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歌,揪出一段情,一个故事,一个人的人生。所以在失意寂寞之时,总喜欢在一个喧闹的酒吧厅里找个黑暗的角落,点一杯烈酒,加少许冰,和着歌,对杯。因为此时的心情只有它懂,不用担心有耳在隔墙。

 

 

 

 

 

 

曾经,为一段情,一个故事,一个人写过歌,作过词,所以听到悲伤情歌时,总喜欢在一片细软的海滩上找寻昨日的温柔,和着细风,带着想你的心情听着海浪的歌,望着黑,想你。因为此时朦朦胧胧看不清楚的情况下,没人知道我是正想你。

七个阿拉伯数字,加点,加横,加竖,再加多个冒号,按作曲人的心情“随机”排列就成了一首曲子;作词人,偷着你我的心情,写一串串无法读通顺的字词叠加起来,唱着唱着,就成了名言经典。

 

 

 

 

 

 


不曾谋面,却如挚友,不仅写出了我的心情,更道出了的我的悲伤。看似简单的一百来字,在七个阿拉伯数字加点加横加半弧的强拉硬扯下,缓缓道来。它没有感动作者,却听哭了尘世间中的你和我。

“人变了心,言而无信 ;人断了情,无谓伤心;我一直聆听,我闭上眼睛;不敢,看你的表情;满天流星,无穷无尽…….”

“每次你在想着谁,就解下了头发任风吹;沉默脸上淌着泪,连哭了都没感觉;我想知道他是谁,可是问到嘴边就后悔;在这温柔的长夜,何必让你流泪;每次你若爱过谁,就剪短了头发到耳垂;消瘦脸庞眼眶黑,我看了都会心碎;从不问你他是谁,就怕泄漏心事不自觉;在这温柔的长夜,让你发现我流泪;苦恋的人们都想醉;一触动了心就唉唉唉唉;输了爱情失去一切,却不知道输给谁;苦恋的人们都无悔,一沾上了爱就唉唉唉唉,就算充满了苦与悲,也不会告诉谁”

是啊!谁没经历过爱情,谁没因爱情受过伤?但局内人的你我,写了又撕,撕了又写,却怎么也写不过局外聆听后凭空臆写的作词人。是他曾经多次受过情伤?但人又怎可能一辈子都一直在受伤?事实上,他的爱情,至始至终,是典范!



忧伤的弦律,拉开了故事的序幕,拉出了曾经的你我。仰起头,把那半杯烈酒一喝而尽,放下酒杯的一瞬间,发现不远处,有个女孩,独自一人,短发留海,一身深紫色连衣裙,双手环抱着半杯烈酒,低着头,忧伤的把玩着酒杯边沿。暗黑中,雷射灯光掠过之时,我看到了女孩脸上的泪光。

要多了两杯烈酒,一杯给自已,一杯让酒保送给深紫色连衣裙女孩,不为别的,也许只是庆幸在尘世间, 在这疗伤的酒吧里,我们曾经的相见,曾经因听同一首歌而产生的共鸣!

不同的是,你流泪在脸上,我流泪在心里!(完)

 

                                               创作于2019.5.28

 

 

 

 

 

 


创作的引子:一首好歌,总会与你产生共鸣。平时,我也算是一位爱音乐的人,喜欢唱歌,喜欢玩一下乐器,也喜欢自已动手搞搞创作,虽然没有什么作品,乐器也没一样精通,但听着别人的故事,总想写一写自已的歌。在图书馆无意间发现了台湾著名作词人林秋离的《偷你的心情,写情歌》的著作,才知道歌曲中曾经的经典如林俊杰的《江南》、刘德华的《谢谢你的爱》、张惠妹的《哭砂》…..,很多都出自他和夫人熊美玲之手,一个作词,一个作曲,妇唱夫随几十年,在书中,赞美夫人的言词随处可见。

看到哪一首歌背后的故事就搜这一首歌来听,有时,入迷时读到凌晨三点也没倦意。读完此书,又有了写一写的冲动,于是就有了这一篇《酒与歌中的女孩》。如果有可能,我想开间酒吧,名叫“曲愁断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