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哭友

文~强


九原添一不甘人,失却多年比翼身。

至此前缘无可恋,而今何处又能春?

天教五月生情节,谁使千般别软尘?

谢尽祭堂来往客,寒香冷烛看难真。


七律--寄仙去的相公

文~吟儿


多情难挽绝情人,日后缘谁寄此身?

漫说能留三世梦,争知可暖几年春。

一抔故土埋新骨,万阕离歌动软尘。

已是堂前香烛冷,泪眸何处觅天真?


七律――无题

文~强


万里鸿沟两界横,春花秋月是吞声。

梦从到日疑重见,信至封时觉早成。

青眼姻缘堪此着,白头情份可来生?

纵然隔尽相逢路,不悔人间共一程。


七律--雨夜看信物

文~吟儿


信物依然掌上横,而今只合放悲声。

君从哪日人能见,我到何年梦可成?

未惯寒蛩帘外语,偏逢冷雨阁前生。

世间知是无来路,且向天堂送一程。


七律――咏月

文~强


亦能残缺亦能团,亦可清吟亦可观。

天上千秋增色易,人间一日绝情难。

阴晴故事凭君述,云水浮生借影欢。

但愿从今知客意,殷勤替我暖杆栏。


七律--步韵

文~吟儿


经年月影又成团,一自飘零不忍观。

云水迢迢逢日少,风尘仆仆别时难。

三千小字凭空寄,十万秋心借酒欢。

若可伊人来梦里,何妨尽夜倚杆栏。


七律――无题

文~强


几度空将小字存,明知哀默已难温。

云身廿载归无路,蝶梦余生刻有痕。

结果由来终不果,追根到底可能根?

唯怜一片心如铁,尽向人前报旧恩。


七律--步韵

文~吟儿


不尽柔情纸上存,而今依旧是难温。

多年漂泊身无著,半世凄凉梦有痕。

命里何时能结果,人间哪处可归根?

空留白壁青灯夜,礼佛堂前为报恩。


七律――无题

文~强


故事如书曲似媒,缘何有别不依偎?

温柔一日三千丈,寂寞余生十万回。

过往闲愁堪佐酒,经年炙热未成灰。

纵然云水天涯隔,云水天涯托梦陪。


七律--步韵

文~吟儿


应是东君好做媒,枝头复见蝶相偎。

既然牵得春无数,何不捎来运一回。

病骨犹能花佐酒,痴情怎可念成灰?

但求寂寞千番后,从此天涯有梦陪。


七律――庭前无题

文~强


小字而今渐失香,一场风月一场凉。

凭栏不见当时趣,听鸟多闻过往伤。

横水板桥花露重,绕楼蛱蝶雨烟长。

可怜满院芳菲色,难请萧条出眼眶。


七律--步韵

文~吟儿


蝶舞枝头满院香,芳菲难敌是凄凉。

窗前已复三分景,心底犹留百寸伤。

我叹君身随病瘦,谁怜春怨逐年长。

而今即便无清泪,笑意何曾到眼眶?


七律――题友《七夕图》

文~强


轻解罗衣褪粉妆,昏灯照壁影犹长。

今宵针线缘谁密?明日风尘是梦香。

小字三千真故友,闲愁十万假情郎。

温心莫过云中月,一自当年冷若霜。


七律--依韵

文~吟儿


轻画蛾眉淡点妆,镜中新绾鬓丝长。

木钗已著三分色,罗袖更留一段香。

窈窕腰身柔欲断,玲珑话语暖如常。

凭窗但问云边月,何故相逢薄幸郎?


七律――题图中花

文~强


如云朵朵挂庭前,应是温柔寂寞天。

散尽心香犹不惜,赊来日色更堪怜。

三年共客迎霜雪,一季随风化雨烟。

但愿旧泥埋骨后,他生有路再缠绵。


七律--步韵

文~吟儿


卷帘不语立风前,最是难堪细雨天。

满地残香无计拾,一怀愁绪有谁怜?

曾经犹可书成句,故事如何化作烟?

恐尽秋来春去后,依然执意梦缠绵。


七律――再题吟儿眼睛

文~强


几度哀愁已绝伦,为风为雨失纯真。

温柔枕畔听更泪,寂寞天涯禁足人。

前世何年清旧债,余生那处托红尘?

空将秋水黄粱注,恐梦犹然梦作春。


七律

文~吟儿


眸底风光本绝伦,因谁刹那失天真?

不堪道尽凄凉语,何忍沦为寂寞人?

剩得柔情空入纸,难留病骨已成尘。

可怜往日如烟事,伴我经年梦几春?


七律――深夜无题

文~强


寂寞更深几度同,千言难尽半由衷。

经年故事犹能续,入梦余生那得逢?

无力身心春作雨,多情岁月逝如风。

可怜最是窗栏漆,日久摩挲已不红。


七律--问

文~吟儿


素质高低难尽同,但凭诗品问初衷。

欢容从未双人共,恶语何须一处逢?

可笑屏前装圣母,堪悲舌底少家风。

不知他日回看后,会否讪讪觉面红。


作者简介


石卫强,网名:强,84年生,汉族。

蜀国嘉州人士,现定居庐州城,从事文房四宝行业。

业余爱好诗词,秉承我诗写我心。

在虚幻的红尘里与“贱”字为亲,只为让自己保持这份真实与接地气。

“羞为假意风流客,愿作真心自贱人”。

贱,实则比高贵更高贵。


【作者简介】


吟儿,80后,浙江剡溪人,曾用笔名飃霗。

踏一程山水绮丽,觅一处恬静安然,烹茶煮酒,执笔流年,纵使生活百般磨砺,依然能笑的眉眼弯弯,任一切聚散随缘,来去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