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我曾经有过一次与牙疼作殊死搏斗的经历,当时我做牙医的朋友对我说,是智齿作怪,我应该拔掉它!我一听说拔牙,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从小看到大的港澳片欧美片里面,对付那些不配合的证人和不听话的人质时所采用的酷刑一一电锯,老虎钳子,血淋淋的嘴巴,凄厉的惨叫.....顿时吓得我花容失色,落荒而逃,和我的牙医朋友至少断交了三个月,直到牙齿不再疼,才重新建立外交关系。我那女巫一样的牙医朋友给我一个预言,她说,此时不拔,将来总是要拔的......

果不其然,今年春节的时候,右侧牙齿开始疼(上次好像是左侧)。刚开始疼的厉害,我又以超强忍耐力熬了过去,再后来,不再疼了,可是也不能用了一一右侧的牙齿又酸又软不能嚼东西,万一不小心吃口甜的,辣的,凉的,就会引发一阵痉挛般的疼痛。我的牙医朋友看了我的牙齿之后再次正劝我说,你赶紧拔吧,智齿已经开始影响你的正常牙齿了!

不要看牙齿这个东西,在人的身体上分量极小,似乎微不足道,可是等它真的有了毛病以后就会发现,太影响生活质量了!我辗转反侧,我寝食难安,我犹豫,我彷徨,我挣扎,我的牙到底拔还是不拔?


朋友们对我动之以情,说像你这生过孩子断过肋骨,大风大浪都见过的人,拔牙奈你何?

可我再皮糙肉厚虎背熊腰我也是肉体凡胎呀!我不拔!


朋友们又对我晓之以理,说你这智齿既然迟早要拔,早拔比晚拔强,别把小毛病拖成大问题!

可我还是不想拔!

后来我闺蜜一语惊醒梦中人,她说,听说智齿一拔,脸就小了!我顿时如醍醐灌顶,两眼放光,感觉闺蜜说的太有道理了,这牙必须得拔,马上就拔,我迫不及待,摩拳擦掌,迅速把拔牙提上了议事日程!

接受朋友推荐,选择了豫北口碑最好的一家口腔医院,带着我瘦脸的美好梦想,摒弃杂念,克服恐惧,把自己交到了牙科医生那里!


拔智齿的程序是这样的,首先是拍了一个牙片儿。照片儿清晰的显示,我有四颗智齿,大夫说都得拔,但这次只能拔两颗。我是那种杀伐决断的心一起,就不能再容忍拖延和耽误,所以我问大夫,反正都来了,能不能四颗一块儿都拔了?大夫瞅了不知天高地厚地我一眼说,不行,身体受不了,连饭都没法吃。我一听心中更是窃喜,不能吃饭多好呀,瘦脸的同时还能瘦身.....

但医生不理我的追求,坚持只能拔两颗。那么两颗就两颗吧!我按照安排先去打麻药。在牙齿上打针,之前我觉得是简直不能接受的事情,所以我非常的害怕。还好,打麻药的小哥哥长得很好看,虽然戴着口罩。可是能看到弯弯的眉眼,他用好听的普通话说,深呼吸,别紧张,准备好了吗?有点疼,但并不是不能忍受......唉!我在想,今天真不应该贪图方便穿这么大妈的衬衣,也没涂粉底。我这人就是不精致,就算是来拔牙,也应该涂一个烈焰红唇呀!

终于把恐惧的打麻醉针挺了过去,满嘴苦味儿,右边儿脸开始麻木。带着护士给的止疼药,我走到了拔牙的医生那儿。说实话,真正拔起来牙才知道,跟拔牙的恐惧比起来,打麻醉根本就不算什么。确实,有了麻药之后拔牙不感到疼痛,可是那些器皿让人浑身发紧。我闭上眼睛,也依然能感受到那些东西在口腔里的敲击破坏。虽说智齿是个没有用的东西,可是它也毕竟长在我的身体上血肉里呀,我想象着它们血肉横飞的样子,想象着它们生离活剥的样子一一哎!我想象力为什么这么丰富?

而且那个女护士明显没有麻醉小哥温柔。女人总是喜欢为难女人,而且女人是很敏感的动物,她一定是透过我大妈的装束、吓得面无血色仍彰显雀斑的皮囊窥探到了我清新脱俗的灵魂。出于忌妒,她不停的呵斥我,把嘴张大!再张大!难道她看不出来我害怕?看不出来我紧张?看不出来我樱桃小口根本就张不大?

感觉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一切终于结束了。当我站起身时,在外边儿等候的老公还吃惊的说,这么快?好吧,算你命好,我嘴里咬着纱布,一个字也讲不出来,否则我至少有300句吐槽送给他,或者把他按到那个椅子上尝试下,我也可以这么云淡风轻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还好,大夫说拔得很顺利,让我一个小时之后吐纱布,两个小时之后喝水,四个小时以后吃流食,输上三天液,等好了伤疤忘了疼之后,再来拔另外两颗智齿!

在拔牙之前,我也问过身边儿有拔牙经历朋友的感受,他们反馈的感觉不尽相同,有些告诉我很容易,很简单,什么都不妨碍。也有人告诉我,很痛苦,很煎熬,很恐惧。而当我自己真正经历了拔牙之后,我才明白,不管是多么小的病痛,都没有办法跟安然无恙的感觉相比。只有经历过疼痛,才知道不疼的感觉是多么舒服的感受!

虽然拔牙真的不是一个很愉快的过程,但是我已经决定,另外两颗智齿我也要尽早解决掉。同时也奉劝和我情况差不多的朋友们,如果是必须面对的困难和痛苦,早点儿解决好过拖延到无路可退。在身体尚好时认真的爱护自己,在出现问题时及时的修复自己,痛苦也要面对,困难也要坚持,因为有些艰辛,是为了让生活更美好的必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