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孩子的童年简单得令人心酸!最新鲜的事儿莫过于看半年都难得看一回的露天电影。最振奋人心的消息就是同伴欢呼雀跃地奔走相告:”村里今晚有电影!"



得到消息的时间大多是在晌午时分。在高兴得手舞足蹈的同时又生出一丝担忧——这是真的吗?这鬼的是不是在骗人啊!同伴一拍胸部,信誓旦旦地说:"不信你去看,骗你是小狗!”为了心里的石头踏实落地,还真的跑到大队办公室,猴子捞月亮似的顶起一串,爬到高高的窗户上,把眼睛紧贴在窗玻璃上眼巴巴地向里看,当看到那台熟悉的发电机和装片子的铁箱,这才一块石头真的落了地。那时候,电影在哪个村子演完,就由哪个村子派专人负责把放映机送往另一个村子。我村每次来电影,机子都是放在大队办公室的。


接下来,就是为晚上的一场眼福再准备一些口福。那时候的日子,爆米花只有二月二才能吃到,葵花籽只能在脑海里想一想,糖棒好吃可兜里没钱。最后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从家里玉米架上扯下一个干的蹦蹦响的玉米放火上一烧,黑不溜秋的,就是晚上电影场上咯嘣咯嘣在同伴面前显摆的美味了!



玉米烧好后,下面的事情更牵心——盼天黑!太阳开始西斜,但离山头还很远,天黑时分看来还很遥远!那时家里没有钟表,根本看不到时间的脚步,好像时间总是停留不动,实在令人心急火燎!


火红的太阳把家里堂屋的影子齐刷刷地投在当院,我忽然灵机一动,想起老师说的话,日影会动,那说明时间在往前走。我拿一块小石子在院子中央的日影的边缘画出一条线,然后趴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看,过了一会儿,影子果然越过了线往前移了一点点,我欣喜若狂,连忙又从日影的边缘开始,量了一大步画上线,继续等待日影上线……



日影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被我赶到了院子东边的墙上,也这样一步一步地硬是把太阳赶下山去,好不容易迎来了天黑。我抓起烧好的棒玉米,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迫不及待地奔向电影场。


电影场选在学校和大队共同的大院子里,非常宽敞。暮霭氤氲中,村里有几个人在放映员的安排下栽杆绑银幕,早有老人和小孩子搬来自家的板凳摆放在银幕前的最佳位置上,神采奕奕,精神焕发地有说有笑,等待电影开演。



夜幕在一层层的加厚,全村的老老少少抬门门涌进电影场,父母抱着小孩,孙子扶着爷爷,儿子唤着妈妈,大人喊着孩子,再加上不少外村的青年男女也蜂拥而至,电影场上逐渐人影攢动,一片沸腾,热闹非凡。


所有期待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仍是黑漆漆的放映桌。放映员手拿一根皮带,一下又一下的启动发电机,周围被一大圈孩子围得水泄不通。每一颗焦急的心都随着响起又停下的发电机”喷腾腾"的声音在起伏沉落。终于,放映机上的电灯刷的亮了起来,发出耀眼的强光,把夜幕中的电影场照得如同白昼。顿时,欢叫声此起彼伏,场上的气氛一下子像大火一样燃烧起来。



我们这些淘气包又涌向放映机,围着和蔼可亲的放映员,好奇地看这看那,眼睛都不眨一下,兴奋得合不拢嘴。直到放映员熟练地摆弄好一切,电灯熄灭,一股手电筒一样的强光投向银幕,我们才安静下来,霎时间沸腾的电影场鸦雀无声。


神奇无比的放映机,让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放映员,把《闪闪的红星》,《地道战》,《平原游击队》,《红色娘子军》,《梁山伯与祝英台》,《三打白骨精》……带来的奇妙无比的山外世界送到贫穷闭塞的山乡,丰富了山里人单调苍白的精神生活,也把一份擦亮心灵,唤起梦想,让心飞扬的快乐留在我们山里孩子童年的记忆深处!直至电影结束,人群散去,我眼巴巴的望着放映员一件一件地收拾放映工具,手里捏着那根早已吃完的光光的玉米棒仍留恋着不肯离去,心里头又开始期盼着下一场电影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