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惆怅,

只是想快一点过年。

过年可以玩鞭炮,

过年可以添新衣,

过年可以吃猪肉。

与父母的忧愁,

恰恰背道而驰,

父母特别怕过年,

新年的来临,

担忧愈发沉重,

言语中听到了他们对生活的打理。

两位姐姐扯一块布,

弟弟一双棉鞋,

年后二哥该张罗相亲了,

应该添一件大衣;

谁家的猪肉最肥,

价钱合适就多买两斤。

我们家的条件不是数一数二,

也是让人羡慕的。

爸爸高高的个子,

臂膀特别厚实,

身强力壮,

爸爸是村长,

又是种田能手,

从来不缺工,

挣得工分最多,

分的粮食最多。

农闲时节,

他也会大显身手,

业余木业师傅,

为左邻右舍做一些家具,

桌椅台凳,门窗橱柜,

大方人就送一些,

烟酒、点心、瓜瓜枣枣……

妈妈也是远近闻名的贤内助。

老的勤劳,

足足养活这个家,

时而给小同伴们炫富,

也曾得到过他们的羡慕,

也曾得到过他们的憎恨,

时而绕着我转,

时而排挤我到边沿,

当时着实想不通,

这是为什么?

施舍一点,

就像跟屁虫一样的尾随着,

一点好处得不到,

就挤兑我。

长大之后才明白,

饥饿让人失去理智,

他们也是太无奈了,

为了缓解一点点饥饿,

他们也用尽了招数,

童年的忧愁,

留在记忆里,

快乐在父母的忧愁上,

幸福在父母的担当上,

无理取闹,无穷索取,

留给父母的是更加坚强。

记得一次赶集市,

看到美丽的风筝,

哭着闹着要买一只。

童年的天真幼稚,

化作了很多的亏欠,

无法报恩是我一生的遗憾。

快乐中的无知,

幸福中的忧愁。

回不去的童年,

抹不掉的乡愁。

光美美 文

2019 2 24

光美美 文

网络 图片

2019 2 24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