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针不停地打转 匆匆已过了两年 两个人的身体,更靠近了一些 灵魂之间开始出现了罅隙和裂痕 多少次的争吵,把彼此推向深渊 夜晚,再也没有月亮,再也没有漫天星光 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熬煮了我们的日子 同居的新鲜败给了油腻 我们开始爱上了新欢 ——自己 冬天的积雪开始蔓延整个山际 一切生机被掩埋,包括两个人的情感 在这个冬天打着冷战,直至休眠,不愿醒来 昏黄路灯下的剪影 失去了归依 香樟树上的叶子死了一大片 曾经的欢喜怎就成了云烟 无人的夜晚,把孤独抱摔、棒杀 有时醒来,泪水涟涟;有时,彻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