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游过峡谷、天坑,地缝还是第一次。恩施的云龙地缝,从空中看像是被上帝用刀划过且至今没有愈合的伤痕,尽管绿树遮掩,依然清晰可辨,视线好的地方,可见缝底。


地缝存在已经几亿年了,比人类要老得多多,但身板硬朗,神采依旧。我羡慕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为所欲为,只需一个推手,一个反掌,就弄出一座山,一个峡谷,一个天坑,一个地缝,一个洞穴。


或一柱擎天,或壁立千仞,或穷崖绝谷,或幽窅诡秘,吸引人类趋之若鹜。

而人类的聪明之处,是把大自然面纱轻轻揭开,使其本真的面貌展示在世人面前。地缝从上到下约百米,本来是没有路的,不要说人了,就是猿也难以在陡壁上攀援。


现在有了栈道,拾阶上下,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把地缝收入眸中。在地缝中行走,不同于峡谷,也不同于天坑,人声上下,鸟鸣谷应,却不见踪影,幽窈中处处有惊喜。


提起栈道,不得不顺便赞一下古人,一千七百多年以前,古人就已经发明了栈道并用之运送粮草,所谓 “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 说的就是当时的故事。


如今用在旅游景区中也算是文明传承吧,有了栈道,险阻变为通途,许多长在闺阁人未识的奇特风光,成了人们饕餮大餐。

地缝有的上窄下宽,有的的上宽下窄,而云龙地缝几乎垂直上下,巉崖壁立。缝内温度较低,凄神寒骨。


崖壁上多生怪树,冠小而根虬,裸露出蟠龙似的爪,紧紧地抠住石缝。鲜有直立,或倾斜,或垂挂,或横空,不知经历多少风霜雨雪,度过多少春夏秋冬,但有一点毋庸置疑,最年轻的也都在百岁以上。


地缝中的瀑布从崖顶垂下,无凭无藉,轻如绞绡。风揺之,轻飏曳动,飘散无形,远看濡其首,近看衣无沾,像一个摩登少女扭着腰肢,风情万种,勾魂蚀魄。


水汽蜉蝣在峡谷中,在阳光映照下,变成一道七色彩虹,氤氲着祥瑞之气,宛如传说中的仙境。缝底溪流,或急,或奔,或湍,冲涛旋濑;乱石垒垒,或突,或欹,或怒,水随石转。


举目仰望,空天一线,天光云影,尽收眼底,第一次感觉到天是如此的小,尝到了坐井观天的滋味。

置身地缝,如入仙居,是一个离神仙最近的地方。大家知道,桃花源 “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 ” ,“ 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 ,“  男女衣着,悉如外人 ” ,一派和宁安乐的景象,但多少还有一些烟火味,免不了俗气。


而云龙地缝却充满仙气。虽然没有十里桃花,却有怪石松月;没有瑶池,却有幽谷流泉;没有仙鹤,却有莺啼千里;有飘飘欲仙、绝尘脱俗之感。


人们都希望过神仙的日子,有神仙一样快乐,像神仙一样逍遥。其实,我们只要放下心中冗念和缱绻,拥抱大自然,就有高山流泉,蝉吟鹤唳,享受神仙一样的生活。

 七绝  游云河地缝(平水韵)

                          听雨

峡谷通幽深几许,巉崖万仞曳吴绡。

坐观云堑听莺语,岐路无为问负樵

文字/听雨

摄影/听雨