风光,里面的美好故事也大打折扣。


      如果我是编剧,我一定把里面的犯罪情节全部剔除,只留下他们一路走来的趣闻,可以遇到善良的人,比如入住鬼店,帮助抓鬼,恢复百年客栈的繁荣。再比如,路遇央金奶奶,帮她老人家实现开发家乡的梦想,也可以有车祸,可以写成是为救别人,更正能量一些。等等。这些也会吸引人,让全剧在温暖、友爱的氛围中进行。再加上香格里拉美丽的风景,使每一个看完这部剧的人都想走一趟这样的旅行。而不是展现那么多的犯罪,让人觉得旅途充满危险,不能轻易开始。

      看剧里的香格里拉风光,我想起了与老张一起去香格里拉的那趟行程。我翻出了当年的照片,居然过去了十年。那时候我还没有学习摄影。那年我在老张订阅的《摄影报》里找到了一个摄影旅行线路,是云南的大理、丽江、香格里拉、梅里雪山。我就和老张报名参加了。


      行程从昆明出发,先到大理——香格里拉——梅里雪山——丽江。返回昆明结束。因为是摄影团,老张给我借了一部相机,也就是从那次开始,我爱上了摄影。

      与我们一起同行的是一对年近七十岁的老夫妇,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我们那次在香格里拉呆的时间很短,只是在公路边上拍了松赞林寺照片,根本没有进到寺院里参观。看这部电视剧的时候,我才看到原来松赞林寺那么大,太值得好好看看了。

  与我们同行的老夫妇。

      从电视剧里看,香格里拉还有很多风景我们都没有看到,只是匆匆的路过,拍了纳帕海,拍了晒架。摄影团就是如此,只带你到那拍到风光的地方,当地的人文历史他们一概的不与关注。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只是一个路过香格里拉的人。


        我一边看着电视剧里的风光,一边跟老张说:香格里拉还有很多好的地方我们都没有去过,等你好了我们一定再去一次。老张很认真地说:好。

      就是那次去云南,我们对高原反应没有一点意识,根本就没有想到高反的问题。结果到了香格里拉,老张就开始流鼻血,带队的说,这是轻微的高反。那次我们翻越了4500多米的白马雪山,没有什么感觉。就是到了梅里雪山脚下,我感觉到自己没有力气提行李,还是客栈里的老阿妈给我提上楼。反正在高原就是一直睡不好觉,一晚上好像什么都听的见,又迷迷糊糊的醒不了。


        我们在梅里雪山看到了博格瓦山峰,也拍到了日照金山的景色。回来后,所有看到照片的人都说我们幸运,去一次就看到了梅里雪山,我有一个朋友说他去了两次,都是云雾笼罩,第二次极不甘心的等了4天,也没有等到云开雾散。原来啊,那我们真的是幸运了。

     所以,当我看到电视剧里那么熟悉的地方,尤其是广阔的天空,漂浮的白云,悠闲自在的羊群和马儿,让我一下子就回到了那次旅行……亲爱的老张,你要努力,香格里拉还在等着我们。

  我第一次拍风光,还是很敬业的。趴着的是大帅,我们的司机。也是摄友。

     现在说说这本好书。这本书叫《人生海海》作者是麦家。我第一次读他的作品,一看介绍,原来是老熟人了。根据他的书改编的电视剧《解密》《暗算》《风声》我倒是眼熟。


     打开书一读,立即觉得:对了,这就是小说的语言,干净、紧凑、有节奏感、有画面感。

日照金山。(梅里雪山)

      书的开篇是这样写的:爷爷讲,前山是龙变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看不到边,海一样的,所以也叫海龙山;后山是从前山逃出来的一只老虎,所以也叫老虎山。老虎有头有颈,有腰背,有屁股,还有尾巴和一只左前脚——因为它趴着在睡觉,所以光露出一只。前山海一样大,丛山峻岭,像凝固的浪花,一浪赶一浪,波澜壮阔。老虎翻山又越岭,走了八辈子,一辈子一千年,累得要死,一逃出前山,跳过溪坎,脱险了,就趴下,睡大觉。这样子,脑头便是低落的,腰背是耷拉的,屁股是翘起的,尾巴是拖地的,并甩出来,三只脚则收拢,盘在身子下。唯一那只左前脚,倒是尽量支出来,和甩出来的尾巴合作,一前一后,钳住村庄。

    《人生海海》讲述了一个人在时代中穿行缠斗的一生,离奇的故事里藏着让人叹息的人生况味,既有日常滋生的残酷,也有时间带来的仁慈。


      “他是全村最出奇古怪的人,古怪的名目要扳着指头一个一个数:第一,他当过国民党军队的上校,是革命群众要斗争的对象。但大家一边斗争他,一边又巴结讨好他,家里出什么事都去找他拿主意。第二,都说他是太监,可我们小孩子经常偷看他那个地方,好像还是满当当的,有模有样的。第三,他向来不出工,不干农活,天天空在家里看报纸,嗑瓜子,可日子过得比谁家都舒坦。还像养孩子一样养着一对猫,宝贝得不得了,简直神经病!”

  从爷爷的嘴里,老保长的嘴里,父亲的嘴里,少校(太监)的形象一点点的丰满起来,还有他养的视之为儿子一样的两只一黑一白的猫,也活灵活现地出现在你的面前。


那么一个久远的故事,打日本人,有大上海的繁华,有军统特工,等等,等等,就这样断断续续、轻轻松松的从一些人的嘴里说出来,从“我”的眼中看见,毫不违和,毫不混乱,清晰无比,引人入胜。这就是文学大家。

这是松赞林寺。

金沙江大拐弯。

  由于追剧,耽误了很多宝贵的时间,这本书还有三分之一没有看完,不做过多的评论。我对老张说,人家怎么能写得这么好,我就不行。

我在梅里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