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庆上海解放(油画) 孙玉宏 作

1949年5月初“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响彻了大江南北。上海解放之战是渡江战役的最后一役,是解放战争中一场规模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具有特殊意义的城市攻坚战。

1949年5月12号,在党中央指挥下,第三野战军发起了上海战役。经过半个月的战斗,于1949年5月27日解放中国第一大城市上海市。

那一天,新生的上海,电灯是亮的,自来水未停,电话畅通,工厂学校保护完好,人民解放军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上海完好地回到了人民的手中。上海战役也正式宣告了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上海解放了。

解放后七十年的上海已是中国四个中央直辖市之一,集科技、贸易、信息、金融和航运的中心和国际化大都市。

在这欢庆的日子里,让我们跟随这一组解放上海的老照片,去见证那个伟大时刻!

1949年5月,一外滩银行前的沙袋和士兵。

1949年4月,宵禁使百老汇大楼前门可罗雀。该大楼时为美国军事援华的总部。

1949年5月,挤满舢板的苏州河。

1949年5月,国军士兵禁止农民进城卖菜。

1949年5月,解放军攻占南京后,外国人登上轮船撤离上海。宣告上海一个时代终结了,一个伟大的新上海将诞生。 

1949年解放军解放上海夕,上海车站火车上挤满了想逃离上海、躲避战火的百姓。

1949年解放上海前夕,车夫正在拉着家具进行转移。

1949年解放前夕,商家加固橱窗以防暴乱和抢劫。

1949年5月12日,解放上海的战役打响。解放军从两翼迂回,钳击吴淞口,封锁国民党军队的退路,在城市外围肃清敌军主力。在进攻市区时不用重武器,迅速解放了上海市区,仅仅2周时间就解放了上海全境,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图为解放军沿沪杭路向上海前进。

陈毅、粟裕亲临前线指挥作战。

图为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司令员叶飞在部署淞沪战斗。

上海外围战斗中的解放军炮兵阵地。

解放军进抵上海外围。

1949年5月22日,解放军肃清上海外围之敌,部分突入敌主阵地,图为解放军在上海市郊与浦东游击队会师。

外围最激烈的战斗发生在月浦一带,这是解放军在进行巷战。

破除鹿砦,越过深水壕沟,向敌军地堡冲锋。

1949年5月23日晚,解放军向上海敌军发起总攻,迅速占领市区。这是解放军占领黄浦江堤,继续向纵深发展。

敌人碉堡被插上了解放军的红旗。

解放军攻进上海城区,向西藏路桥北的残敌冲击。

解放军向躲藏在四川路桥北侧邮政总局里,负隅抵抗的残敌猛攻。

1949年5月25日,解放军横渡黄浦江口进入上海市区的第一船。

1949年5月25日,南京路上升起第一面红旗的永安公司绮云阁。

进攻朱泾解放军骑兵部队。

1949年5月26日,国民党守军五十一军“警备副司令”刘昌义在解放军前线指挥部接洽投诚。

上海战役中,上海市国民党警察局门口挂起了白旗。

上海战役中,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士兵向解放军投降。

解放军占领吴淞军港。

解放军坦克部队进入上海城

解放军骑兵行进在林森中路(今淮海中路)上,市民纷纷驻足观看。

上海市民围观四川路桥畔解放军缴获的坦克。

在上海战役中,市民为解放军引路,支援进城解放军。

守卫在上海发电厂的解放军战士。

解放军缴获的武器弹药堆积如山。

国民党军溃逃时丢弃在黄浦江畔的武器装备。

人民解放军坚决贯彻中共中央对上海战役既要坚决消灭敌人、又要保全上海的总方针,以无坚不摧的强大威力和高超的指挥艺术,在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下,成功解放上海。写下令人叹为观止的奇迹,这也正是今天上海城市建设发展的基础。图为解放军进入南京路。(资料照片)

1949年5月,解放军经过南京路国际饭店。

被押送后方的国民党军俘虏通过上海南京路。

进城的人民军队受到上海市民热烈欢迎。

(资料照片)

上海市民们冒雨走上街头,与入城战士热烈握手。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上街庆祝的群众队伍。

上海民众上街庆祝解放。

载歌载舞欢庆枫泾解放的上海民众。

1949年5月,上海即将解放,解放军制定了《入城守则》,最重要有两条:一是市区不使用重武器,二是不入民宅。 图上为上海市民在观看解放军张贴的公告。

解放军严整的军容,坚持不扰民的作风,彻底感动了上海市民,他们自发组织起来,热烈地欢迎解放军部队的到来。

1949年5月25日,上海市民与进入市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交谈,解放军受到市民欢迎。新华社发(资料照片)

入城解放军坚决执行中央《入城守则》,不入民宅,战士们背靠露宿街头。郝玉生摄

1949年5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在上海市解放后,不惊扰上海市民,不住民房,露宿街头。(资料照片)

进入市区的解放军严格遵守入城纪律,露宿上海街头。道路两侧睡满了全副武装的解放军。这些军人中分不出谁是官谁是兵,军衣上满是尘土,绑腿上还沾着泥,看上去很累很疲劳,他们睡的很熟很香。 图上是夜宿南京路的解放军战士。

解放军风餐露宿,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解放军进入上海后,严守城市纪律,坐在马路边吃自带的干粮。

解放军步兵行进在道路一侧,尽量不影响正常的交通秩序。

入城时的解放军骑兵部队战士。

炮兵部队行进在静安寺南京西路。(姚海康)

1949年5月27日,粟裕、张震等率领第三野战军司令部前线指挥所车队从苏州进驻虹口区江湾路1号大楼(淞沪警备司令部、联勤总部上海港口司令部),车队经过四川北路时,受到了市民群众的热烈欢迎。

雄赳赳,气昂昂,迫击炮部队行进在南京西路江宁路口。(姚海康拍摄)

潍县英雄连高举奖旗在行进中。(姚海康拍摄)

在解放上海的战斗中立下功勋的解放军M3A3坦克部队参加入城式。

1949年5月2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正式成立。1950年5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决定把5月27日定为上海解放纪念日。(资料照片)

上海解放,震撼着世界,它意味着远东第一大城市从此摆脱帝国主义奴役压迫的桎梏,开始呼吸独立自由的空气。

上海解放,在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具有特殊的重要的意义,对于中国人民而言,是值得特别欢庆的重大喜事。

图为上海市人民政府第一块挂牌

上海市民热烈欢迎解放军入城。

用毛泽东、朱德画像装饰的彩车,迎接解放军的到来。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令人热血沸腾的庆祝场面。

1949年5月27日,曹家渡人山人海热烈欢迎人民子弟兵(姚海康拍摄)

1949年5月28日,上海九江路 华侨银行前欢迎上海解放的横幅。

上海各界迎接解放军进驻上海城,庆祝上海解放。

庆祝上海解放,百货业职工在南京路上张贴欢迎解放军的标语。

浙江兴业银行工会欢迎解放军进入上海。

1949年5月25日,《上海人民》(号外)刊发的头版文章《大上海解放了,解放军的约法八章》。

注:《上海人民》是中共上海地下组织为迎接解放而创办的报纸。1949年4月8日,《上海人民》问世,到5月28日上海《解放日报》创刊号出版,《上海人民》完成使命终刊。

1949年5月25日,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印发的《庆祝上海解放,欢迎人民解放军》布告。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这是5月28日《解放日报》创刊号报道的“大上海全部解放”。

1949年5月28日,陈毅签署的接管中国银行通令。

1949年5月29日,新华社发表了毛泽东同志亲自修改审定的社论《祝上海解放》。社论《祝上海解放》开篇即明确上海解放的伟大意义:“上海的解放,引起了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进步人类的欢呼。这是因为:

第一,上海是中国的最大的经济中心,上海的解放表示中国人民无论在军事上、政治上和经济上都已经打倒了自己的敌人国民党反动派;

第二,上海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主要基地,上海的解放表示中国人民已经确立了民族独立的基础。

这两种情况,使得上海的解放在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具有特殊的意义。”

毛泽东同志亲自修改审定的新华社社论进而指出:“上海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大本营和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在长时期内它是中国革命运动的指导中心。虽然在反革命势力以野蛮的白色恐怖迫使中国革命的主力由城市转入乡村以后,上海仍然是中国工人运动、革命文化运动和各民主阶层爱国民主运动的主要堡垒之一,上海的革命力量和全国的革命力量相配合,这就造成了上海的解放。……上海是近代中国的光明的摇篮。”

1949年5月30日,毛泽东修改的新华社电讯稿:中共中央电贺上海解放。

贺电最后以饱含感情的3句口号作结,荡气回荡:

“新上海万岁!

独立自由的新中国万岁!

为上海的解放而牺牲的

烈士们永垂不朽!”

上海历史博物馆收藏的解放军《入城纪律》。

1949年5月,上海人民迎接解放军的队伍进城。

上海解放了,涌上街头庆祝解放的游行队伍。

1949年6月,上海证券交易所大楼。

庆祝上海解放大游行,大游行的仪仗队列队准备出发。

庆祝上海解放,解放军经过跑马厅。

1949年6月2日,解放军乘胜解放崇明岛。

1949年7月7日,南京路上庆祝上海解放的游行队伍一眼望不到边。

1949年7月庆祝上海解放的游行场面。

1949年7月庆祝上海解放,有轨彩车驶过南京路。

1949年7月,参加军民大游行解放军骑兵部在行进中。

陈毅等在庆祝上海解放大会上。前排从左至右:张鼎丞、陈毅、饶漱石、粟裕、宋时轮。

(资料照片)

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市长陈毅在上海各界代表大会上讲话。

1949年10月1日,中国福利基金会儿童剧团在上海跑马厅(今人民广场)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庆典活动。

1949年10月8日,上海各界举行庆祝开国大游行。 俞创硕摄影

上海解放后,第七纺织厂搭起牌楼,热烈拥护党的经济政策“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姚海康拍摄)

上海解放前后,敌对势力、不法商人曾发狂言:“解放军进得了上海,人民币进不了上海。”,为了攻破敌对势力和不法商犯破坏经济的阴谋,首先要废除国民党旧币金圆券,保让人民币尽快进入上海,恢复上海正常的经济秩序,事实上人民币很快受到上海群众的欢迎。《解放日报》当时曾以“伪币收兑胜利完成,兑出人民币三亿五千余万”为题进行了专门报道。图为上海市民群众在银行兑换人民币。

1950年1月10日,影剧明星制作广播剧,劝购人民胜利公债。

1951年7月,各地棉花运抵上海支援纺织厂生产。

1963年5月5日,“南京路上好八连”命运大会上,许世友司令员在为南京路上好八连授旗。

上海解放之初,全市经济局势有些严峻,其中粮食、棉花、煤炭等生活物资的供应首当其冲。为了缓解上海困难局面,全国帮助上海脱困,促进上海生产的恢复和发展。解放初期的“银元之战”和“米棉之战” ,在共产党的执政领导下,可以骄傲地说:赢了!图为苏联摄影师拍摄的1949年解放后的上海,已经逐步恢复了繁荣国际大都市的模样。图为苏联摄影师拍摄的纪录片《中国人民的胜利》影像资料。

上海解放后首任市长陈毅的原声所讲:“资本主义者曾经预言,不仰仗他们的鼻息,我们管理不了这座大城市,但是现在连预言者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我们对这座城市的管理水平超过了他们。”

今天上海进一步证明,中国共产党对上海不仅管理的好,而且发展进步更为卓越,大步迈入世界上最繁荣的大都市行列!图为陈毅市长《上海解放一年间》的影像资料。

座落在宝山月浦公园中央的《上海战役月浦攻坚战纪念碑》,上面是两个高举红旗、手持钢枪,怒火中烧的战士雕像伫立在红褐色的大理石底座上,战士的身边是经过战火洗礼的碉堡残垣。他见证着上海战役中纷飞的战火硝烟,记录着月浦攻坚战中惨烈的流血浮丘,纪念着长眠于此的近2000名人民解放军指战员。

上海没有忘记,他们用鲜血书写了光荣的历史,人民会永远怀念。

上海解放战役,是古今中外战争史上极为罕见的奇迹,在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剧烈战斗中,城市没有遭到大的毁坏,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在有条不紊的接管中,实现了伟大的新生。

上海战役,敌方15万多兵力全部被歼,其中:毙伤近1万5千人,俘虏9万多人,接受投诚4万多人。缴获各种火炮1 370门,各种枪支8万余支、坦克119辆、汽车1161辆、舰艇11艘以及大量物资器材。

上海解放70周年,上海没有忘记他们:牺牲烈士7785人,总伤亡33685人,最大的62岁,最小的16岁。

铭记历史,缅怀先烈,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图为上海市人民英雄纪念塔。

今年5·27是上海解放70周年纪念日,新上海的每一天,我们与你同见证;新上海的每一步,我们伴她共成长。

老照片,记录了岁月,留住了时光。瞬间,已成永恒。一座城市从历史中走出,迈向未来。道路曲折,我们上下求索。改革是一种力量,镜头是一种述说。不忘初心,肩负未来,继往开来。

🏙🏙🌇🌇🏙🏙🌇💒🌇🏙🏙🌇🌇🏙🏙

(收集整理,图片摘选自相关资料,版权属于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